风雨大明夜 定辽东 53敲竹杠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7309.html


虽然朱由栩要微服出巡辽东不让张彪离得自己太近但张彪还是不敢离得他太远,就只在朱由栩身后三五里的地方跟着,刚才听到枪声张彪心里一急立刻就催马直奔枪响的地方,当他到的时候事情已经完成了,正好碰上朱由栩派去叫他的锦衣卫,张彪抢先一步奔到朱由栩的面前仔细的打量他有没有损伤,跪在地上的陈翠花看见张彪赶紧大喊:“张将军,救救我!”

张彪看到朱由栩没有损伤才放下心,听到有人喊他回过头打量了一下惊讶道:“这不是陈妈妈么?你怎么在这?”

朱由栩冷笑着看向张彪:“呵呵,张将军好厉害,这些企图行刺本王的逆贼是不是你张将军的人手?”

张彪惊出一身冷汗扑通跪倒在地使劲磕头:“末将不认识这些人,王爷明鉴,末将对王爷忠心耿耿,绝无二心。”

朱由栩看着张彪血流满面才满意的点点头:“起来吧,这些人谩骂本王,意图行刺,图谋不轨,有可能是建奴的奸细,谭浩,你可要给本王审仔细了,不能放跑一个心怀不轨之人。”

谭浩心领神会的一抱拳:“属下遵命。”

陈翠花和孙老六一听这话冲着朱由栩磕头如捣蒜:“王爷饶命啊。”

谭浩一脸狞笑的就地取材审讯面前的两人,张彪看着谭浩临时起意的刑法心惊肉跳,看着眼前朱由栩一脸陶醉闭目倾听那两人生不如死的惨叫张彪在心里不住告诫自己一定不要让眼前这个像恶魔一样的小王爷把自己列为敌人,不然他一定会用更加残酷的刑罚来对付自己。

过了一会满脸是血的谭浩来到朱由栩面前回报:“他们招了,不止春风阁,京城有名的青楼全部有份行刺王爷,还有大量的侯门勋贵,达官显贵,京城里的富商。”

朱由栩满意的点点头:“写份名单让他们签字画押,张千户,安排一些人手押送这两个逆贼回京送去给骆养性,记住,本王要他们活着到达锦衣卫大牢,如果他们死在半路你就自己看着办把。”

张彪赶紧一抱拳:“末将领命,如果他们死在了半路上末将愿自刎以谢王爷。”

朱由栩说完站起身伸个懒腰:“把这些粮食全都带上,告诉那些难民,跟着本王走就有饭吃,本王也不会要他们的老婆孩子。”

之后一路之上朱由栩故技重施,故意向在路边收购他人子女的人贩子挑衅,再由影龙卫以行刺的罪名就地格杀,钱粮充公,当他到达山海关时他已经顺手除掉了十几波人贩子,处死了上千名趁火打劫的地痞无赖,他的凶名再一次震惊天下。

翼王被刺,天雷震怒,锦衣卫指挥使骆养性被推出午门廷杖五十,限期三日破案,否则锦衣卫自百户起所有人员奉天成仁。

华灯初上。

京师之中。

京师四大青楼之一的春风阁。

虽然京师之外难民流离失所但是这里仍然纸醉金迷,花天酒地,来这里的都是非富即贵,腰缠万贯的富商,朝中的重臣在这里撕下平日里道貌岸然的虚伪,每个人都露出赤裸裸的丑恶,在交杯换筹之间各种见不得光的的交易在这里暗中进行着。

春风阁的老鸨子刘小月站在三楼的栏杆之后看着眼前的繁华笑得合不拢嘴。

正在刘小月得意之时手下的一个打手跌跌撞撞的跑了进来,一路之上撞到了十几名达官显贵和他们怀中的美娇娘,打手就像没看见一样冲到了刘小月的面前慌慌张张的说:“刘妈妈,麻烦大了。”

刘小月恼怒的看着眼前这个打搅了自己好心情的打手:“侯三,慌里慌张的成何体统,你看看你怎么把客人都给撞了,你还想不想要命。”

侯三哭丧着脸:“锦衣卫把外面层层围起来了,外面的兄弟刚想上去说句话就被人家打翻在地全给捆起来了。”

