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7262.html


话音刚落,密密麻麻的枪声同时从窗户外面传了过来。屋内众人脸色齐齐大变,刘猛率先迅速闪到窗户门口,掀起一个窗帘角朝着外面看了过去。

三层楼下的操场里不知何时停放了两辆车,一辆军用越野,一辆民用吉普。而此时靠在车的一旁正有几名不太清楚身份的人员手里握着大口径步枪不时扫射起来,其中两名似乎穿着某部的野站军军装,还有两名手里握着手枪明显十分害怕的有一个没一个的打出几枪。另外还有一名年纪不大的清秀男生身后站着两三个学生样子的女中学生正躲在车里吓得大声尖叫。

四下的感染者越聚越多,距离他们也越来越近,形势十分危急。

刘猛回头看了一眼亟不可待的吴队长正挣扎着准备试着站起来往这边走动,语气略显急迫的说道:“外面还有幸存者……说吧,救不救……”

吴队长一愣,有点犹豫的说道:“什么人?”

刘队长插嘴道:“看样子……有学生,还有军人、警察……还有一个平民……”

吴队长又是一怔,下意识的问道:“军人?哪个分部的?”

吕上尉仔细的又看了一眼:“看军装,似乎像是……像是陆军野战部队的……不对,怎么越看越像我的兵……”说着,就一把拽过刘队长不知从哪里捎来的一个军用望远镜仔细又看了起来,不时喃喃道:“徽章是猎鹰标志……不错,就是我的兵!”

吴队长也禁不住臭骂道:“看来,也不用商讨了……这次是非救不可了!”

吕上尉略显一笑,又想到某些问题又语气担心起来:“那你……我说老吴,我们去了你怎么办……”

这一句话说出来众人又是一怔,吴队长又明显很不服气的臭骂:“怎么,还怕我走不了么……别忘了,我进特种训练大队的时候你小子还是个列兵呢……”说完,一只手扶住一旁的茶几用力站了起来,却终归是因为地板有些略滑,茶几经受不住压力滑翻了过去,吴队长也差点翻倒在地,被一旁机智的刘队长连忙扶住。翻倒的茶几几个翻滚又碰倒在一旁桌子边上的几个茶杯,瞬间同时落地,霹雳巴拉清脆的声音瞬间大作。

以此同时,外面立即传来嘈杂的脚步声和不规整的哄乱和撕叫声。刘猛和吕上尉脸色再次大变,几乎同时说道:“他们来了……不行,人数太多……我怕这门支撑不了多久了……”

没有过多的招呼,刘猛看准一块窗户狠狠地拿起倒落在地上的茶几砸了过去,玻璃碎后,吕上尉也很配合的背起站立不稳的吴队长,还不忘苦笑的臭骂:“你小子,惹麻烦了吧,早就跟你说过别老是逞能……嘿嘿,这下不是咱们去救他们了,是靠他们救咱们了……”

吴队长此时也是老脸微红,默不作声的乖乖呆在他的背上。与此同时刘猛迅速扯下床上的被单被罩连带着窗户上的一大块窗帘,像扭麻花一样和刘队长扭成一根绳子,然后绑在窗户边上的一个医护仪器的卡角的地方,用手使劲拽了拽,同时说道:“刘队长先过,老吕背着老吴再过,我断后……下去之后先隐蔽在一旁,千万不可贸然靠近他们……”说完,他拿起一跨上的手枪上膛:“时间不等人……快点!”

吕上尉有点担心的还想说些什么,却还是没有废话扯过一旁的刘队长让他率先通过。

屋外的感染者越来越多,如果压力一旦达到一个点隔离室的大门必定会被冲破。而此时大门已经有些摇晃,门锁的地方已经因为压力过大而出现了裂纹,刘队长已经到达了地面,吕上尉又拉了拉临时制作的绳索,在手上缠了一圈慢慢顺着墙壁滑落下去。而粗布床单所扭制而成的麻绳却终于因为不太结实在吕上尉刚到大二楼的时候就“呲”的一声撕开了一小段。吕上尉有些小心的放慢速度继续滑降。

门锁的地方裂痕越来越大,终于一声巨响,整扇大门从顶端到侧边直接倒地,十几个感染者一时哄倒在地上,身后密密麻麻的跟着一大群模样恐怖的感染者正前赴后继的朝着这边涌来。

刘猛也有些惊错的顺手抄起一旁的桌子双手发力狠狠地扔了过去,瞬间又撞到一大片,本来不大的加护病房此时已经涌进来的几十名感染者。刘猛一步步的后退,手中的手枪连续发射,又抽空回头看看即将落地的吕上尉,又看了看不太陡峭的医院建筑墙壁。一个狠心试着抓起一旁的钢筋防护网跳了下去,到达二楼的时候惯性的是大腿弯曲下来又再次起跳踩到一个极小或许是因为建造着房屋时留下来的墙壁凹洞,身体以一个极为不雅的姿态让后背翻滚着倒在地上,略微闷哼几声就挣扎着起来低喝道:“快走!”

一旁的吕上尉和吴队长连带着刘大队一起脸色怪异的看着刘猛,他们知道,特种分队一般情况下都有爬墙这方面的训练,但像这种如此陡峭和平滑的墙壁还是十多米的距离,还自认没有本事如此顺利落下。当下也顾不上感慨,都十分配合的躲进一边的绿叶藤里……

此时远处的那几名幸存者明显已经处于劣势,不时传来几声大声呼喊的声音和几声粗鲁的臭骂。感染者的包围圈越来越小,周围还有一大片数不尽的感染者不断涌了过来。

刘猛看了一眼现场的困境,正在焦急的片刻无意看见感染群后十几米远的地方停放着一辆小型的运油车,此时脑子闪过一个极为冒险的方法。沉思片刻再也忍不住说道:“听着,我去开那辆运油车,等我把感染者引过去之后你们一起朝着他们跑过去……”

“不行……那你怎么办。”吕上尉说道。

刘猛微微一笑,拍拍吕上尉的肩膀:“放心吧……我会注意。”说完,没等吴队长和吕上尉反应过来就低着身子朝着那辆运油车狂奔了过去。周围的感染者似乎一致把目标对象那几名弹尽粮绝的幸存者,对刘猛对刘猛似乎并未发现。一分钟后,刘猛顺利登上那辆运油车,检查完操作台的正常之后,向这边打了一个ok的手势。他刚想放下一口气时,身后突然传来一阵让人发寒地厚重的呼吸声,紧接着,一双血淋淋的大手狠狠地抓住他的脖子,接着,一个没有下巴的怪物滴着涎水正准备把牙齿伸向他的咽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