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1.04.02 08:58 am


臺灣南投市懸旗驅夜鷹 國共對街開戰

南投市台商陳同烈在屋頂掛出五星旗驅夜鷹,對街退休的鄧姓公務員則拿出青天白日國旗「反制」(畫面右下方)。


南投縣南投市千秋路正上演一場「國共」懸旗互別苗頭的驅鳥戰,兩名主角,一是高懸五星旗的台商,一為高掛青天白日國旗的退休公務員,兩人是對街鄰居,對陣十多天,驅鳥效果難分軒輊,幸好仍是好厝邊(好鄰居)。


掀起兩岸「國旗」驅鳥戰火的台商陳同烈,曾任里長,對懸旗驅鳥戰火延燒至今,他笑說「非關政治,但始料未及。」退休的鄧姓公務員回敬「我插青天白日旗,理所當然;他插五星旗,太招搖了。」


紅旗驅鳥 我試試


陳同烈表示,以前養過鴿子,發現紅色旗幟可驅鳥,自己常往來兩岸,家裡有七、八支五星旗。半個月前,住處外不時有夜鷹盤旋,「呱!呱!呱!」吵得讓人受不了。


他隨手抓起一支五星旗,到三樓屋頂揮舞,果然夜鷹就不敢過來,「但揮旗驅鳥太辛苦了!」他為了省力,乾脆在三樓頂豎立旗竿,插上五星旗,「沒有其他用意啦!」


夜鷹過街 我也掛


陳同烈懸掛五星旗驅鳥後,夜鷹果真少了,自己一夜好眠,夜鷹卻移往對街附近人家屋頂呱呱叫,鄧姓男子曾為此向陳抱怨,「你沒事插五星旗把夜鷹趕到我家來。」


鄧姓男子家裡沒五星旗,只有青天白日滿地紅的國旗,不甘示弱,日前也在自家屋頂插上一面國旗。


民眾耳語 吵架嗎


「咦?怎一邊掛國旗,一邊是五星旗?」民眾走過千秋路,抬頭一看,怪怪的。「『阿烈仔』你是跟鄰人吵架嗎?若不是「國共競爭」,怎會相互插旗別苗頭?」


「阮是『好厝邊』,國共合作一起來驅鳥。」陳同烈說,他屋頂插五星旗是湊巧,「老鄧一輩子當公務員,當然要插青天白日旗。」


其實,鄧姓男子和陳同烈是老鄰居,兩人都愛騎單車,陳是活力自行車隊長,鄧是隊員,雙方插旗對抗十多天後,現在常在晚飯後,一起在門口抬頭仰望,「嗯,國共合作聯手驅鳥的功效不錯。」


學者懷疑是巧合


但國立屏東科技大學野生動物保育研究所長孫元勳指出,插紅旗驅夜鷹恐怕只是巧合。公夜鷹通常為求偶或守護領域才會狂叫,現在幼鳥陸續孵化,自然就少呱呱叫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