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7321.html


在湘西,两个勇士单打独斗,无论什么样的理由,别人在两人分出胜负之前都不会帮忙,不然,就会别人所不齿,这是勇士的规矩。所以,虽然大家都抽出了刀,嘴里高声咒骂着为自己这方人呐喊助威,却无人上前一步。

本着良心说,猴子和对方的实力在伯仲之间,可就是彭天程着一声怒吼,让他的手下吃了个闷亏。

一个影子,终生视主人的命令为生命,所以猴子视彭天程的话如无物,而彭天程的手下则不然,他一听彭天程的怒吼,下意识的收回了几成掌力,而见猴子第三次毫不停留的依旧扑向自己时,他眼神闪过一丝慌乱,在这么多人面前,又不能使用懒驴打滚一样的无赖招数,所以,只能一咬牙,迎了上去。

“嘣!”

“恩!”

一声闷响中,那个高手也闷哼了声,脚步连连后退四步才站稳,嘴角微动,明眼人一看就知道,他是强行把那口血吞回去了。

而猴子一落地,没有丝毫停留的向对方冲去。

“回来!”

彭军轻轻地吐出两字,猴子却视若圣旨,连跨两步才站稳,然后,冷冷地看了对方一眼,像狼一样的露齿笑了下,慢悠悠地回到了彭军身边,向彭军躬身一礼,见彭军脸色缓和的点点头,他才敢站到彭军身后,整个过程,干脆流畅,决不拖泥带水,看的第一次见到如此场面的李鸿辉双眼瞪的犹如铜铃。

“影子?”那人如同盯着猎物一样的盯着猴子,冷冷地问。猴子却没一点刚才高手的凶狠,反而笑的像个无辜地孩子一样,害羞似的左躲右闪,就是不回答。

看看对方正当壮年,高大身材,一脸的刚毅,再看看猴子那一阵风就能吹走的豆芽似的身材板,李鸿辉怎么也想不明白,猴子怎么可能这么厉害。他不知道,猴子从小就进行了魔鬼似的非人训练,无论什么样的苦都尝试了个遍,在粪坑里游泳,在老虎身边睡觉,光着脚在森林中奔跑,每天都被棍子伺候,无时无刻不警惕着师傅的偷袭,亲自砍下敌人的脑袋,再把对方血淋淋地脑袋挂在胸前打坐(传说,如此做可以把敌人的力量转化成为自己的力量。)……在众多同门撕杀中脱影而出,不厉害怎么给主子当影子。

“你这是什么意思?”

此时,彭军已经做好了撕破脸皮的准备,嘴上当然也就直来直去了:“把李长斌和那内贼交出来,不然,你就等着给你儿子收尸。”

“李先生不正在你山寨里……”就在这时,一个手下骑马而来,把一张纸条递给彭天程,彭天程接过一看,脸色阴晴不定。

而彭军也借这个机会问身边的李鸿辉:“你们商量好了么?”

“恩!”提起这个战果,李鸿辉就来劲了,当下高声道:“彭先生十分善良,见不得穷人,当他得知我们很穷后,立即就答应给我们两千两银子和一万斤粮食。”

说完,怕彭军不满意,立即补充道:“当然,主公如果觉得少,我还可以去和他好好商量商量。”

“干的好,李先生可为山寨立了大功。从现在起,你就是我先生。”这么一笔收入,肯定能帮助山寨在实力上大增一笔,同时又让对方弱一笔,彭军不由得高兴地拍了下李鸿辉的肩膀,却见李鸿辉在呀咬牙忍着,不由得想到:这文人,当真手无缚鸡之力,不过这家伙脑子到是好使,一张嘴也滑的狠。

想了下,他又回头对彭天程冷道:“先前你和李先生说的补偿,翻一倍!”

“可以。”湘西人毕竟爽快,知道这事被别人牵着鼻子走,所以彭天程也不争辩。

“日落之前送到山寨。”

彭天程看了看天上正午的太阳,咬咬牙:“行!”

