达赖退休只是闹剧 再亮分裂主义政治身份

据报道,3月11日,达赖致信其伪议会,要求修改“流亡藏人宪章”,取消他“因具有达赖喇嘛名号而产生的一切政治或行政的工作”。达赖“退休”问题立即成为其小集团及西方支持者炒作的热点。3月18日,伪议会决议“同声祈愿达赖喇嘛尊者继续留任西藏政教事务的最高领袖”;在达赖再度表示辞意已决之后,伪议会迅速转变口风,宣布成立一个专门小组研究如何实现达赖的旨意,由这个小组提交的方案称,将来由“流亡政府内阁”、“流亡议会”、“流亡政府最高法院”分权行使达赖“在行政上的一切权责”,而达赖必须在重大问题上对“流亡政府”“进行指导”;但随后又传出这个方案没有通过,一些伪议员认为它“完全违背境内外藏人的真正意愿”,更有人表示反对“流亡政府”首席噶伦独揽大权;期间有美国媒体评论不排除达赖最终“顺从民意留任”……,一时间你来我往,煞有介事。


“退休”再次亮明达赖分裂主义政治身份



上世纪八十年代以来,美国和一些西方国家政要不顾中国政府的强烈反对,频繁会见达赖,理由冠冕堂皇:达赖是一位“受人尊敬的宗教领袖”。现在问题来了:一个单纯的宗教人士,一个喇嘛,会有什么“政治或行政工作”需要交接?当这些西方政要今天又把达赖此举贴上“民主”标签时,他们似乎没有意识到这同时也是达赖煽了他们一个嘴巴。



且不说达赖几十年来分裂主义和暴力恐怖主义行为早就清楚标明他的政治流亡者身份,由其亲手制定、签署的“西藏流亡藏人宪章”所规定达赖所享有的政治权力,更远远超过当今世界所有政治领导人。这个制定于1991年的“宪章”第三条规定,基于“西藏特殊的政教合一之良好传统”,未来西藏是一个“政教结合的国家”;第十九条规定,政府最高权力属于达赖所有,达赖可以直接或通过所属机构行使权力和传达命令,并拥有国家元首名义的特别权力,包括签署、批准、公布法律,延后、停止、解散和召集“议会”,变更或停止“议会”工作,任免“内阁”或任何“内阁”成员;第二十九条进一步规定达赖“可以变更某个内阁噶伦或首席噶伦及整个内阁”;第三十条规定,政府一切管理工作均以达赖的名义进行。此外,依据第九十七条、一百零一条和一百零七条,“选举事务署”主管、“政府公职人员选任委员会”主任和“审计署”主管均由达赖“直接任命”……。这个迄今对达赖集团仍拥有十足效力的“宪章”再清楚不过地表明,所谓“西藏流亡政府”与“民主、自由、人权”等“普世价值观”毫无关系,它实行的是纯粹政教合一的极权专制统治,而达赖则一直是这个非法政治组织的总头目。



正因为达赖数十年来在这个小集团中行使从旧西藏封建农奴制沿袭下来的至高无上绝对权力,正因为西方一些政要对达赖这种政治影响力的美化、推崇和支持,使得达赖成为这个集团的精神领袖、实际操控者和国际“品牌”。换句话说,没有达赖的政治领导,这个政教合一的小集团一天也混不下去。达赖提出“退休”后,首席噶伦桑东迅速表态,“我们不觉得有能力离开达赖喇嘛而接管政府”。达赖驻美特使直言,达赖“退休”后的领导作用不会改变,没有必要用“白纸黑字”写明。西方媒体和学者普遍认为达赖将“退而不休”,“不排除达赖喇嘛今后还会继续以‘垂帘听政’方式影响海外藏人的政治走向”,“只要达赖还活着,他仍拥有绝对的领导权”。可见,说达赖只是一个“宗教领袖”,只是一些西方政要搪塞中国政府反对他们会见达赖的借口,达赖集团连同它的西方支持者自己也从来没有人相信过。