就在侯三说话的功夫一队锦衣卫全副武装的在卓笑全的带领下冲了进来,所有的人都被喝令双手抱头跪在地上,锦衣卫的校尉一间间的把门踹开把里面的露水夫妻一个个光着身子就扔了出来,瞬时间春风阁里哭喊声一片。

一个一脸蛮横的青年只穿了一条短裤被锦衣卫的校尉从二楼扔了下来,他努力的爬了起来,冲到一脸寒霜站在大堂正中的卓笑全面前指着他的鼻子说:“卓笑全,你他妈的敢惹老子,你不过就是皇家养的一条狗,我回去就叫我爷爷向圣上请旨要你们的狗头。。。“

他的话还没说完就被卓笑全狠狠一脚踢在了肚子上,痛苦的捂着肚子爬在了地上。卓笑全脚踩着他的头蹲下一脸冰霜的看着他:“张公子,你爷爷英国公今天都自身难保了你还想上疏要我的头?”

听着卓笑全冰冷的语调张公子心里一惊,挣扎着说:“你们锦衣卫想干什么,你们要造反吗?”

这时刘小月已经来到了卓笑全的面前一脸堆笑:“哎呀,这不是卓爷吗?今天您老人家怎么这么大的排场?是这里的那位姑娘惹您生气了吗?您尽管说,奴家一定替您出气。”说着靠到卓笑全的身边塞了一张银票给卓笑全。

卓笑全看看手里的一百两的银票冷哼一声:“刘老板,你这次的麻烦可大了。”

刘小月赶紧再塞了一张一百两的银票给卓笑全,看着卓笑全的冷笑刘小月狠狠心拿出一千两的银票塞给了卓笑全,看到刘小月如此上道卓笑全脸上的冰霜也溶解了一些:“刘老板,你这次的麻烦大了,就这么点钱可不够。”

刘小月心里气恼之极,但她还是不愿意得罪眼前这帮人:“那卓大人想要多少?”

卓笑全伸出三根指头,刘小月肉痛的说:“三千两,这也太多了吧?”

卓笑全笑了下:“我要的是三十万两。”

刘小月一听蹦了起来:“姓卓的,老娘只是不想惹事,你不要以为老娘好欺负,你也该知道这座春风阁老娘只是管事的,真正的老板是谁吧?你也太狮子大开口了吧?”

卓笑全不以为然的摇摇头:“三十万两买你们春风阁上下老小的命你合算那,我也知道你们春风阁有当朝重臣入股,还有那些勋贵在你们背后撑腰,但是这次他们谁都跑不了,惹得爷不高兴今天血洗了这春风阁。”

刘小月满脸横肉一抖:“你敢。”

卓笑全冲着外面一喊:“把他们给我带进来。”

在锦衣卫大牢里已经被折腾的只剩一口气的孙老六和陈翠花被像死狗一样拖了进来,刘小月仔细看了半天才认出来:“孙老六,陈翠花,你们俩这是怎么了?”

两人的舌头早在锦衣卫大牢里就被割了去了,这时根本说不出话只能眼巴巴的望着刘小月,卓笑全一脸淡然:“刘老板认识这两个人吧?”

刘小月双眼喷火的盯着卓笑全:“卓大人这是什么意思?”

卓笑全微微一笑:“他们行刺翼王殿下,意图谋反,天子震怒,严令锦衣卫三日之内破案,否则奉天成仁,我们奉皇命捉拿乱党,上至皇亲国戚下至贩夫走卒,如有反抗,无需审讯,就地格杀勿论,洛大人严令,宁可错杀一千绝不漏过一人。”

看着卓笑全的微笑刘小月咬着牙:“三十万两就能保我春风阁上下平安吗?”

卓笑全继续微笑:“你还有的选择吗?”

这一幕在这天夜里不停的上演在北京城里的侯门,各位重臣府邸,富商家中。

两天后户部尚书杨涟面对锦衣卫送来的一千多万两白银发呆,再看看坐在自己面前悠然自得的骆养性,喃喃自语:“朱由栩,你说过不再抄家的,你这次还真的没抄家,你改行敲诈了。”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