清朝十大奇案 第二部分 怀宁张家三命案 8 花钱买通官府,案情谜困又复杂(4)

柯愈春 收藏 0 8
导读:本文全文阅读地址:[URL=http://book.tiexue.net/book_17365.html][size=14]http://book.tiexue.net/book_17365.html[/size][/URL] 花钱买通官府,案情谜困又复杂(4) 张大勋一到苏州,通过早先认识的孙克伟,又通过孙克伟疏通他的哥哥——在京城任刑部郎中的孙克俊,任儒同的三条都落实了,张大勋的心踏实了。在开审之前,张大勋买了一批名贵的碑帖,派人送到孙克伟家里。孙克伟收下了。 这方手脚都做妥帖了,苏州知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7365.html


花钱买通官府,案情谜困又复杂(4)


张大勋一到苏州,通过早先认识的孙克伟,又通过孙克伟疏通他的哥哥——在京城任刑部郎中的孙克俊,任儒同的三条都落实了,张大勋的心踏实了。在开审之前,张大勋买了一批名贵的碑帖,派人送到孙克伟家里。孙克伟收下了。

这方手脚都做妥帖了,苏州知府周锷升堂审案。那一天,三通堂鼓响,周锷在公案后坐定,随即逐个地提审:张大有、张大勋、胡桂花、胡泰来、张保安、张守素、孙亮……每个人到堂,都像背书似的背道:“张伦等人是因屋里煤火烘板,都是中煤毒死的……”

周锷不相信,但也无法,只好发签去寿州押解木匠王秃子。王秃子见公差抓他,吓得半死,不知自己犯了何罪。一到苏州,张大勋让他供张伦等是中毒死的,送银五十两,自是高兴。

初审把苏州知府周锷、长洲知县赵堂弄得束手无策。两人退到后堂商量怎么审出案子的真相,忽然,家人进来禀报:“刑部郎中孙克俊前来拜访。”

周锷与孙克俊是同榜进士,过去关系就很密切。两人见面,那种亲热劲就不用提了。孙克俊寒暄一阵后说:“我与张家同住一方,同乡之谊不能不顾,为保全他家名声,还求两位高抬贵手。”

周锷见孙克俊说情,答应不好,不答应也不好,只好沉默不语。

“孙大人,怀宁县的三命案恐怕不简单。”赵堂说:“草草结案,岂不太便宜了这个怀宁县的头等富户了?”

赵堂强调张家是“头等富户”,又说“太便宜了”,明明是要钱。孙克俊说:“张大勋倒是个慷慨之人,两位对他有恩,他理当孝敬。这事我可作保。”

赵堂瞅周锷,周锷笑而不语。

孙克俊告辞出门,他将交涉情况告知张大勋。当夜,张大勋吩咐家人准备礼物,第二天派人给周锷、赵堂各送去一篓茶叶,周锷不让仆人、衙役伸手,就请张大勋的仆人直接把茶叶篓送到后堂。周锷、赵堂亲自打开篓盖,一股茶香扑鼻而来。伸手一掏,薄薄的茶叶下是一包包银两,每篓八包,整整八千两雪花银。赵堂说:“张家到底是首户,出手豪爽……”说完,他还伸了伸舌头。

周锷再次升堂,提审木匠王秃子。周锷望着跪在案前的秃顶老头,问道:“张大勋家曾请过你吗?”王秃子道:“他家找我装修板壁,我还在张伦屋里烘过板。”

“烘板是哪一天?”

“二月十八。”

赵堂听了,怒喝道:“胡说,掌嘴。”他一声令下,衙役就抡圆了胳膊抽了他几个嘴巴,直打得他满嘴流血,王秃子不知为什么挨打,东张西望。赵堂瞪了他的脸,问:“是二月十八,还是二月十九?”王秃子才明白是自己把日期说错了,连连说:“十九、十九。”于是,周锷让他在供词上画了押。王秃子下了堂,张大勋又送他五两银子。

周锷、赵堂推翻了原来“谋杀”的结论,按“烤板中毒”的口径结了案,连夜缮写详事,上报铁保。铁保一读详文,甚为高兴。一面奏报朝廷,一面嘉奖周锷、赵堂。



0
回复主贴

相关文章

更多 >>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0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广告 大型核武军事模拟 坦克 装甲 战机 航母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