毛泽东和他的儿女们 第一篇 投身革命 4.我在这里做买卖,赚了钱,生意兴隆 2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7363.html


秋风萧瑟,又是子规啼月之时,茅坪村上攀龙书院八角楼里依然亮着灯光。暗淡的桐油灯下,毛泽东提笔给妻子写信——前几天,他在给中央写信时,下笔千言,洋洋洒洒,一写就是十几页纸;现在,他要给妻子写信,可握笔在手,却不知该如何写起。楼外的秋风阵阵,吹打得丛林和竹叶“哗哗”作响;山间的杜鹃声声啼叫,山林一片凄凉。

此时此刻,毛泽东想起了唐代大诗人杜甫的一首五言律诗:


戍鼓断人行,边秋一雁声。

露从今夜白,月是故乡明。

有弟皆分散,无家问死生。

寄书长不达,况乃未休兵。


又想起了南唐冯延巳所作《浣溪沙》中的的两首词句:


醉忆春山独倚楼,远山回合暮云收。

波间隐隐仞归舟。

早是出门长带月,可堪分袂又经秋。

晚风斜日不胜愁。


转烛飘蓬一梦归,欲寻陈迹怅人非。

天教心愿与身违。

待月池台空逝水,荫花楼阁漫斜晖。

登临不惜更沾衣。


最后,他终于用暗语给杨开慧写了一信,大意是“我在这里做买卖,赚了钱,生意兴隆”,而且提到了自己的脚伤,“一时不便回去探望”……

11月,长沙城里城外的传说更厉害了——“毛泽东是共产党”、“毛泽东是湘潭暴动的领头人”、“省府贴了告示,说是要捉拿毛泽东”……这些传闻传到杨开慧的耳朵里,她认为多半是真的,觉得自己不能再在娘家待下去了,得尽快带着孩子们转移……

又一个月过去了,转眼到了年末。

在长沙板仓,化装成农妇的杨开慧正领着儿子在田野间挖野菜。她一手抱着二儿子岸青,嘴里招呼着满地跑着寻找野菜的岸英,一手挽着个破旧的竹篮子在四下里寻觅着可以吃的野菜……

“妈妈,我又挖到了一些!”小岸英手上抓着一大把野菜跑回到妈妈身边,将野菜放进篮子内,又要跑去继续挖,被妈妈叫住了:“好伢子,今日我们不挖了。”

小岸英看看天色说:“妈妈,再挖些吧,天还早……”

杨开慧抬手指向空中的云朵说:“怕是要下雨了,我们不挖了。”

秋风萧瑟,夕阳西下。一阵寒风吹来,天空中真的下起了雨。飘飘洒洒的冷雨浇打在母子三人的身上,杨开慧带着两个孩子急步离开田野,沿着一条清冷的小路走到一间破旧的农舍前,停住了脚步。杨开慧机警地四顾,见无人跟踪,这才领着孩子走了进去。

房舍内,一位叫陈玉英的大嫂抱着毛岸龙正在烧水煮饭。陈玉英是来给杨开慧看孩子的,夫家姓刘,她也是几次见过毛泽东的板仓乡里人。杨开慧放下竹篮在一个矮凳上坐下来,怀抱岸青,对前来看望她的几户农民说:“革命失败是暂时的,穷人的苦日子也是暂时的。将来,我们一定会夺得最后的胜利!”

一位农民点头说:“霞姑,我们也挂念毛泽东,他现在安全么?有信来么?”

杨开慧凄楚地一笑,然后说:“是有信来。不过信上没说什么,只说他的‘生意兴隆’,像是打了些胜仗,已经找到了落脚的地方,只是,他的脚好像受了伤,信上说他的脚正跛着……”

又有人说:“那得抓紧治啊,冬天不容易好哩!”

“我想他会治的。”杨开慧安慰众人说,“只要有武装,就好办事了。”

几户农民渐渐高兴起来,有人轻声问:“有枪杆子啦?”

还有人问:“占了地盘啦?”

杨开慧微笑着点了点头……

一位农民依然显得很担忧:“霞姑,我也听人说毛委员在井冈山,力量越来越大,这是好事。可是,现在我们这里的风声越来越紧,反动派更没得人性了,你和伢子们要千万小心,再找个地方躲一躲才好。”

杨开慧安慰大家说:“谢谢乡亲们对我这么关心,我想,我没有犯罪,不怕他们抓我。”

另一位农民关切地说:“板仓已经贴出布告了,是昨日贴出来的,要通缉毛泽东,你们母子还是躲一下吧!板仓也有坏人,不可不防啊!”

杨开慧答应道:“我会注意的。”

有人提议:“干脆去井冈山找毛委员吧!”

这时陈玉英近前插话说:“怎么去得了呢?霞姑带着三个孩子,一上路就会被反动派捉了!”

“再等等看。”杨开慧说,“等形势缓和些了,我想润之一定会派人来找我们的。”

几户农民说:“毛委员的人来了就好了……”

夜晚,在昏暗的桐油灯下,岸青和岸龙在简陋的小木床上睡着了。年仅5岁的毛岸英努着吃了野菜的小嘴站在地上,忽然扑到妈妈的腿上,问:“妈妈,妈妈,我想爸爸,爸爸什么时候回来呀?”

杨开慧坐在木床边,轻轻地抚摸着儿子的小脸,低声说:“快了,好伢子,爸爸也在想我们啊!”

不知为什么,岸英竟自哭起来:“爸爸怎么还不来呀……”

杨开慧急忙哄儿子:“莫哭,好伢子!爸爸干大事去了,你也要学爸爸,爸爸是从来不流泪的……好伢子,莫哭……”

杨开慧哄得儿子不哭了,自己的眼圈却红了,但她在儿子的面前还是强忍着没有掉泪……

陈玉英在一旁看着他们母子,忍不住地淌下大滴大滴的眼泪,当她察觉到杨开慧那坚毅目光时,赶紧扭转了身子……

夜深人静,星空寂寥征人远;

陋室孤灯,万千思绪走关山。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