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7365.html


总督偏听偏信,终酿冤案(4)


再回头去看涂如松两膝肌肉已被烙焦,昏死过去。高仁杰又喝令用冷水将他浇醒过来,没容他喘息又按到另一根新烧红的铁链上,可怜的涂如松这么一个安善良民遭受如此之酷刑,再也忍受不住了,只得哀求道:“大人不必用刑,小人愿意招供。”高仁杰喜出望外,催他快讲,如松这时已经上气不接下气了,断断续续地说:“只因杨氏与我不和,一时起了歹心,于去年二月将他诓到九口塘用木棍打死了。”尸体放在哪里?“就埋在举河河滩上。”“同案人陈文现在何处?”“杀死杨氏后我给了他二百两银子逃到北方去了。”

问到这里,案情缺口已经打开,高仁杰把涂如松押了下去,转而对李荣、李献宗说:“凶犯已经招供,你们还有什么话讲?”李荣猛的直起身来,大声喝喊道:“高仁杰,你用如此残酷的私刑逼取口供,就不怕遭天谴吗?”高仁杰哼哼一阵冷笑说:“天谴?我看你是自讨天谴,今天老老实实把妄报男尸的前因后果交代清楚则罢了,如若不然,本县叫你脱两层皮。”李荣毫不示弱,抗争道:“河滩无名尸,原是男身,你颠倒黑白,指男为女,还想叫我与你一起作弊,真是痴心妄想,李荣今天上得堂来就没打算回去,你看着办吧!”李荣的一席话,也激起了李献宗的正气,喊道:“高大人,你滥用酷刑,乃是违背大清律的,望你慎行。”高仁杰见这两个人没有被吓倒的意思,不觉怒火中烧,一拍桌子喝令:“把这两个刁徒拉下去各打一百杖。”衙役们拥上前来,拖翻就打,两个正直的小吏一时也被打得皮开肉绽,但李荣始终骂不绝口,高仁杰又叫人把烧红的铁链扔在了大堂之中,刚要下令对李荣用刑,书吏李献宗却喊了:“大人不必用刑,小人愿招。”原来他担心李荣年纪大了,吃不消那跪铁链的刑法,只得抢先招供以保李荣。但李荣却拦住了李献宗,厉声说:“李书吏,你休要避刑乱供,你我同为五尺男子汉,难道连一点皮肉之苦都忍受不了吗?”高仁杰见李荣竟然如此大胆,不觉动了真怒,下令将烧红的铁链缠到了李荣身上,那班行刑衙役,都是高仁杰从广济挑选来的凶狠之徒,主子施令,奴才发威,夹起铁链径往李荣身上乱绕,把李荣烧得满堂翻滚,皮肉发出“吱吱”的焦灼声,只一会工夫就昏死在堂上。高仁杰余怒未息,令衙役用凉水将他浇醒,继续施刑,五十多岁的李荣就这样惨死在烙刑之下。

李荣气绝后,高仁杰并没有半点惊恐之态,只吩咐将李荣的尸体抬出埋掉,又掉过头来向李献宗逼供。

李献宗此时已是浑身棒伤,鲜血淋漓,但神志尚清醒,他知道如果不按高仁杰的意思招供,自己也难免被烙死的结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