纳粹德国唯一的“风暴”突击师(下)

文章原载于《坦克装甲车辆——新军事》

扬名之战

1942年的春季终于来临了,对于苏德双方而言,这个春天的黎明绝不可能是静悄悄的,苏军的指战员十分清楚,随着天气的转暖,冰雪开始消融,冬日硬邦邦的道路如今已经满是泥泞,德军新一轮的装甲攻势即将开始。而此时的德军虽然在莫斯科栽了个大跟头,但这艘强大的日耳曼战舰还远远没有变成烂船,他们依然可以让苏联人领教第三帝国的威力。

4月,希特勒否决了陆军总参谋长哈尔德将军二度进军莫斯科的提案,把目光投向了盛产石油的顿河下游与高加索。元首的兴趣已经由布尔什维克的心脏,变成了钢铁,煤炭和石油——德国战争机器的工业之血。于是,1942年夏季的南方作战计划,即“蓝色方案”出炉了。这时的勒热夫维亚济马突出部上空,万字旗仍在高高飘扬。

而苏军统帅部已经下了决心要让这个突出部中的德军彻底消失,因为这样不仅可以缓解莫斯科的压力,不至于让德军发动第二次莫斯科进攻作战时拥有出发阵地,也可以对中央集团军群造成威逼,使其不能南下增援。在78步兵师的官兵面前等待着的,是日后被称为“勒热夫绞肉机”的血腥搏杀,不过至少他们会在战斗中为自己赢得荣誉。

1942年7月底,苏军发起了勒热夫一瑟乔夫卡战役,这场持续了一个月的战役彻底断绝了德军1942年进攻莫斯科的念头。但即便如此,红旗依然没能升起在勒热夫突出部。不过朱可夫有自己的打算,他打算用7个集团军围歼驻守勒热夫的第9集团军,然后南下吃掉第3装甲集团军,这一雄心勃勃的作战计划被命名为:“火星行动”。这次作战后来被美国历史学家戴维·格兰茨写成了书,书名为《火星行动:朱可夫元帅最惨痛的一次失败》。实际上,这次战役的开局之势,就已经糟糕到家了:冰雪和大雾天气不仅严重影响了空中支援,而且还大大降低了攻击前炮火准备的效果,但苏军依然气势汹涌地在勒热夫北、东、西三个方向开始了突击。而换防完毕的78步兵师已经在突出部的瓦祖扎河布下了层层防御带,和第5装甲师一起,等待苏军的到来。

很快,78步兵师的官兵们发现了自己面对的究竟是什么——苏军西方方面军第20、31集团军的步兵和支援他们的坦克正疯狂地冲了过来,500辆坦克和20万兵力的巨大洪流,阻塞他们的仅仅是78步兵师、102步兵师和第5装甲师的区区4万人!随后的战斗无疑是惨烈和血腥的,在格兰茨的著作中,记载了一位78步兵师军官对这次战斗的描述,这位军官隶属第215掷弹兵团:

“……奉命在收到威胁的地域集合所有的部队组成由我指挥的战斗群以关闭突破口,不必理会已经突破的敌军,只要防止他们的进一步突破。在我的防区内,在罗帕托克的阻击阵地内调集师属训练部队和任何突击炮和散兵。每一个有武器的人,无论是步兵、炮兵甚至是突击炮和轻型压制火炮都要进行直瞄射击。在对部队进行组织时,大约5个哥萨克骑兵中队正在向我们快速接近,试图突破到东南。一架Ju-88碰巧在村庄上盘旋,它发现了俄国人并用炸弹和机载武器进行了攻击,这些哥萨克在这样密集的火力前全部丧生…在这个插曲后,我在被割裂的集团和散兵的基础上组建了3条防线,事实上已经成功地关闭了突破口并击退了所有的进攻。”

由此可以看出,在阵地被苏军的优势兵力突破后,第78步兵师并未被这种大纵深式的突击所击溃,而是重整防线,甚至和第5装甲师一起进行了反突击。按照莫德尔式的打法,以师、军级别组织起来的防御被弃之不用,取而代之的是营、连级规模的作战群,而且有些时候还采用了混合编组。这种“化整为零”的防御方式乍看起来毫无章法,却在1942年苏军将领尚未熟练掌握大纵深战役法的精髓时(宏大的开局,优势的兵力,却在突破方向、突破时机的把握上欠缺火候ishukan.info),往往能取得奇效。

