双龙会 正文 第一章 第八节 本山大叔

瓶盖和闹钟 收藏 0 16
导读:本文全文阅读地址:[URL=http://book.tiexue.net/book_17337.html][size=14]http://book.tiexue.net/book_17337.html[/size][/URL] 我唐突的骑着一条火龙,来到这个世界。然后一个人远离父母,远离亲爱的人,在这里过着孤独,寂寞,贫困的生活…经常思恋我的家人,我的恋人朋友….你们,还好吗… 现在当刘员外问到:“你从哪里来,叫什么名字….”的时候,我的思绪又回到了那片曾经让我欢笑让我忧愁,少年轻狂的世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7337.html


我唐突的骑着一条火龙,来到这个世界。然后一个人远离父母,远离亲爱的人,在这里过着孤独,寂寞,贫困的生活…经常思恋我的家人,我的恋人朋友….你们,还好吗…

现在当刘员外问到:“你从哪里来,叫什么名字….”的时候,我的思绪又回到了那片曾经让我欢笑让我忧愁,少年轻狂的世界里。在那个世界,我放羊的童年,逃课的中学,忙着恋爱忙着网游的大学…因为考试不及格而中途退学,然后参加了人民解放军的两年。在部队锻炼了两年后回到了地方,还没有找到工作….又和女朋友分了手…

我当然不会对刘员外说这些。“我是个孤儿,很小的时候就跟着一个游方道士到处游荡,他给我取名小龙,后来来到泗州城,晚上游玩的时候不小心走失了…”我说了一个谎。

“那个道士叫什么?”刘员外的火气已经消了,依然端坐在书桌前。

“张三丰。”我随口答到,每一个谎言后就要更多的谎言。心里没有丝毫说谎的愧疚,太极宗师张三丰那么传奇的人物,呵呵,多么伟大的一个存在啊,不过看《倚天屠龙记》他老人家大概是明朝初期那个年代的人吧。“不知道老爷今天叫我来到底有什么事。”

那刘员外叹了口气,不再追问:“我那痴儿找过我,想让你做他的老师,我本不想答允,想他能学什么,你这样子又能教什么!但我膝下就一子一女,也就随着他吧,从此以后,你就不要放羊了,陪着成财。小心照料着他。不要在给下人欺负了。”

我点头应了声是。

从此我就成了刘成财的老师兼伴读,玩伴…

刘员外望子成龙,明知道儿子是傻子,还是请了位私塾老师。哎,可怜天下父母心,虽然这老头为富不仁。草菅人命…视钱财如命,视人命如粪土。但他对下一代的教育蛮重视的。

于是,在他的书房里,每天有了这样一幅情景:一个老学究捧着本厚厚的书籍,摇头晃头的大声读着,两个小孩子坐在那里,头靠在一起,捧着同一本书认真听讲。我是听这个老学究讲,而刘成财是听我讲。

“人之初 性本善 性相近 习相远 苟不教 性乃迁….”这话我听过,《三字经》是中华民族珍贵的文化遗产,它短小精悍、琅琅上口,千百年来,家喻户晓。其内容涵盖了历史、天文、地理、道德以及一些民间传说,所谓“熟读《三字经》,可知千古事”。我虽然不学无术,对这比如《三字经》《百家姓》还是知道点的。

小时候,父亲买了《三字经》的图文本,还买了磁带版…时过境迁,隔了…..隔了两个世界。还是依稀记得些的。

于是我用通白的话语小声翻译给刘成财听:“人生下来的时候都是好的,只是由于成长过程中后天的环境不一样,于是有了好人和坏人。要做一个与人为善的人..”

当然我知道刚才那话还有另外一个解释:“男人天性是色的…好色的人志同道合”吼吼~~~,不过为人师表,还是不要教坏小朋友了。等他长大点,慢慢自己领悟吧。

通过在私塾的学习,我得到的知识要更多,我慢慢认识了繁体字…并且开始用毛笔来练字,写起字来也算是工整了。慢慢练习的过程中,我可以单独的翻看这个时代的书籍了,虽然有得字很生僻。语句的排列很是奇怪,揣摩着也能理解个一二了。想想前世,学习是多么枯燥的事情,躲还来不及。而现在呢,却成为了我的兴趣。果然是环境不一样,人也会变的不一样啊!

刘成财和我一起后,没有多少人敢在当面调侃他了,是怕我去告密吧。就连他的妹妹来过几次,也都默默看了会就走开了。大概是被她老爹教训过了。这个小萝莉,虽然不是很漂亮。不过在这个缺乏美女的时代,也算万草丛中一点红了…

我经常带着刘成财一起出去散心。说是散心,其实是出去找村里的伙伴了。小八还是每天放牛。村里的几个孩子每天在田间撒野打闹,无忧无愁的。。。虽然家境贫穷,虽然穿不暖,吃不饱,却总有让自己开心的事情。抓鱼,捉鸟,捉蜜蜂…找着一切能快乐的事情去做。让人羡慕的童年!

