燃烧的岛群:太平洋战场血雨腥风 第二章 反攻 反攻 9

宋宜昌1 收藏 0 8
导读:本文全文阅读地址:[URL=http://book.tiexue.net/book_17362.html][size=14]http://book.tiexue.net/book_17362.html[/size][/URL] “‘姓名?’清冈问。我这才看清他是长方脸,鼻梁上长着一些雀斑。 “‘惠特尼,查尔斯·惠特尼。’ “‘职务和军阶?’ “‘你已经从我的领章上看出来了,中校。’ “‘部队番号?’ “‘海军陆战队四团。’ “我把该说的能说的都说完了,我知道日内瓦战俘公约允许士兵只回答这几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7362.html


“‘姓名?’清冈问。我这才看清他是长方脸,鼻梁上长着一些雀斑。

“‘惠特尼,查尔斯·惠特尼。’

“‘职务和军阶?’

“‘你已经从我的领章上看出来了,中校。’

“‘部队番号?’

“‘海军陆战队四团。’

“我把该说的能说的都说完了,我知道日内瓦战俘公约允许士兵只回答这几个问题,然而日本从未在日内瓦公约上签字,执行不执行全在这个清冈中佐了。我希望他能歇口气,让我吃点喝点,我都快支撑不住了。

“他看出了这一点,就指着酒菜说:‘惠特尼中校,我再问你几个问题,回答了,这饭就归你吃。’

“‘巴丹的部队有多少人?番号是什么?其中美军有多少人?番号是什么?’

“我拒绝回答,问题超出了对战俘的审讯范围。

“‘快说,他们都部署在哪里?在沙马特山防线、马拉拉河防线和马利贝鲁斯山区都驻扎了哪些部队?大口径炮有多少?坦克有多少?哪里是布雷区?’

“我沉默着,不去理会清冈连珠炮式的审问。只有一点我是清楚的,那餐好饭反正是吃不成了。

“清冈见我没有回答,嘿嘿地冷笑着说:‘查尔斯先生,别充好汉。我在美国留学五年,仔细研究过美国人的心理。美国人是自私的,绝不会为他人去死。如果你说了,我们会留下你,尽可能让你吃好喝好。不说,我就不客气了。你迟早也要说,但是如果在临死之前才说出来,你难道不会后悔吗?’

“我紧咬双唇,眼睛死死盯住屋角里的一群苍蝇。清冈抓起酒瓶冲到我跟前,他左手抓起我的前襟,我看清他的脸,愤怒而凶残,掩饰不住的得意,一种可以随心所欲地宰割别人的得意,也许还有一种黄种亚洲人的自卑感和战胜白种人后骄横的心理。我一辈子也忘不了那张疯狂的雀斑脸。怎么到这种年龄雀斑还如此显眼?

“‘说,还是不说?’

“我还没堕落到出卖别人的地步。因为我痛苦,我更知道在我口中有多少人的痛苦。

“清冈右手的酒瓶一下子向我脸上砸来。我双手被反绑,无法招架,我的脸侧到一边去,等着那痛苦的一击。谁知这王八蛋(我这一辈子只用过一次这个词)虚晃了一下,等我的头摆正,面部神经和肌肉松弛了,他的酒瓶才打下来。酒瓶砸得粉碎,我脸上留下了这些伤痕,我几乎被打懵了,威士忌酒和着血从脸上流下来。清冈的左手没放松,他的劲相当大,我这

180磅重的身体他竟能提了起来。

“他大笑着:‘惠特尼中校,你不是要水喝吗?怎么不喝了?’

“他丢开右手的半截酒瓶,抡圆了巴掌左一下右一下地抽打着我受伤的脸。一边打一边说:‘你这脸挺漂亮呀,还挺贵族化呢,我今天非教训教训你这个贵族不可。’

“上帝!我自打出娘胎以来从未受过如此的侮辱。我的手要是没有被绑起来,我会不顾一切地撕烂他的雀斑脸。

“他打够了,松开手,我倒在地上。他去拿那碗肉,一边说:‘你还没吃呢!给你吧,当做下酒菜。’他又晃了一下,我有了经验,盯住了碗,在碗快打到我脸上的时候,我躲开了。清冈恼羞成怒,冲上来,用靴子往我身上乱踢,我疼得在地上乱滚。他显然没想到我会拒绝招供,连刑具也没准备。他跑到屋外,从竹篱笆墙上拔出一根粗竹棍,没头没脑地往我身上打,我大声喊叫,想减轻疼痛。我开始还有感觉,后来就什么也不知道了。

“我被冷水浇醒,才发现自己在一间简陋的农舍中。我在中国见过很多同样的农舍,一个灶,两张竹椅,一张竹床,还有些杂物。一个士兵见我醒来,就把所有的杂物和铁器——包括灶上唯一的锅都拿走了。他是怕我逃跑,其实我虚弱得根本动不了。他用靴尖顶顶我,指着灶台上的一碗米饭和一碗水。我懂了。

“以后几天,我领略了日本人最野蛮的刑罚。那些连书中也未曾记载过的中世纪的酷刑,由一些野兽般的人干出来,单单听起来就叫人心都紧缩了。”


0
回复主贴

相关文章

更多 >>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0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广告 这才叫游戏:仅13天风靡全球场面堪比战争大片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