但杀红眼的苏联人给予德军的重创也是相当惊人,在“火星行动”开始第二天,也就是11月26日,78步兵师的报告中,就清楚地写明了“所有的单位都受到了严重削弱,装备和武器的损失也很大。”但是真正让78步兵师扬名的战斗,是在防御战的最后阶段——孤注一掷的朱可夫将手头能用的兵力通通砸向了突出部,此时整个勒热夫突出部苏军和德军胶着在一起。由于苏军突破的机械化部队都挤在了几条通道内,所以德军可以轻易地使用炮火对其进行杀伤——一根据战报,仅78步兵师就击毁了一百多辆T-34。

“火星行动”失败了,朱可夫的星光黯淡了下去,仿佛是为了与其对比,莫德尔为自己赢得了“东线防御大师”的称号。而78步兵师的表现更是让元首龙颜大悦,与斯大林格勒相比,勒热夫突出部的表现无疑更加振奋人心,于是,78步兵师在1943年1月正式被更名为“78突击师”——国防军步兵师唯一一个被冠以突击师的部队。从此,“风暴”成了78突击师的不二别名(注:78突击师又被称为“风暴”突击师,是因为该师转职为突击师后,名字变为了Sturm DivNon,其中Sturm除在德语中表示“突击”之外,还有“风暴”之意,所以78突击师也经常被称作“风暴”突击师),沃尔卡斯将军也被提升为27军司令官,汉斯·特劳特被调任为78突击师的师长。

库尔斯克间奏曲

库尔斯克对于二战而言,无疑是一个相当有分量的词汇,“有史以来最大的坦克战”、“苏军反攻的第一轮序曲”等,已经将其打造成为了机械化作战的皇冠,而普罗霍罗夫卡,则是这顶皇冠上最为璀璨的宝石。只不过对于78突击师的官兵们来说,普罗霍罗夫卡并非自己发挥的舞台,他们真正的场地,乃是在41装甲军的侧翼。

在转职成为突击师之后,78师终于迎来了王牌师应有的待遇,除了将旗下的步兵团加强重火力升级为突击团外,一批先进武器也进入了78师的作战序列,如PAK40型75毫米反坦克炮、“黄鼠狼”自行火炮等,新装备的人役使得78突击师完全可以在库尔斯克会战中一显身手。截至“堡垒行动”开始之前,78突击师的师属火炮部队具备了空前的实力。

事实上,最先在库尔斯克打响第一枪的,并不是装甲部队,而是隶属步兵的78突击师。1943年7月5日凌晨5:30,在经历了80分钟的炮火准备后,第78突击师协同第216步兵师,开始对苏军第13军与48集团军的结合部发起了猛烈的牵制性攻击。为了配合这次行动,德军不仅出动了63辆强击火炮,还有数十辆“哥里亚”无线电遥控装甲爆破车。尽管有实力强大的炮兵做后盾,但最为关键的突击力量却奇缺无比——他们没有坦克!在没有装甲力量作为突击保证的情况下,78突击师依然坚持突进了1.5千米,但自身也为此次攻击付出了极大的代价——旗下195突击团在进攻的最初两天,就已经几乎损失殆尽!

两天后,也就是7月7日,德军的主攻方向变为了波内里,而78突击师的攻击正面,则是苏军第148步兵师的防区,在波内里这个“库尔斯克的斯大林格勒”,78突击师也陷进了拉锯战的漩涡之中,尽管占领了市外五一农场附近的253.3与239.8高地,保证了德军突入波内里,但是此时的78突击师,战斗力量由原先的4545人变为了2 322人——减员将近一半。而且最糟糕的是,苏军近卫空降兵第4师的出现以及第3坦克军的协同攻击,最终,波内里被牢牢地掌握在俄国人手中。

