臺灣南投市懸旗驅夜鷹 國共對街開戰

2011.04.02 08:58 am


臺灣南投市懸旗驅夜鷹 國共對街開戰

南投市台商陳同烈在屋頂掛出五星旗驅夜鷹,對街退休的鄧姓公務員則拿出青天白日國旗「反制」(畫面右下方)。


南投縣南投市千秋路正上演一場「國共」懸旗互別苗頭的驅鳥戰,兩名主角,一是高懸五星旗的台商,一為高掛青天白日國旗的退休公務員,兩人是對街鄰居,對陣十多天,驅鳥效果難分軒輊,幸好仍是好厝邊(好鄰居)。


掀起兩岸「國旗」驅鳥戰火的台商陳同烈,曾任里長,對懸旗驅鳥戰火延燒至今,他笑說「非關政治,但始料未及。」退休的鄧姓公務員回敬「我插青天白日旗,理所當然;他插五星旗,太招搖了。」


紅旗驅鳥 我試試


陳同烈表示,以前養過鴿子,發現紅色旗幟可驅鳥,自己常往來兩岸,家裡有七、八支五星旗。半個月前,住處外不時有夜鷹盤旋,「呱!呱!呱!」吵得讓人受不了。


他隨手抓起一支五星旗,到三樓屋頂揮舞,果然夜鷹就不敢過來,「但揮旗驅鳥太辛苦了!」他為了省力,乾脆在三樓頂豎立旗竿,插上五星旗,「沒有其他用意啦!」


夜鷹過街 我也掛


陳同烈懸掛五星旗驅鳥後,夜鷹果真少了,自己一夜好眠,夜鷹卻移往對街附近人家屋頂呱呱叫,鄧姓男子曾為此向陳抱怨,「你沒事插五星旗把夜鷹趕到我家來。」


鄧姓男子家裡沒五星旗,只有青天白日滿地紅的國旗,不甘示弱,日前也在自家屋頂插上一面國旗。


民眾耳語 吵架嗎


「咦?怎一邊掛國旗,一邊是五星旗?」民眾走過千秋路,抬頭一看,怪怪的。「『阿烈仔』你是跟鄰人吵架嗎?若不是「國共競爭」,怎會相互插旗別苗頭?」


「阮是『好厝邊』,國共合作一起來驅鳥。」陳同烈說,他屋頂插五星旗是湊巧,「老鄧一輩子當公務員,當然要插青天白日旗。」


其實,鄧姓男子和陳同烈是老鄰居,兩人都愛騎單車,陳是活力自行車隊長,鄧是隊員,雙方插旗對抗十多天後,現在常在晚飯後,一起在門口抬頭仰望,「嗯,國共合作聯手驅鳥的功效不錯。」


學者懷疑是巧合


但國立屏東科技大學野生動物保育研究所長孫元勳指出,插紅旗驅夜鷹恐怕只是巧合。公夜鷹通常為求偶或守護領域才會狂叫,現在幼鳥陸續孵化,自然就少呱呱叫了。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热门评论

应该是联合推翻封建制度。估计发言者也是为了合辙押韵才这样说的,不会有其他意思。

本文内容于 2011/4/3 15:01:20 被小编a10编辑

 以下是引用和平中的杀机 在第19楼的发言:
 以下是引用老息 在第16楼的发言:
 以下是引用maxzs 在第9楼的发言:
在我们这谁敢插青天白日旗?

记得上世纪九十年代初的时候,在咱重庆拍《重庆谈判》电影,较场口一条街上全插的是青天白日旗,而且插了好几天,也没见哪个人被警察抓。

我们学校的礼堂就有

只要不插膏药旗 我想别的什么旗子 别人应该不过问的

台湾的民主自由有时候确实挺有意思的,有两个同志家里有钱,去年去了台湾旅游,回来大夸台湾人素质高,有礼貌讲人情,总之就是好。你要看政论节目,就会发现台湾政治表面上泾渭分明,为一己纷争大打出手的也不在少数,不过私底下蓝绿之间通家之好的很多,为了某些利益互相合作的更是不少。2008大选时,蓝绿互斗最严重的时候,蓝绿人士互通消息的也有。大骂大陆然后再跑到大陆挣钱的更是多不可数。单纯的看某一件事,很难把台湾看个清楚

77楼shitson

我擦,太极本身就是我们发明的,我们不埋怨棒子都便宜他们了。

本文内容于 2011/4/3 15:01:45 被小编a10编辑

 以下是引用millermyx 在第65楼的发言:
请湾湾把抢运到台湾省属于大陆人民的黄金还给俺们.利息就免了!!!!!

一两约为1.32盎司,国民党搬了375万两,也就是大约495万盎司的黄金跑人,依现价1429.9美刀/1金衡盎司计算,台湾要还70亿7800万美元给中国大陆。

这个数字不小,不过如果跟考虑到中国一年作多少生意赚多少钱,台湾也不至于还不出来。

不过更大的问题是,这钱是国民党捲跑的,主要用途是用于发放跟国民党跑路的两百万军队与公务员官僚的薪资。而且依照当时中央银行的报告,375万两在韩战爆发前已经花到只剩五十万两,要不是美国开始美援台湾,国民党肯定要大破产,共产党可以不战而屈人之兵。因此要还,傻愤应该是去找吴伯雄连战马英九要,关台湾人屁事呢?!


其实我也主张把台北故宫文物还回去北京,那本来就是中国人民的财富。不过还回去这动作本身就具有高度的政治意涵。说真的台湾要还黄金跟故宫文物,共产党不一定就乐意接。


更多精彩内容

新闻阅读排行

热门图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