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国商务部长骆家辉4月就要接任驻华大使了。这是中华人民共和国建国以来美国第一位由现任部长改任的驻华大使,也是有史以来第一位华裔驻华大使,因此引起舆论的强烈兴趣。其实近年来各国任命驻华大使普遍很「讲究」,这与他们对中国投入的关注成正比增长。与过去不同的是,从前的西方国家驻华大使往往背负着「改造和教育中国」的使命,如今他们却往往以「与中国学习交流」的沟通姿态出现,三句话不离跟中国做生意。日本JCC新日本研究所副所长庚欣对《环球时报》说,世界各国大使「驻华之道」的转变,与各国摸索改变同中国的相处之道一样,过去那种对抗性、阴谋性的大国博弈在减弱,相互争夺又互利共赢的「亦敌亦友」关系日益增强。

各国挑选驻华大使都很精心


驻华大使的级别高了───这是近年来各国任命驻华大使给外界最直观的印象。2011年3月20日,澳大利亚任命了该国首位女性驻华大使弗朗西斯.亚当森。澳政界曾盛赞她是一位「完美的外交官和一位完美的专业人士」,《悉尼先驱晨报》评论说,联邦政府把一位「上升势头迅猛」的外交官任命为驻华大使,显示想竭力弥补因力拓案蒙上阴影的中澳关系。


去年10月,朝鲜任命宣传部副部长池在龙为新的驻华大使。前任驻华大使崔镇洙是局长级大使。韩国媒体认为,这标志着「天安」舰事件后朝中关系开始回暖,为体现朝中关系的重要性,朝鲜方面感到有必要提高驻华大使级别。


现任驻华大使中的「部级官员」为数不少。比如,俄罗斯驻华大使拉佐夫当过俄外交部副部长,巴西驻华大使胡格内原来担任过工业部副部长。英国驻华大使吴思田则当过英国外交部亚太司司长,也是深受英国政府器重的人物。


在菲律宾,驻华大使的任命是一件非同寻常之事。总统往往从其最亲密的政治盟友中选出驻华大使。一些华人社团因在大选时曾向总统提供大量竞选资助,也曾试图向总统推荐自己的亲戚或朋友,虽然他们多数可得到驻新加坡、泰国或拉美等国家的大使职位,但却很少能成功拿到驻华大使的职位。总统阿基诺三世2010年上台后,菲中之间几起敏感事件的发生,令其对驻华大使的人选显得非常谨慎,到当前为止尚未敲定最终人选。他明确要求,驻华大使既要对中国很熟悉,又要能把握处理好菲中关系和菲美关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