这时的库尔斯克北线,德军已无力发起新一轮大规模攻势,而红军趁机打响了“库图佐夫”行动。7月12日,红军开始大举对莫德尔进攻,这位昔日的“防御大师”为了不使自己的后方被切断,只得下令部队后撤一一堡垒的北部已经开始坍塌,78突击师和第9集团军的官兵们一起,只得在拼死前进了12千米之后不情愿地后撇。而在库尔斯克南部,曼施坦因的装甲部队同样没能占到便宜,在集结了“巴巴罗萨”行动以来最强大德军的库尔斯克会战失败后,胜利的天平终于开始向苏维埃倾斜。

[资料链接]莫德尔

勒热夫一维亚济马防御战成就了莫德尔“东线防御大师”的美名,不过有意思的是,莫德尔本人并不赞同在勒热夫突出部死守。在库尔斯克战役中,他又因擅自撤退被解职。而且当1944年他成为中央集团军群司令时,对大纵深作战能够娴熟运用的苏联人就再也不吃他这一套了,对其的评价也由“东线防在P大师”变成.“模特儿”。

出逃明斯克

1944年,德军终于尝到了恐惧的滋味,在库尔斯克损失了大半兵力后,就开始了不断退却。虽然新式的坦克与装甲战车源源不断地运往东线,人员也一直在不停地补充,但这头昔日法西斯巨兽的利爪已经开始钝化。与德军的疲态相映成趣的是,苏军开始越来越娴熟地运用自己手中的力量,不仅对大纵深作战的火候掌握越来越纯熟,各级指战员的战斗能力和军事素养也在飞快激升。此时的斯大林完全有理由确信,即使英美不开辟第二战场,苏军也完全可以凭借自身的实力让红旗飘扬在柏林。

也就是这一年,苏军开始了被称为“十次突击”的反攻,在这气势如虹的十次打击中,巴格拉其昂作战,即白俄罗斯战役是最辉煌的一笔,因为它不仅宣告了中央集团军群的覆灭,而且标志着苏军的战线开始向德国境内迁移。这时的第78突击师被分配至第4集团军,直属上司变为了冯·蒂佩尔斯基希,在换了两任师长(赫伯特冯·拉利什与齐格弗里德·拉斯普)后,老长官特劳特也回来了。

[资料链接]汉斯·特劳特

汉斯·特劳特全名汉斯·卡尔·尤里乌斯·路德维希·特劳特,1895年1月25日生于德意志帝国阿尔萨斯一洛林地区的萨格穆德。1914年8月,特劳特加入德国陆军第99步兵团服役,至一战结束时已经有了两枚铁十字勋章。1937年官拜中校,在9 0步兵团服役,后参加7对波兰和法国的军事行动,先后担任过第10步兵师和第265步兵师师长,最后在沃尔卡斯之后执掌了第78突击师。因为名字“Traut”很类似“Trout”,人送外号“鳟鱼”。

在1944年的巴格拉其昂作战中,特劳特带头突围被俘,1947年判处25年劳改,1955年被释放,1974年12月9日死于德国达姆施塔特,终年79岁。

为了保证战役的顺利进行,苏军集结了庞大的兵力——仅仅装甲力量一项,就达到接近6:1的惊人数量(苏军战车4 000余辆,德军战车650余辆)。而德国人这时不仅兵力捉襟见肘,元首对于据点式防御的执着也使得防线几乎就是个四处漏风的筛子。就这样,苏联人选择了一个特殊的日子作为序战日:6月22日,3年前就是这一天,苏德战争爆发。现在,“伊万”们带着明显的复仇情绪向“弗里茨”们讨回代价,伴随着凶猛的炮击,“清算日”正式开始。

位于第3装甲集团军和第4集团军分界线奥尔沙以北的第78突击师,成了苏军的重点招呼对象。攻击主力为白俄罗斯第3方面军的第11近卫集团军。虽然攻击相当猛烈,但78突击师仍然牢牢地掌控着阵地——甚至没有动用预备队。被这次“威力侦察”惊动而匆匆从前线赶回来的德国布施元帅也没有什么特别好的办法,仅仅是要求加强了一下火力配属了事。

