扫码订阅

北京地铁里,刚隆的胸挤坏了


我的胸很外廓,也很小,请了两个月假做隆胸手术,今天回去上班。费了老劲挤上地铁,谁知道……

恢复得还算可以,刚做完手术第三天,很疼很胀;过了一周就感到呼吸困难;拆线后lg帮我按摩,慢慢就不疼了,但是还是硬硬的。可怜lg这一个多月难为他了,做那个时都不敢碰呢。

早上,起晚了。8点那人真是多呀。等了4趟车,才勉强挤上5号线。紧紧的贴着一个男的,倒是不怕色狼之类的,就怕这刚做完手术的脆弱的胸胸出问题呀,于是就用手往前顶着他,不让他碰到我。

每天早晨,天通苑、通州、苹果园,各个地铁末端周边住的人们像奔命一样涌向地铁站,有时不惜等车半个小时(没办法,城里的房子一间隔断都得1200,住不起呀,只有住在地铁末端了)。挤进来的人们,男人大汗淋漓,女人花容失色。地铁把这一厢厢廉价的人肉从西拉到东,从南拉到北。从小小的蜗居,到拥挤的地铁,再到昏天黑地的写字楼,小白领的生活啊。

立水桥站到了。天哪,8点真是个要命的时刻。排队的男人向前顶着,进去的女人如作爱般呻吟着,门关了几次关不上,广播里地铁服务员大吼着:上不去的乘客请等候下次列车,别挤了,听见没,别挤了。

门终于关上了。人又多了几个。真的不能再上了。立水桥南站到了,人又是超级多。下车下了1个人,又上来了三个,后边的男人喊着“一”“二”把人往里送,我感到呼吸困难。车走了,可中间一个急刹让我怎么也站不住的,胸紧紧的贴在前边的男人身上。由于惯性,后边的人也向我压来……

实在受不了了,于是,在大屯下了车。进了洗手间,照着镜子,发现胸出问题了,右边乳房有莫名的白色液体溢出来,于是,马上下地铁打车回家,刚去医院检查,说假体移位了。

跟lg商量,准备回老家。在北京生活的人,都有受虐倾向。

发表评论
发表评论

网友评论仅供其表达个人看法,并不表明铁血立场。

全部评论
加载更多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