扫码订阅

从目前大家最关心的房价说,国内房事近期是个观望,且对贷款限制日趋严格。从控制房价方面说,中央在加强对地方投资与土地的限制,还有两个消息值得注意,一就是有朋友说日本加印一万二千亿,第二个消息就是美放风说准备退出宽松。对第一点,小日本趁机捞些损失的心态是他这个国家的民族个性,因核泄露造成的损失目前难以估量,估计是个天文数字,不是央视中某些“专家”吹的接近100亿美元,我估计要比这个多几十倍,而间接影响更加严重。美这种放风,目前是当不了真的。目前世界通涨的祸首就是美的宽松,结果一众有影响的大国一起争先恐后开动印刷机,导致中小国家难以消化,产生连锁反应,群众革命此起彼伏,正是一国宽松,世界遭殃的局面。

而美提出联合国共同干预小日本的核泄露,也是围绕金融转的,从迹象看,黑子因打击利比亚受到国内攻击的原因有以下几个:

一、两党提前为大选准备,黑哥在利比亚开仗的目前无非是提升强力领导形象,捞取政治资本,准备连任,显示美作为西方领导地位的巩固。

二、就是货币宽松的效果目前并不好。提出联合国共同干预小日本的核危机,也是担心小日本借机抽走债券资金,甚至借机实施严厉的货币手段,夺回日本利益,西方整体干预日元下滑,也是这一目的,这与前段时间盖特纳说小日本资金充裕,没必要出售美债券是一致的。我并不同意说是五常分什么小日本利益的说法,联合干预,有一个方面是防止小日本在债券问题上有所行动.

三、黑子受到国内反对的第二个原因就是利比亚开仗不完全符合美的利益原因如下:

1.美在中东非洲的两面手法,使中小国家,对美的双重标准认识更加清晰,这一手法的过度使用,使美在世界的影响力加速下滑。

2.利比亚问题如果处理不好,一旦出现人道灾难,移民问题会突显出来,这部分人很大部分会在***内部消化,少部分会流向欧洲,因此,移民风潮会使中东更加动荡,整体影响美的石油战略,一旦中东之乱因利比亚问题再次难以预测的情况,美的石油美元会受到打击,这不符合石油军火集团的利益.

3.利比亚的军事行动如果开展不顺利,美如果不小心再次陷入第三个泥潭,其它势力借机釜底抽薪,通过各种渠道,加强在中东的影响,中东石油生产国如果出现连锁反应,美会疲于奔命,甚至有崩盘的可能。现在的巴黎,沙特,也门,这些美的培养的“盟友”都存在很大不稳定性,这是有可能发生的.

4.关键是石油国家,许多是什叶派占一半以上,而逊尼派是统治者,这两个教派目前可以通过强势的军事压制,但一旦形成星火燎原之势,美的金融霸权支柱就崩溃了。这是美的利益阶层不愿意看到的,因此,宁愿维持目前,强力的维持目前美的石油核心,才是正着,大家要注意另外两个国家一是突厥,二是波斯,目前在中东非洲之乱受益非浅,一旦策动的叙利亚之乱因不力而出现力量逆转,这股***势力在庞大的资金支持下,是可能会漫延到其余国家,造成整个中东混乱。而他们可通过影响,在巴以间制造紧张,给美制造更大的难题,这种可能是一直存在的。估计这也是盖子先生“脑子进水”说的最大原因,盖子的意思估计是将精力放在维护美最关键的核心利益上。而不是打击利比亚上,因此,目前美将老卡下台作为一个梯子,就可找到答案,而老卡不愧是老油条,提出他下台,将权利交给其子赛义夫,二年后全国大选,也是给自己台阶下。在这种背景下,非洲与阿拉伯联盟的态度就可能会发生微妙的根本性的变化,使军事深度打击处于两难的境地。

四、就是亚洲支点问题,从美外交杂志试探性的文章看,关于湾湾问题,虽是矛盾的说法,但大体是向TG表明,不愿意在目前这个阶段在湾湾问题上招惹,而美匆匆提出联合国干预日本核泄露,原因是担心,一旦日本核泄露加剧危机,向失控的方向发展,美的战略支点日本肯定会严重动摇,从另一个侧面看,TG只所以受到不少网友质疑的对日本援助,也是加强对日本国内的影响,进而削弱美影响,进一步拆除美支点的意图是存在的,美目前的利益是一面四处露风的墙,打击利比亚并不是美的关键利益,而日本支点,石油美元支柱,才是美的核心。联合干预,就是牵制中国的影响,美担心中国的援助直接影响小日本政治格局,美意图就是各大国区同参与,平均稀释TG的影响力上升,还有一层,联合干预,如果控制不好,被人利用,有可能会被人误导向倭寇们仇恨各大国的方向,而中国作为近邻,出现这种局面,中国的前期援助就等于白白的喂了狗打子水漂。

五、从上面的巴铁与印度三哥的消息看,南亚局势的缓和是美精力分散的结果,而这种缓和,是美最不愿意看到的,且不能忍受的局面,一旦南亚缓和,中国西部压力减轻后,中国会抽出一定的力量,展开一定的张力,这个方向就是东海与南海,这更不是美愿意看到的,因此,我看到伦敦40国会争吵的结果,还要再次开,就是一个责任免除,都不想做冤大头,但又不敢轻易放弃。放弃的后果是其它类似国家对这类事件更加不屑,因此,再次开会,就是一个权利与义务,费用分摊的分配。