“人必须在日落前交到我手上,不然,就等着收尸。”

“不行!”是个人都知道,此时,出卖自己人会使手下如何离心离德,彭天程当场拒绝也是人之常理。

“我不是来和你商量的,我是来通知你的,交不交人是你的事,杀不杀人是我的事。”说完,彭军转身看了眼李鸿辉,又回头道:“如果你想鱼死网破,我一定奉陪到底,反正我还年轻,有的是时间来生儿育女。”

“你——!”彭天程现在确实是忍不可忍了,唰地一下抽出战刀直指彭军,这下可热闹了,唰!唰!唰!无数抽刀声接连响起,冲满杀意的怒视对方,谁都没说话,就等着各自主人一声令下,好与对方撕杀。

彭军冷蔑的看了眼彭天程,再看着他手下之人,撇了撇嘴,摇摇头,指着天上的太阳:“时间越来越紧了。”

说完,头也不回的走人。

……

望着彭天程手下之兵整齐划一的退却,李鸿辉有些担忧的问:“败而不乱,士气依旧。主公啊,你给我个实话,如果硬拼,我们打得过他们么?”

“哎~!如果商队没回来前,我们弱,现在,在五五之间吧。”

“那就是说,我们只有在商队离开前动手了?”

“恩,商队下一次出发就是在我当上寨主之后,所以我才要接连逼他先出手。”

“为什么我们不能先动手?”

“因为土司王看着了,我不能让他有借口发兵。”

很多事情,根本就不需说的过于透彻,所以,李鸿辉点点头不再问什么,而是和彭军一起默默地看着彭天程的队伍缓缓退去,直到消失在远方。

“主公,如果日落前,他们只交银子不交人,你打算怎么办?”

“银子照收,人照关着。”

“如果他们把人和银子都交出来了呢?”

“那不可能,老祖宗说过,彭天程要是有这个胆量,十年前他就是寨主了。”看李鸿辉双目灼灼生辉的望着自己,彭军笑了:“在没分出胜负前,那两个活宝可是我的一张底牌,怎么可能放弃。再说了,如果我杀了那两个活宝,对方就成了哀兵,对我方不利;可如果我没杀,我们在士气上就占理一分,老祖宗从小就说过:战场撕杀,士气为先。我多一分,对方则少两分。”

这时,一名侍卫跑过来道:“少爷,老祖宗有请。”

彭军什么也没说的跟着走了,不久,他就笑呵呵地跑回来了,而他身后跟着两位全副武装的中年汉子,两人身材健壮,脸上都充满了喜色,但最让李鸿辉觉得稀奇的是,两人几乎是一模一样,一看就知道是双胞胎。

彭军也不等李鸿辉问话,先介绍道:“李先生,这是野牛叔和狂牛叔。”

听到彭军称呼对方为叔,顿时就知道,眼前这两个武将肯定是彭军老爹留下来的好手,此时,老祖宗调两人前来,定然是下了很大的决心。

“李鸿辉见过两位将军。”

两人同时对李鸿辉抱拳点点头,算是打过招呼。(在我所调查中发现很奇怪的一条:大明重文轻武,而在当时的西南各族,基本上又都是重武轻文。)

“怎么样?”

“嘿!嘿!他们既然敢到我山寨前闹一出,来而不往非礼也,我怎么也得还回去,老祖宗说,让两位牛叔叔来助我玩玩……不借这个机会把他们的士气多打压几次,二毛兄弟不是白死了么。”

看着彭军转身去集合兵马的身影,回想着彭军那阴险的笑容加上对其最后那句话的分析,李鸿辉心里的寒气一阵阵地直往头顶上冒,他很怀疑:二毛是死在他的秘密吩咐之下。一个连自己人的命都不在乎的人,有朝一日,会不会也把自己给灭了?虽说慈不掌兵!可对自己人都如此,这也太心狠了点吧。

随后,牛角号的集合声在山寨响起,顿时,山寨中下至16岁以上,上到50岁以下,迅速放下手中的活,提起武器就想山寨草坪中奔去……人马开始集结(湘西历来都是全民皆兵,很多时候,女子都得上战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