毛泽东和他的儿女们 第二篇 同甘共苦 1.娇娇出生 岸英、岸青赴苏联

邸延生 收藏 0 310
导读:本文全文阅读地址:[URL=http://book.tiexue.net/book_17363.html][size=14]http://book.tiexue.net/book_17363.html[/size][/URL] 娇娇是贺子珍所生五个孩子当中的第三个女儿。 流落上海的毛岸英和毛岸青两兄弟,被共产党地下组织转移出了上海,然后乘轮船经海参崴去了莫斯科…… 1936年夏,贺子珍的伤情日渐好转,心情也逐渐变得开朗,又显露出了她原有的活泼、倔强和顽强的性格。 瓦窑堡是陕北一个少见的漂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7363.html


娇娇是贺子珍所生五个孩子当中的第三个女儿。

流落上海的毛岸英和毛岸青两兄弟,被共产党地下组织转移出了上海,然后乘轮船经海参崴去了莫斯科……



1936年夏,贺子珍的伤情日渐好转,心情也逐渐变得开朗,又显露出了她原有的活泼、倔强和顽强的性格。

瓦窑堡是陕北一个少见的漂亮小镇,是荒凉贫瘠的黄土高原上的一片“乐土”。这里所见到的一律是砖瓦窑洞,用石板铺成的路面,明亮而洁净,还有护城的围墙,独自显出高原上的一派“地富民康”的格局。

贺子珍在这里总算又有一个“家”了,她和毛泽东的生活也算是“安定”下来,看着四壁坚固的窑洞,既能挡风又能避雨,对于过惯了风餐露宿军旅生活的贺子珍来说,这里使她感受到了长期以来少有的安逸。

这个“家”里并没有什么像样的摆设,甚至连件普通人家常用的一点像样的家具都没有。土炕上只有他们夫妇俩早已用旧了的两条打了好几块补丁的毯子,再就是毛泽东经常穿的一件军棉大衣,即使这样,贺子珍也欣慰地感到这毕竟是一个“家”了。

一天早上,贺子珍感到了腹内又有一个小生命在蠕动,一下、两下,她不由得大声喊叫起来:“润之,润之!糟了,糟了!”刚刚睡下的毛泽东被她的喊叫吓了一跳,醒了,问:“什么事?我刚刚躺下……”

贺子珍又不说话了,怔怔地流下了眼泪。毛泽东一见,只得再三问她:“是想贺怡了?还是想你的爸爸妈妈了?是想伢子?还是想女儿?党组织正在想办法么……”

贺子珍依旧不说话,只是默默地流眼泪。直到后来,贺子珍才说:“孩子,又动了……”

毛泽东一听,反倒笑了:“好么!这次我们要好好把他生下来,好好把他养大哩!”

“又是一个小红军……”贺子珍看了毛泽东一眼,“你总是喜欢孩子多,这次不知是男是女……”

“男女一样,我都喜欢哩!”毛泽东高兴地说。

“你当然喜欢了,可我不喜欢!”贺子珍深深地叹了一口气。

“人家要来当红军,我们应该欢迎么!”毛泽东喜形于色地说,“还是那句老话,‘既来之,则安之’,多个‘红军战士’,自然是好的。”

“好什么好?”贺子珍说,“人家会说我贺子珍就会生孩子,生了扔,扔了生。还真有人说我除了生孩子就晓得给你做饭洗衣服,把战斗激情全丢了,是小资产阶级的‘多情主义’……”

“屁话!”毛泽东说,“哪个讲的?”边说边为贺子珍擦拭挂在脸上的眼泪,“革命战争也挡不住妇女生孩子,这是自然规律么!再说,女人有点‘多情主义’有什么不好?难道都要像《水浒传》中的母夜叉孙二娘?”

听毛泽东这么一说,贺子珍的脸上露出了苦涩的一笑。毛泽东一边继续为她擦拭眼泪,一边安慰说:“无情未必真豪杰,多情何尝不英雄!”又说,“多情并不是贬义词,红军就是最‘多情’的人。不多情,红军就爬不得雪山,过不得草地,就走不了这两万五千里的长征路!多少革命先烈为国、为民牺牲了,正是因为他们‘多情’,热爱祖国,热爱人民,才谱写了可歌可泣的英雄业绩!”

贺子珍终于被毛泽东说笑了……

6月末,贺子珍和毛泽东随同中共中央机关从瓦窑堡一起迁往保安。

12月12日,“西安事变”爆发。

几天后,一个新的生命诞生了。钱希均和毛泽民住的窑洞距离贺子珍和毛泽东住的窑洞不远,听说贺子珍生了个女儿,马上找到周恩来的夫人邓颖超,一起赶来看望,张闻天的夫人刘英、宋任琼的夫人钟月林,也相继赶到毛泽东住的窑洞来了。

邓颖超见小娃娃又小又瘦,禁不住爱怜地说:“真是个小娇娇啊!”

天色渐晚,毛泽东也赶回窑洞来看望贺子珍母女。他见到刘英正抱着孩子,便同她开玩笑说:“你抱孩子像抱炸弹呢!”说得满窑洞的人都笑了。听说邓颖超给孩子取了名字,毛泽东欣喜地对大家说:“好么,就叫她娇娇吧!”

这是贺子珍所生五个孩子当中的第三个女儿。

就在这一年,流落上海的毛岸英和毛岸青两兄弟,被共产党地下组织转移出了上海,然后乘轮船经海参葳转去莫斯科……

在通往莫斯科的西伯利亚原野上,13岁的毛岸青第一次乘坐火车。他问哥哥:“我们这是去哪儿呀?”

仅比弟弟年长一岁的毛岸英告诉弟弟:“去莫斯科。”

“莫斯科?”毛岸青继续问,“爸爸在那儿吗?”

“爸爸在中国。”毛岸英对弟弟说,“莫斯科是苏联的首都,不在中国。”

“我们为什么不在中国?”毛岸青继续问哥哥,“我们为什么不去找爸爸?”

“中国在打仗……”毛岸英以他自己的理解对弟弟解释说,“是爸爸让我们去苏联的……”

“是爸爸……”毛岸青不再问了。在他的脑海中,“爸爸”的印象已经很模糊了,但“爸爸”的形象一直存留在他的心灵深处,而且是那样的清晰、深刻、永不磨灭……


0
回复主贴

相关文章

更多 >>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0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广告 这才叫游戏:仅13天风靡全球场面堪比战争大片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