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7362.html


菲律宾,马尼拉湾。

太阳沉落在南中国海下面好一阵儿了,科雷吉多尔岛的马林达山峰挡住了最后几抹余晖。大片大片的乌云封住了黄昏的天空,使夜色来得又早又阴沉。科雷吉多尔岛像一只蝌蚪,横在马尼拉湾的入口处。“蝌蚪”的尾巴,正掩映在山峰的阴影里,叫做奎南安岬。海岬南岸是一个小海湾,海湾中有座唯一的栈桥。这就算个海港了。战火已经波及海港,浅水处躺着底儿朝天的轮船,栈桥也大半遭到焚毁,只剩下焦黑的残桩。

马尼拉湾之夜是静谧的,只有远方的枪声和巡逻兵的脚步声偶然打断热带昆虫的鸣叫。一个高大的人影出现了。他足有6英尺4英寸高,身板挺得笔直,穿着军便服。他的五官端正威严而富于表情。他的身体里似乎充满了精力,演员和军官的动作兼而有之,显然是一个最标准的老职业军人。这就是道格拉斯·麦克阿瑟上将。他虽然有一个昵称叫“道格”,可是除了马歇尔上将这么叫他之外,谁也不敢当面这样称呼。他的部下习惯于管他叫“将军”。

“将军”此时此刻非常懊丧。

他强抑着自己潮水般的感情:沮丧、失望、痛苦、无能为力。他尽量做出冷峻淡漠的样子,向残破的栈桥走去。那里的船桩上系了一艘鱼雷艇,日本人管它叫“绿龙”,麦克阿瑟将乘它离开菲律宾。他已经成了败军之将。

6年前,他和罗斯福总统闹崩了,辞去了美国陆军参谋长的职务,应菲律宾总统奎松之邀,来到了他的“第二故乡”。美西战争时代,他父亲亚瑟·麦克阿瑟准将曾在马尼拉作战。因此,他对菲律宾有一种特殊的感情。他负责训练和指挥菲律宾军队。在这个东南亚前哨海岛群上,他深深感到日本人军事压力的沉重。

他运气很坏,还没着手部署防务,日本人就先动了手。马尼拉时间1941年12月8日,日本海军偷袭了珍珠港。8个半小时后,从中国台湾起飞的日本飞机轰炸了吕宋岛的克拉克空军基地。由于一系列阴差阳错,包括18B-17型重轰炸机在内的半数美菲空军毁于一旦。没有空军,他无法防守吕宋。两天后,两支日军部队从北吕宋的阿帕里和维甘镇登陆。他们沿着崎岖的山路,穿越密林和溪流,向南方进逼。12月20日,本间雅晴中将的日军第十四军又在吕宋西海岸的仁牙因湾登陆,沿着中吕宋平原和岛上唯一的窄轨铁路,杀过克拉克基地、安赫莱斯市、圣费迪南多,直扑马尼拉。麦克阿瑟匆匆宣布马尼拉为“不设防的城市”,率军退守巴丹半岛,最后死守巴丹半岛南端的科雷吉多尔岛。退到这儿,已经是无路可退了。

送行的人渐渐聚齐。人们都知道,“将军”奉罗斯福之命,将前往澳大利亚,组织全面抗战。他在墨尔本比在这里更重要。然而,开战以来,经94个紧张、疲劳的日日夜夜,有“将军”在,有他那声势虎虎、信心坚定的音容笑貌在,巴丹的官兵就相信防线固若金汤,相信日本兵并不可怕。如今,他要走了,大家感到形单影孤,像一群被遗弃的孤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