六、利比亚是欧洲的重中之重,欧洲只要不衰落到无还手之力,绝对不可能放弃利比亚,利比亚是欧洲的门户,美军事打击整体来说是表面维持北约的存在,西方的一体化,但最后收益最大的不是美,前提是欧洲不衰退到无还手之力,而高卢人为什么最先跳出来军事打击?就是显示捍卫欧洲利益的决心。美作为西方的老大,为美的全球战略,也不会在这个问题上再次深化与欧洲的寸步不让矛盾,从交军事指挥权看,除黑子担心国内反对派别的弹劾外,从全局角度,是维护北约的存在价值,显示西方的一体性。

七、两年前,老卡还是美白宫的座上宾,其与美有千丝万缕的关系,这也是美利益集团担心利益受损的因素。估计美的既得利益集团对军事打击问题上对黑子是施加很大压力的。当然还有欧洲利益集团的游说。

最后说一点,我为什么一直强调西方在面对西方价值观衰落问题上,是个集体作为的形式?从小日本地震与核泄露来看,充分暴露子网这一点。1986年前苏联切尔诺贝利核泄露事件中,当时西方是从整体体制上抹黑苏联的,而现在小日本发生核泄露,没有一家西方媒体从体制上质疑,这就是西方伪民主自由最虚伪的地方,媒体霸权,双重标准,军事霸权也是双重标准,经济制裁不听话的国家,是经济霸权行为。中国各媒体,有的做的很好,我对央视的报道反而感觉有些郁闷,为什么不从体制上也说说呢。有个网友写的《我们都让TG宠坏了》,是很给力的文章,应该发扬这方面,让广大国民看到西方体制的自然属性。

--------------------------------------------------------------------------------------

《我们都让TG宠坏了》

当我们面临着地震、洪水灾害的时候,我们习惯性地眺望天际,我们知道,那里一定会出现如潮的红旗,上面写着“攻坚第一团”、“上甘岭英雄连”之类的字样。每当看到这些红旗,我们就踏实了:解放军来了,一切都会好的。

当我们因为雪灾被困在路上,甚至因为一个莫名其妙的谣言而买不到盐,我们会心平气和地等待,因为我们知道,政府不会坐视不管的,事情很快就会解决。

我们习惯于总理总是出现在最危险的地方,我们习惯于一方有难八方支援,我们习惯于在遇到任何一点不顺利的时候下意识地问道:TMD,当官的哪去了,怎么还不来!

我们习惯于这一切,因为几十年我们就是这样走过来的,政府就该干这些事,百姓出了事就该由政府罩着——这是我们从来不需要思考其理由的事情。

直到有一天,我们的邻居发生地震了,发生海啸了,发生核泄漏了,我们才知道,原来我们习惯的一切,在其他地方并非如此:

我们第一次知道,原来国家领导人在灾难发生的时候并不总是要去第一线的,他可以坐在首都不断地说着“大丈夫大丈夫”,充其量来几个90度鞠躬以示自己关心灾民。

我们第一次知道,原来军队并不总是冲锋在前、舍生忘死的,他们可以穿着厚厚的防护服,如闲庭漫步一般在灾区游荡一圈,与其说是救灾,不如说是看笑话。

我们第一次知道,灾民原来是需要自己拣木柴取暖的,他们在被冲毁的房屋中寻找幸存的食物,没有人给他们空投方便面,76岁的老人甚至于想多要一床御寒的被子都会被拒绝。

我们第一次知道,血原来并不总是浓于水的,50多万灾民缺吃少穿的时候,近在咫尺的同胞没有人当志愿者去灾区送物资,更不用提成都广场上那种排成长龙的献血队伍。

我们第一次知道,信息透明的含义就是每两个小时召开一次新闻发布会,不断地告诉大家核电站不会有事,哪怕话音未落又是一声爆响。

我们第一次知道,军队国家化的本质就是军队不再属于人民,也无需再谈什么为人民服务,士兵都成了拿工资的政府雇员,最危险的时候他们逃跑的速度比任何人都快。

我们第一次知道,民主政府在灾难来临的时候谈论得最多的是支持率又上升了几个百分点,那些嗷嗷待哺的灾民既然对于选票毫无价值,那么在官员心目中也就同样毫无价值。

我们曾经抱怨过救灾帐篷采购的价格高于市场的最低价,从而怀疑其中有官员的腐败。

我们曾经批评过满身泥浆的封疆大吏接受记者采访时居然露出笑容,这是对遇难者的不敬。

我们曾经因为救灾官员与志愿者发生冲突而口诛笔伐,勒令他赔礼道歉。

我们曾经因为这点点滴滴似乎很不起眼的缺陷而反思我们的体制、借鉴别人的经验、高呼“我们和别人差得很远”!

……

直到这一天,我们才知道,原来,我们真的被TG宠坏了

发表评论
发表评论

网友评论仅供其表达个人看法,并不表明铁血立场。

全部评论
加载更多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加载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