清朝十大奇案 第一部分 麻城涂氏杀妻案 4 总督偏听偏信,终酿冤案(5)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7365.html


总督偏听偏信,终酿冤案(5)


反正招了也是死,不招也是死,不如胡乱招上几句,先逃开这场酷刑再说。于是不再抵辩,完全按照高仁杰的引导,招认了汤应求受贿纹银八千两,自己分得五百两,帮助汤应求写了一道假呈文,李荣受银三百两,故意把女尸断为男尸等情节,高仁杰令他当堂具结画押。至此,一场用酷刑逼出来的冤案终于被铸成了。

高仁杰还在得意喜悦之时,那位出谋划策的师爷又来找他了。师爷道:“麻城民风刁顽,汤应求与涂如松又都是久居麻城的人,在县城内很有些影响,大人断定涂如松杀人、汤应求受贿,虽有口供,但物证不足,倘若有人替他们鸣冤,难免要派员重审。小人担心重审时至少有三处破绽,可以被人钻空子。”高仁杰问:“哪三个破绽?”师爷说:“第一,举河河滩上的无名尸,虽已被断为女尸,但验尸时我曾注意过,这尸体没有头发,若有人复验,指出这个破绽,我们无以回答。”啊!高仁杰一听也惊呆了,师爷继续说:“第二,涂如松供出了杀害亲妻,但至今没有血衣,上宪复审不能不查,到那时会把我们弄个措手不及。第三,李荣系重刑之下当堂致死,又没有口供,上宪追查,大人难免滥用酷刑逼供之责。”师爷说到这里,高仁杰的脸色都变了,连忙问:“可有补救办法?”师爷说:“办法自然有,只要继续严刑追问涂如松,让他交出死者的头发和血衣,有了足够的证据,就一切都好办了。”

第二天晚上,涂如松又被押上了大堂。衙役们让涂如松指出埋血衣的所在,如松眼花缭乱,不知往哪里指合适,凶狠的班头已经不耐烦了,抡动皮鞭就抽,如松脸上立即凸起了两道血印。高仁杰又给涂如松施了一遍“铁链缠身”,烙得如松体无完肤,死去活来。如松遭此毒刑,就连高仁杰带来的审案衙役也有人看不下去了,一位良心未泯的衙役,偷偷地跑到如松家里,把如松的近况全部诉说了一遍,嘱咐涂家赶快想办法。如松的母亲闻听后心如刀割,她实在不忍心让儿子在这种求死不得的状况下继续遭受酷刑了,就偷偷地剪掉了自己的头发凑成一束,又央求李献宗的妻子割破了左臂,以鲜血染红了一套衣裙,派心腹家人把头发与血衣埋在一个显眼的地方,再以探监的名义进入监狱,把埋藏的地点告诉了如松。第二天不等衙役们催促,就主动地说:“经过一夜的苦思冥想,想起了埋衣、发的地点。”衙役们拖着他来到城西,不费劲就找到了血衣和头发。一切证据都齐全了,高仁杰有恃无恐地写了一道结案呈文,涂如松被判斩刑,汤应求、李献宗都拟绞罪。为了尽快定案,他下令连夜将呈文报到黄州府。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