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水浒》武松穿“海盗装” 打老虎用匕首



新《水浒》中:换上“海盗装”变潮人 打老虎用匕首


与老版《水浒》中武松的决绝,甚至无情不同,陈龙在新《水浒》中饰演的武松添了几丝柔情,近了几分人情——造型上,原著中武松“一双眼光射寒星,两弯眉浑如刷漆”,新《水浒》中,陈龙体态相对瘦削,“海盗式”的新潮装扮,英气十足的面容,显得时尚,柔情。但在武松的动作设计上,有网友质疑,“武松打虎怎么能用匕首”?近日,陈龙接受了本报记者的专访。在回应网友的质疑时,陈龙称:“武松给老虎致命一击的时候靠的还是他的拳头。”据悉,新《水浒》将于4月6日在广东电视珠江频道播出。 文/本报记者 莫斯其格


造型


“加勒比海盗版”?


“每个年代的审美观念都不一样,做出的设计也都不一样,如果我现在还沿用上世纪80年代的形象,那么造型师就很容易被人认为是偷懒没干活”


广州日报:在没看到电视剧之前,大家肯定先根据造型、剧照来判断你跟他们心目中的武松像不像。你对这个版本的武松造型满意吗?之前几个版本中武松的造型,范阳笠和毡帽不见了,英雄巾也不见了,只变成了现在这样一个红布裹头,你觉得这个形象符合你心目中的武松吗?对于网上称之为“加勒比海盗版”武松,你怎么看?


陈龙:哈哈哈,海盗版武松?我对这个造型很满意啊,也算是符合我自己心目中的标准吧。而且关于造型的问题,我觉得自己基本上就是造型师手中的道具。毕竟我是演员,不是导演,更不是专业的造型师,所以我只能选择相信导演的眼光。而且那个红布裹头的形象也不过就是一个开场造型,后来就换掉了,大家没必要就这么一个细节揪住不放吧?


关于这个造型和以前大家习惯的武松,和小说上描述的武松造型之间的差异,我也承认这和传统观念中的武松不太一样。但当年拍《武松》的时候,是上世纪80年代,拍《水浒传》的时候,是上世纪90年代,每个年代的审美观念都不一样,做出的设计也都不一样,如果我现在还沿用上世纪80年代的形象,那么造型师就很容易被人认为是偷懒没干活,我们只能根据当下的审美趣味对武松进行一些改造,进行一些创新。


广州日报:有没有留意到有人说你的扮相太瘦削?


陈龙:老版武松凛凛身躯、表情冷酷,因此就会有人说我的体态相对瘦削。但我已经努力往大家理想中的武松靠拢了,在装扮上也刻意带点时尚的味道。


演技


被网友骂得不想上网?


“从选角的时候开始,武松这个角色就没断了反对的声音,我也不去解释,我想通过电视剧的播出,通过观众的眼睛来证明自己的选择没有错。”


广州日报:当时剧组选演员的时候,你的竞争对手多吗?知道为什么选中你了吗?


陈龙:当然多!这可是武松啊,有多少男演员想演的角色啊。我定妆时倒是非常迅速,但在那前后,依然还是每天至少有五六十个人传资料到剧组,号称来应聘这个角色,而我到现在为止都不知道自己是怎么被导演选中的。如果早几年,你就算让我演我都得打退堂鼓。因为我觉得自己的时机未到,演技,对人物的揣摩,各种东西都不够成熟,没有沉淀。这是个量变到质变的过程。如果没准备好,就算给我这个机会,我觉得我也没法抓住它。但幸运的是,遇到这个角色的时候,我准备好了。


从选角的时候开始,武松这个角色就没断了反对的声音,我也不去解释,我想通过电视剧的播出,通过观众的眼睛来证明自己的选择没有错。我也上网,我也看过很多网友对我的评价。当然,刚开始导演发布让我来演的消息时,网友们那叫一个骂呀,弄得我根本都不想上网了,怕影响自己的情绪。因为现在是网络文化发达的时代,这种文化的特征就是你在网上的评价,不需要负太大的责任。所以,想明白这点,我就坦然了。


广州日报:相比于以前几个版本的武松,比如大家公认为经典的祝延平版,或者说公认有点单薄的96版,你觉得自己的优势和劣势都在哪里?


陈龙:我觉得我的版本和之前那几个经典版本,基本上没什么可比性。因为这三部关于武松的作品都是各自时代的经典,也没必要相互去比较。对我而言,影响最深的是祝延平版,我从小就看过,而且至少看过十几遍,当年感觉这才是真正的英雄豪杰啊。事实上我从没想过,有朝一日自己居然也能去演武松。我是抱着学习的态度来看之前的那些版本的。如果说我的优势,我觉得是我这个版本容量比较大,毕竟80多集嘛,其中关于我的戏起码也有十四五集了,有足够的空间和时间来让我把人物刻画得更加细腻。


广州日报:在采访其他人的时候,大家都避谈关于之前的版本,好像都怕被之前的版本给影响到,也怕看过前辈的表演之后压力太大。你为什么会把这么多版本都找来看?


陈龙:说实话,能演武松这样一个角色,要说没压力那绝对是骗人的,这个角色出来之后,出现争议也是早已预料到的。


关于武松的故事,很多人闭着眼睛都能说出来,大家对这个形象都很熟悉,你想偷懒都不可能的。所以,我必须得去把之前的版本都拿来看一遍,这样才能比较出不同的人演绎同一个角色和故事时,他们之间的差别。知道怎样形成差别了,我才容易去形成自己的风格。


角色


叔嫂情有没有?


