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7363.html


听着大人们说话,小岸英低声问爸爸:“是不是回我外婆家呀?”

毛泽东伸手抚摸着儿子的额头说:“想你外婆了?”

毛岸英承认说:“想哩!”

毛岸青也说:“我也想……”

“吃饭吧……”毛泽东对两个儿子说,“过些日子带你们回长沙……”

傍晚回到武昌家中,小兄弟俩对他们的妈妈讲了过些日子要回长沙的事,再次怀了身孕的杨开慧问丈夫:“真的要回去吗?”

毛泽东默默地点了点头:“我想回去……”并说,“过不了多久你就要生了,我不想我们的第三个伢子生在武汉……”

6月上旬,毛泽东在汉口日租界召集湖南籍同志开会,郑重提出了拿起武器上山、拿起武器下湖,以武装保卫革命的思想理论。

6月24日,共产党中央决定毛泽东到比较安全的四川去工作,但毛泽东却要求改派湖南,被中央任命为湖南省委书记。

临行前,毛泽东、毛泽民、毛泽覃三兄弟在武昌农民运动讲习所会面。毛泽东对他的两个弟弟说:“现在形势复杂,革命已到了危急关头,你们先暂时在这里等候,等我去到长沙组织起革命军,再通知你们一起打回去!”

毛泽东到长沙后,立即发动群众,采取一系列措施,组织力量同反革命进行战斗。

这时候,在武汉的陈独秀得到消息,害怕毛泽东的行动“破坏”了他与国民党右派的“合作”,急忙下达通知把毛泽东调回了武汉。

7月15日,以汪精卫为代表的国民党右派政权在武汉公开发动了反革命政变,在其“宁可错杀一千,不可使一人漏网”的口号下,武汉地区的大批共产党人和革命群众被杀害。

汪精卫集团的叛变,标志着国共合作的最后决裂和国民革命的最终失败。

下一步该怎么行动呢?

恰恰在这个时候,杨开慧生下了她和毛泽东的第三个孩子,而且又是一个男孩——面对这个儿子,毛泽东紧皱着眉头说:“这伢子来的真不是时候啊!”

见丈夫一脸的愁容,杨开慧问:“怎么不是时候呀?”

毛泽东叹了一口气说:“现在局势糟得很,这伢子生不逢时。”继而又说,“我们不能待在这里了……”

而杨开慧更为丈夫和他的两个弟弟担心,便催促他们三兄弟尽快离开武汉:“那你还犹豫什么?要走就赶快走!”

毛泽东迟疑着说:“我担心你的身体……”

杨开慧宽慰丈夫说:“不要担心我,我还撑得住!”并说,“只要你们安全,我和伢子自然没事的……”

在杨开慧的催促下,毛泽东将他的两个弟弟召唤到自己在武昌都府堤41号的住处,三兄弟彻夜分析局势并商量各自的打算。

毛泽覃表示想打仗,愿意去军队,毛泽东同意了三弟的选择。

毛泽民则表示想重新返回上海,继续从事党的地下出版发行工作,毛泽东没有表示异议。

两兄弟问他们的大哥打算怎么办?毛泽东说他想回到家乡韶山冲去,因为那里是他的出生地,又是他组织发起革命最早的地方,有广泛的群众基础,他要在家乡组织起农民自卫军,拉起队伍上山下乡,真刀真枪地同反动派大干一场!

两兄弟对他们大哥的处境和安危表示担忧,而毛泽东却说:“困难和挫折算得了什么?我们还没有死么!”并说,“大鹏鸟也有折翅的时候,只要它养好了伤,会飞得更高、更远!”

毛泽民依旧有所担忧:“嫂子刚刚生了伢子,这时候……”

毛泽东说:“不妨事,等她身体好些了就走!”

见他们的大哥拿定了主意,两兄弟便不再说什么——这时毛泽覃问大哥:“伢子取名字了吗?”

毛泽东告诉两个弟弟说:“取了,叫岸龙。”

毛泽民点头说:“很好……”并改变了主意说,“我想我最好还是留下来,和大哥一起干……”

对于二弟的这种考虑,毛泽东答应了。

很快,毛泽东通过叶剑英的关系,介绍三弟泽覃去了国民革命军第四军政治部工作。

接下来,毛泽东又让二弟泽民先护送杨开慧和三个孩子回湖南,暂时留在长沙或湘潭等候消息。

就这样,毛泽东三兄弟相聚的时间不长,又一次分手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