成财这个孩子,感觉他并不是很傻。每天每日封闭在他的屋子里,不和人对话,接触的人又少。有点自闭而已。是那刘员外太溺爱了吧。现在和我们在一起,虽然和女孩子的一样羞涩,却也经常露出笑脸。跟在牛屁股后面奔跑…帮着一起摘野果子。慢慢有了朝气。

这一日,我们正在玩耍,我本来想拿前世的一些脑筋急转弯来逗他们。可是问了些问题后,却被他们包围住了。

“两只狗赛跑,甲狗跑得快,乙狗跑得慢,跑到终点时,哪只狗出汗多?”问了半天,没人回答出来,于是自报答案是:“狗是不出汗的”

“狗什么不出汗呢….”“这个吗…它就是不出汗….”“不出汗不热死了吗?”“这个吗…它不是把舌头伸出来了吗….”

“一年四季都盛开的花是什么花?” 答案:“ 塑料花 ”

“什么是塑料花啊。”对于一群好奇宝宝们,我好尴尬,“呃…就是一种花,一年四季都开的花…..”

“太平洋的中间是什么? 答案是平字 ”我实在不应该玩这些文字游戏的。

“大平洋是什么呀。”一个叫小三的小男孩问。

“…… ” 我都是说的什么啊,自找烦恼。于是打着哈哈,转移了话题:“我们比游泳吧,看谁游的快!”

我们这群人,要说玩,不管是爬树掏鸟窝,还是下水摸黑鱼,都是行家里手。一说玩水了。都开心的把衣服脱了,轰的往不远处的河里奔跑…

这条河由南向北,远远的流淌过去一眼望不到头,河宽十三四米吧。河深大概两米多不到三米。对岸是另外一个村庄。因为有个河的阻隔,没有架桥没有摆渡,两个村庄并没有什么来往。到是我们两个村子的小孩常聚在河的两岸,互相调戏对骂。也经常游到一起打打架…吐吐口水…

一群孩子扑通扑通的跳进了河里,开始欢快的嬉耍起来。我站在河岸兴致高昂的看着他们,刘成财跟在我的身后。

“你不下去玩吗?”我对刘成财说。

“龙哥,我不会游泳的。”刘成财眼睛瞄着正在河里遨游嬉闹的伙伴们,很是羡慕,却不敢下水。

因为我的威望不断的提升,还有我有意无意的透露其实我是叫梦龙,现在那群孩子都已经尊敬的称呼我为“龙哥”

我笑呵呵的瞧着刘成财:“想不想学…”充满诱惑的语音透露出丝丝邪恶…

“想….”刘成财犹豫着。

我趁他在那扭捏,绕道他身后,对着他屁股一脚,将他踹到河里。看他在水里惊恐的挣扎。不禁哈哈大笑,大声招呼小八:“小八,财主交给你了。今天教会他学游水!”

小八和另外一个孩子笑嘻嘻的游了过来,嘴里打着包票:“行的,没问题,龙哥!”然后又嘻嘻哈哈的喊道:“斗地主咯~!”

看他们拉着刘成财一起往河中间游去,我静静的看着。起初,刘成财很是慌张。两只手在空中不断挣扎。慢慢的,因为有小八的保护,于是稳定了下来。开始学着他们的样子,一点点浮起来…

我其实也爱游水,不过今天突然有点心神不宁。很是奇怪。于是一个人想安静的走走…

沿着河岸往上游慢慢的散着步。两岸的芦苇很是茂盛,随手拽了根拿在手上摇晃着。又一次想起前世的自己,小时候也是这样在洪泽湖的岸边…那一群羊,那一位丰乳肥臀的老师…对着流淌的河水不由想到:“逝者如斯夫...”

不知不觉走了两里余地。来到一个荒废的渡口,一艘残破的小船系在岸边。一个看起来好像前世本山大叔的老人在那翘首盼望。

我走上前去,那老人看有人来,看到我,很和善的说:“小孩子,你们这的摆渡呢。

我听他口音,有了一种亲切感,这很像是前世的普通话!比这里的安徽口音要好听的多。

“这里早已经没有摆渡了。”我一副主人翁的语气对他说,好像这里是我家一样。其实对于这个异乡客来说,我更是一个外来人!

“呵呵,这可怎么好,我想到对岸有点事情。怎么样才能过去呢。”本山大叔没有遇到挫折的觉悟,依然和蔼可亲,语气轻松。

“你要么游过去,要么飞过去。”我半认真半是开玩笑的说。

“游过去,衣服不都湿了。我这都半老头子了,哪有你们小孩子一样能游这么远。”本山大叔叹了口气:“也罢,小孩子,借你手中芦苇一用吧。”说完,不知道怎么的,我不可抗拒的将芦苇递送给他。

“呵呵。老了,不知道还行不行了。”本山大叔自嘲的笑了一声:“这位小朋友。谢谢你了,让你看个稀罕吧。”

说完,他卷了下裤腿。提了提精气神,将那芦苇随手甩出,接着纵身一跃…

“我靠!!一苇渡江!”我下巴都掉了下来!




0
回复主贴

相关文章

更多 >>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0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广告 大型核武军事模拟 坦克 装甲 战机 航母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