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7363.html


“开慧之死,我毛泽之百身莫赎啊!”

毛岸龙早已在两年前因病死在了上海的广慈医院……



1931年4月20日,毛泽东指挥东路军占领漳州。

次日,毛泽东在漳州主持召开师以上干部会议,讨论下一次与敌军作战的行动计划。

会议进程中,毛泽东得到了派往长沙侦察敌情的人员送回来的确切消息:杨开慧已于1930年11月14日被敌人杀害于长沙的郊外刑场,牺牲前表现得大义凛然、宁死不屈;三个孩子岸英、岸青和岸龙已经被地下党人转移去了上海……

惊闻噩耗,毛泽东止不住热泪纵横——他痛苦,他悲愤,他追悔,他懊恼,一连两天两夜没吃一口饭,没合一下眼睛,他又一次严重地失眠了。

面对纷繁复杂的军情敌情、国事家事,再加上生活条件的艰苦和长期战争环境的折磨,毛泽东竟一病不起。

中央决定毛泽东暂时离开部队到长汀老古井休养所去休息。在休养所,毛泽东凄楚地对守候在他身边的贺子珍说:“开慧之死,我毛润之百身莫赎啊!”

贺子珍是很敬仰杨开慧的,这时她也不由得垂泪说:“霞姐是我们党的好女儿,只是死得太惨了,我真想替她去死,换她回来……”

“莫讲傻话了!”毛泽东无可奈何地长叹说,“要革命,总会有牺牲……”

贺子珍则恨恨地说:“这个国民党政府,真是太残忍了!我们非要把他们打倒不可,不然人民永远没得好日子过!”

在休养所,毛泽东久久缅怀杨开慧生前的一切,挂念他们的三个孩子。一连几天,毛泽东倚在竹床的床头一次又一次在纸上书写汉代的一首乐府民歌《上邪》,用以表达和抒发他对杨开慧的不尽思念:


上邪!我欲与君相知,长命无绝衰。山无陵,江水为竭,冬雷震震,夏雨雪,天地合,乃敢与君绝!


1932年6月,蒋介石又纠集了63万兵力,向共产党的革命根据地发起了第四次“围剿”。

7月,毛泽东向苏区中央局提出建议:红军北上应先打敌人守备薄弱的乐安、宜黄等地,扫清北上的道路,打通与赣东北的联系,并且提出自己的病情已见好转,在这大战在即的紧要关头,他要求回到部队去。

7月下旬,苏区中央局书记周恩来连续两次提议毛泽东可以回到红军的队伍中来,并由毛泽东继续担任红一方面军的总政委。

8月上旬,苏区中央局接受了周恩来的提议,任命毛泽东为红一方面军的总政委,并下达了展开乐安、宜黄战役的训令。同时决定,在前方由周恩来、毛泽东等人组成最高军事会议,负责处理前方的行动方针和作战计划。

8月17日至23日,在毛泽东、周恩来等人的指挥下,红一方面军连续攻克乐安、宜黄、南丰三城,使中央根据地得到巩固和扩大。

8月下旬,根据敌情变化,红一方面军最高军事会议改变计划,命令部队撤退到有利地形休整,但临时中央和苏区中央局却一再催促红一方面军继续向北威胁南昌。双方在作战方针上发生了明显分歧。

进入9月,毛泽东、周恩来等人复电湘鄂西中央分局,指出湘鄂西红军应尽快摆脱困境,设法突出重围,集中力量趁机打击敌人,不要分散与持久硬打。然而,湘鄂西中央分局没有采纳毛泽东等人的这个正确意见,结果在第四次反“围剿”中遭受了严重损失。

9月13日至14日,在敌人的重兵“围剿”下,鄂豫皖中央分局书记张国焘惊慌失措,连电苏区中央局告急求援。毛泽东等接到苏区中央局转来的电报后,复电要求红四方面军迅速、果断、秘密、机动地各个击破敌人。然而张国焘并不贯彻这一指示,结果未能打破敌人的第四次“围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