次日,苏军真正的主攻开始了,德军第3装甲集团军还没有在前一日的“威力侦察”中缓过劲来,在波罗的海第1方面军的猛烈打击下,其防线迅速崩溃了。而处在第3装甲集团军和第4集团军之间的第78突击师也不好过,苏军第3白俄罗斯方面军已经向他们扑了过来——加利茨基将军的近卫11集团军和格拉格列夫的第31集团军已经在前日的侦察中见识了第78突击师的实力,这次他们将不再留手了。

6月26日,78突击师的北翼和南翼都已崩溃,整个师成了红色铁流中的孤岛——奥尔沙已经被四面包围,现在能不能突围出去都成了一个大问题,更勿论按照元首的命令继续坚守了。27日夜,一列火车开出了奥尔沙车站,车上满载着大批大批的78突击师伤病员,不过好景不长,才开出了几千米,就被苏联坦克击毁了。次日,愤怒的元首撤了布施的职,一手调教出78突击师的莫德尔被任命为中央集团军群司令。这时的78突击师残部和第4集团军,思考的也只有一个问题:怎么撒?

不过即便是莫德尔,面对战场的事态也是无力回天了。如果说之前中央集团军群的防线是筛子,现在更加类似一张被扯烂的渔网,而第4集团军已经被堵在了别烈津纳河东岸。这一次,换成是德国人成了苏联飞机的靶子:3个将军和1位师长死于苏军的空袭,一群群歇斯底里的士兵开始在河流、沼泽以及树林里慌不择路地逃窜。红军自然不会放过这个虐杀德军的好机会,7月3日,苏军攻入明斯克。第4集团军被彻底包围了,共计105 000余人,其中不仅仅有第78突击师,还有第25装甲步兵师、“统帅堂”步兵师等残部。

德军庞大的兵力被分成了两部:其中一部分由78突击师师长特劳特率领。7月4日,第4集团军开始了艰难的突围之路,7月5日,德军无力再向这支部队投放补给品,最后一批物资投放至明斯克东南的斯米罗维奇后,空军停止了空运。取而代之的,是苏军飞机的呼啸和无数门“喀秋莎”的怒吼——红军的歼灭战正式打响。特劳特中将试图在火海中杀出一条血路,他亲自率领3000多人突围,但是这个仓促组建的“战斗群”被苏联第49集团军的369步兵师、222步兵师及第342重自行火炮团打成了一堆浆糊——德军战死2 000人,被俘1200人,其中包括特劳特自己。几天后,另一股残兵的领导米勒中将也向苏军投降,然后,这位被俘后突然“对社会主义和共产主义事业热心起来”的将军,和特劳特、沃尔卡斯和78突击师的被俘官兵一起,实现了他们三年前的“梦想”——在莫斯科进行游行。

至此,78突击师的主体和骨干都已不复存在。

之后的日子

巴格拉其昂作战结束后,侥幸突围出来的78突击师残部被编入了565国民掷弹兵师,7月12日与565师其他的部队一起重组为78掷弹兵师。之后78师的称呼简直可以用混乱来形容,先是被命名为第543国民掷弹兵师,然后番号又恢复成了第78国民掷弹兵师。大概是为了照顾“老部队”,曾经的师长齐格弗里德·拉斯普又开始执掌官印。

两个月后,山地兵少将冯·黑茨菲尔德接管了这支部队,随后在1945年初的几次作战中,表现尚算可圈可点,于是,第78师又一次变更了称号:第78国民突击师。尽管纳粹官方的意愿是为了激励官兵的士气,不过番号面前的“国民”二字充分说明了第三帝国已经是日薄西山——自师长黑茨菲尔德死于苏军空袭之后,直至第78师在捷克向苏军投降的4个月间,该师一共换了4任师长,平均每月1个……

1945年4月30日,希特勒自杀,5月8日,78师和全体德国军队一起,向捷克的苏军部队投降。6年时间,从组建到投降,这支风暴部队就和纳粹的狂飙一起,永远地消逝了,幸存下来的战士终于可以从噩梦中醒来,和其他的德国人民一起,收拾自己满是断壁残垣的家园。在故乡的土地上,勃兰登堡门依然屹立在柏林苍穹下,科隆大教堂一如既往地,展示着自己哥特式的身影,德国的文化和历史在转了一个大弯后,又重新回到了正轨上,就像《第三帝国的兴亡》里描写的那样:

“只有第三帝国成为了历史。”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