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游客悄悄地超过美国和日本游客,成为意大利最大外国消费者。去年,大约100万中国人来到意大利,每人的消费额达到869欧元。还有约2.49亿富裕的中国人,他们和欧洲的中产阶层有同样的购买力,但没走出国门,或到别的地方去了。


对正努力恢复经济的意大利来说,快速发展的中国旅游业是不可错过的机会。但意大利政客们对此默不作声,政府还没有研究出新机制,帮助疏导来自北京和上海的游客,同时,意大利学校里开设汉语课仍被视为怪事。我们国家依然用老眼光看待中国人,视他们为潜在的非法移民,要么在那不勒斯的街上典当假包和毛衣,要么聚集在佛罗伦萨附近的纺织城普拉托市。


在意大利驻中国大使馆,官员们讲述着乘坐商务舱、住在五星级酒店的中国人如何漫长地等待到米兰进行高端购物的签证。结果,很多人选择巴黎、伦敦或者法兰克福,不仅签证很容易拿到,而且还获得特别的款待。中国游客飞越长城到欧洲搜寻皮革制品和手表,他们的故事凸显意大利要用新眼光看待。我们虽然能从旧形象中找到慰藉,但周围的世界瞬息万变,以至于法拉利选择上海发布顶级汽车,普拉达决定在香港而不是米兰上市。


如果我们要在世界旅游新版图上有一席之地,必须越过文化的羁绊。我们也必须懂得,他们想从我们这里得到什么。他们渴望看到的不是古遗址或者巴洛克风格的教堂,而是我们的服装、设计和红酒,以及生活方式和时尚品味。


在上海和香港,时髦的人们到星际酒店喝酒,他们吃的是欧洲奶酪,喝的是法国和意大利红酒。酒吧在中国城市如雨后春笋般出现证实了这一趋势。推动这种文化革命的力量多数是三四十岁在大城市生活的人。


这对我们以及“意大利制造”品牌都是好事,让他们的旅行尽可能平坦,让我们不再恐惧和势利。我们要找到勇气和远见卓识,打碎我们心中以及官僚体制和投资中的“长城”,为我们的旅游业和国家未来着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