“我们拍的是新《水浒》,又不是《金瓶梅》!剧里武松跟潘金莲单独在一起的戏是比以前多了……但在武松这边,绝对没有什么‘叔嫂情’的想法。”


广州日报:之前在接受采访时,你曾说武松对于武大郎的感情,是“把他当弟弟来保护”,但众所周知,武大郎是武松的哥哥。你觉得这种理解符合原著吗?


陈龙:这是我个人的理解。在《新水浒》里,编剧把武大郎的家庭戏加得比较重,这样能更好展现武松心理的变化。


武松刚出场的时候,还显得有点孩子气,他见到哥哥,感受到家庭温暖,这个时候的武松不可能还是酷哥,因此有了很多生活化的细节。比如说他跟哥哥说打虎的经过,练醉拳给哥哥看,都是因为兄弟见面所带来的一个放松、兴奋的状态。也正因如此,后来武松才会那么恨潘金莲——他就这么一个哥哥,却被潘金莲杀了,潘金莲破坏了他的梦,梦里本来是幸福美满的一家人。


至于武松心里对武大郎的感情,我的理解是他总觉得武大郎该是弱势的、受保护的,因此他以为自己在谋取一官半职后就能做到保护哥哥。


广州日报:目前大家争议最大的是他和潘金莲之间的关系。导演说,叔嫂情可以有,但编剧却说,这个在他改编的时候,真没有。在你看来,是否应该有这样的桥段?


陈龙:我觉得提出什么“叔嫂情”的观众一定是没有好好看这部电视剧,只挑那么几场挑逗戏来说事。


按照武松的想法,潘金莲无论怎么对他,他都是按照“嫂嫂关心我”那样接受的,从来没想到她有其他想法。剧里,只要两人稍微有点肢体接触,武松也是马上反对的,完全不像大家想的那样——我们拍的是新《水浒》,又不是《金瓶梅》!


不过我也承认,经过改编后,剧里武松跟潘金莲单独在一起的戏是比以前多了,而且他还替哥哥带了个簪子回去送给潘金莲,引起了她的误会。但在武松这边,绝对没有什么“叔嫂情”的想法。


桥段


打虎跟真老虎搏斗?


“那前后过程只有几分钟,但那几分钟太难熬了,我身上什么保护措施都没有,也就只上了一份保险。我当时想,万一老虎真动怒了,谁也救不了我。”


广州日报:在原著中,行者武松占据的篇幅很大,而且故事非常多。但在新版本里,武松的故事很多却被篡改了,比如最经典的“武松打虎”,在新《水浒》里变成了武松用匕首把老虎给杀了。这是编剧这样写的,还是导演给改动成这样的?你觉得这样改动原著是否会弱化小说中武松的那种神武形象?


陈龙:我觉得作为《水浒》的编剧是很难的,因为这个东西大家太熟悉了,所以你要是把故事改动多了,大家会骂你瞎改,你要是完全忠实于原著,大家又会骂你没创新,就是左右为难。


我也知道这次我的版本肯定会遭遇到一些意见,我的态度是,对于真的批评意见我也会接受,但无中生有的批评和谩骂我不接受。我承认,当时演的时候,身上的确是有一把匕首。设计剧情的时候我们更注重合理性——武松身上本来就带有匕首,如果他当时不用的话,就像士兵身上有枪却不用一样奇怪。当然了,武松给老虎致命一击的时候靠的还是他的拳头。


广州日报:听说拍摄的时候你要跟一只真老虎搏斗?


陈龙:我再也不会进它的笼子里了,想起来都怕。刚进组的时候他们就跟我说武松得跟真老虎打,我还没当一回事。结果他们说的是真的!快开拍的时候我一直跟老虎聊天,问它:你吃饭了吗?就是想跟它熟悉熟悉。我问驯兽师,它不喜欢什么,驯兽师说,除了红色不喜欢,其他没问题。可是,我的头巾、裤子都是红色的。我当时一听就心虚了。哥几个都鼓励我,给我壮胆啥的,可是却拿着电脑给我看《老虎咬驯兽师》之类的新闻,太不仗义了!而且,当时其他人都不肯陪我进笼子里,连化妆师都躲得远远的,我只好一个人抖着腿走了进去。驯兽师在旁边吸引老虎的注意,我也只好装淡定。


实拍的时候,我也没敢真打到它,只是看上去用力而已。说实话,那前后过程只有几分钟,但那几分钟太难熬了,我身上什么保护措施都没有,也就只上了一份保险。我当时想,万一老虎真动怒了,谁也救不了我。拍完之后,还好导演没让我重来,我赶紧给妈妈打电话,老人家听了还真吓到了。


广州日报:观众都知道武松武艺高强,但你好像没有什么武功的底子,在片中那么多打斗场面是否能适应过来?


陈龙:虽然没有什么武功底子,但我拍了不少古装戏,多多少少都会点架势。对于武松来说,“醉打蒋门神”是很重要的一个段落,演这场戏的时候我得打醉拳,可是我没学过,后来就找了一个老师陪我进组,天天学,天天练,至少学到了醉拳的大体感觉。拍摄那天我喝了两罐啤酒,还真管用,半醉半醒的感觉让我自信心爆棚,而且导演也说我眼神迷离,状态不错,简直不用化妆。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