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7365.html


妻子失踪原是藏于情人家(3)


这个突如其来的消息把杨五荣给惊呆了,他万万想不到自己的判断竟完全错了。对于姐姐还活着,他并不感到怎么高兴,因为他告状的目的也并不是为了给姐姐申冤,而是企图狠狠地敲涂家一笔竹杠。好不容易利用赵当儿把涂如松投进了监狱,正等着涂家派人来求情谈条件,没想到“半路杀出个程咬金”,冯大沉不住气了,来找自己商量对策。这一下不但吃到嘴的热馒头没有指望了,而且自己还要落一个诬告本县首富的罪名,说不定也得坐监,这可怎么好呢?想到这里,杨五荣说话也变得结巴了,为了不露痕迹,他示意冯母先回家去听消息,等自己想出办法来再去冯家通知她。

送走了冯母,杨五荣如坐针毡,左思右想也想不出一个两全其美的办法来,万般无奈之下,只好去向一位曾和自己在一起偷偷地赌过钱的生员杨同范求教了。

在麻城县城西南有一处小小的庄园,古铜色的大门上挂着“杨宅”的木牌,这就是杨同范的家。杨同范今年28岁,生得一副大宽脸庞,两只大眼圆睁着,透着一副傲慢气。见敲门的是杨五荣,他无意中对自己亲自出迎感到了一点后悔,因而脸上一点笑意也没有,冷冷地说:“五荣,你来干什么?”杨五荣被杨同范的凌人盛气压得更不敢抬头了,只是卑谦地赔笑说:“小弟前来找仁兄讨教,我姐姐有下落了……”听五荣提起了姐姐,杨同范眼前立刻显示出一位纤纤细腰、面如桃花的美女形象,他曾多次见到过杨氏,深深垂涎她的美色。杨氏嫁到涂家后,他也曾对涂如松忌恨了一阵子,暗中钦羡如松讨了个绝代佳人,也深为自己不能偷香窃玉而遗憾。如今听说杨氏有了下落,又勾起了他早已萌动的春心,不觉把一张冷脸化做了一张笑脸,用手拉住五荣的胳膊,显出一股亲热劲儿,把五荣让进了客厅。

五荣没想到杨秀才能这样热情,大有受宠若惊之感,还没坐稳屁股,就把杨氏如何逃匿、如何与冯大成奸、自己又如何状告涂如松的事一五一十倒了个干净。杨同范听得如醉如痴,他感到自己今天不但交了桃花运,而且交了财运,怪不得早晨起来就有两三只喜鹊对着屋子“喳喳”直叫呢!直到杨五荣把话讲完连忙催他出主意时,他才似乎从美梦中惊醒,说:“这好办,叫你姐姐到我家来藏一阵子,等风头过去再想办法。”五荣有点担心地说:“您家离城里不远,万一被公差缉查出来……”杨同范哈哈大笑说:“我是堂堂生员,有功名在身,谁敢到家里来搜查?就是藏上一百年,也透不出风声。”五荣又说:“那涂如松的官司怎么打?”杨同范说:“把你姐姐藏好后,你可继续告涂如松杀妻,如果他家出钱求和,你就足足敲他一大笔,如果涂家不肯花钱,你就不断去县衙催促,让县官把这小子杀掉了事。”杨五荣听了同范的指点,顿感有利可图,于是让杨同范收拾住所。同范说:“我家正房后墙是一座很宽的夹壁墙,夹壁里面可容一床一几,就让令姐在夹壁墙中暂住,不用说官府不敢搜查,就是搜也叫他一无所获。”五荣大喜,深深地给杨同范做了个大揖,兴冲冲地到冯家庄接姐姐去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