清朝十大奇案 第二部分 怀宁张家三命案 9 嘉庆钦点重审,天空谜雾终散去(5)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7365.html

嘉庆钦点重审,天空谜雾终散去(5)

不久,杨懋恬等人审讯张保安、孙亮、张发琳也出了结果。在严刑之下,那三人在不同的地方供出了完全相同的杀人情节。

初彭龄松了口气,朝杨懋恬三人拱拱手,说:“有劳三位。”他便发签拘捕张大有。不久,差人回来禀报:张大有见事不妙,已潜逃了。初彭龄一听,立即火了:“玉福、玉福,我要你派人严加看守,你怎么让他跑了?”他一面向嘉庆奏了一本,将寿州知州玉福暂行解任,留职缉凶;一面委派把总徐国楷率兵追捕逃犯。一个多月后张大有终于被抓获了。初彭龄一加审讯,张大有见张保安等已完全招供,叹口气,只好交代了主谋杀人的罪行。

三命案这回真是水落石出了。

初彭龄将审理结果写成奏折,上报嘉庆皇帝。嘉庆大为喜悦,朱笔批道:“张大有即行处决……”恰在这时,都察院也将一份控告状送到嘉庆的龙案上。只见状词写道:安徽巡抚妄翻苏州原判,滥用非刑,故入人罪(指断案不当,故意把罪名加于人),逼迫胡桂花自杀身亡。嘉庆皇帝一看,犹豫了起来,他收回上次的朱批,重又批道:“张大有一犯暂缓正法……”

有人又掀起一场平地三尺浪的风波。

风浪是张大勋掀起来的。初巡抚审明了案情真相,张大勋懊恼异常,妻子胡桂花淫荡,更使他声名扫地。他为了保全自己的颜面,还想翻案。可是,自己身在牢房,无法活动。他托人找来任儒同。任儒同说:“当前之计,只有一条,逼胡桂花自杀。然后请求检验‘羞秘骨’以证清白,再找人上京控告,没有活口,或可把案翻过来。”

张大勋听了任儒同的计策,他许以重金,委托寿州差役刘元设法转告胡桂花:“你既然与兄、侄通奸,还有什么脸面活在世上?这案子一结,你只有死路一条。与其今后在街市砍头,受众人唾骂,还不如就在狱里自寻短见。你丈夫借此把案翻过来,你还能保全名节哩。”

胡桂花一听就哭了,问:“这是谁的主意?”

“你丈夫张大勋的。”

胡桂花又哭了,她想起自己的不贞,弄得丈夫破财,儿子坐牢,亲友丢脸,自己受苦。她恨自己,也恨张大有。“早知道这般羞辱,当初真不该啊!”她后悔不迭。想到今后自己已无活路,嘤嘤痛哭半夜,心一横,解下腰带,在狱中自缢而死了。

死讯传到张大勋耳朵里,他喃喃地说:“死了,死了,死得好,死得好。”他托刘元把胡桂花的死讯告诉胡桂花的哥哥胡兆信,胡兆信听到妹妹死了,也不悲哀,叹息道:“死得晚了,不过,最后有这个决断,也算将功折罪了。”他找任儒同商量一番,写好状词,带上礼物,来到北京,找到孙克俊,孙克俊帮助修改了状词,便到都察院投递。都察院连忙呈送到嘉庆龙案上。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