达赖为什么想“退休”



达赖抛出退休话题,不是什么新鲜事。早在1991年,达赖集团内部因贪腐丑闻频发,矛盾重重,并引发一系列暴力行为,伪“内阁”被迫集体辞职,伪议会宣布解散。为缓和矛盾,达赖宣布“半退休”,“流亡政府日常运作由首席噶伦决定”,但此后达赖集团一切重大事项仍照例由达赖决策,达赖私人秘书处仍是权力中心。2008年,达赖在搞乱西藏、破坏北京奥运会图谋遭到惨败后,集团内斗加剧,人心涣散,于是又一次宣布他早已“半退休”,并准备“彻底退休”,把权力交给“由人民选举产生的政府”,为此还在印度专门开了一个“特别大会”。不出所料,大会通过决议:“一致认为达赖喇嘛是境内外西藏人民的最高政教领袖”,“全体藏人一致尊重和支持达赖喇嘛在任何时候做出的任何决定”,“强烈呼吁达赖喇嘛不要退休或半退休”。达赖就势宣布“我不会退休”,将在“有生之年为藏人工作”,“以退为进”战略再次大获成功。可见,在形势对自己不利的时候炒作“退休”问题,已是达赖的惯伎。此次达赖放出“退休”风声,首先可以再一次引来“一致拥戴”,引起舆论炒作,避免他领导的小集团在国际上继续被边缘化。西班牙《世界报》、英国《卫报》等评论,达赖此举将使其人气“不降反增”。



从更深的层面来看,达赖此番提出“退休”也是其实现政治权力过渡、维系“流亡政府”生存之举。达赖1959年发动武装叛乱失败后流亡国外,先是以公开武力手段谋求“西藏独立”,后来又图谋通过“中间道路”搞“半独立”、“变相独立”。但时至今日,眼看达赖年事已高,“西藏独立”依然遥遥无期,达赖集团内部的焦虑、不满、失望情绪蔓延。达赖在给伪议会的信中说,“早晚有一天我必然将无法继续担任领导人”,“等到有一天我突然不能行使领导职责的时候,很可能会陷入束手无策的窘境。因此从现在开始就要设法避免这种状况的发生”,“这样的体制如果从现在开始就得到实施,则一旦遇到困难,我还可以提供协助”。达赖这里说了几句真话,“退休”是为了帮助今后的“藏独”分子稳住局面,防止有朝一日出现“树倒猢狲散”的局面。



达赖也企图以“退休”为名,摆脱与“藏独”活动的干系。在2008年拉萨“3·14”严重打砸抢烧犯罪事件和“藏独”分子以暴力手段阻碍北京奥运会火炬在各国传递事件发生后,达赖受到中国人民和世界华侨华人同声谴责,其“非暴力”形象也受到世界公正舆论的质疑。今后,达赖便可以“退休”的名义对这类暴力事件视而不见,概不负责,而“藏独”极端势力则可以放手大干了。“藏青会”心领神会,在今年“3·10”声明中宣称要“在达赖喇嘛和‘西藏流亡政府’领导下,不惜一切代价赢得‘西藏独立’”,而达赖则回应,“年轻一代继承西藏正义事业的真诚和勇气,值得钦佩”。对于达赖“退休”后会不会出现“藏独”暴力活动加剧问题,“多维新闻”一篇文章颇有见地:“西藏问题恐怖化风险确实存在。但以中国政府目前的能力和在世界的话语权,这种变化只会让达兰萨拉的政治力量更为孤立,让支持他们的美国政府和一些其他西方政治力量更显得缺乏道德说服力。达赖喇嘛是否就能够置身事外,相信未必”。



达赖“退休”还有一桩“好处”,那就是今后他可以作为“纯粹的宗教领袖”去拓展国际活动空间了。但是,这个算盘未必打得响。因为达赖根本不可能与他那个分裂主义集团做什么政治切割,愿意为他而与中国政府翻脸的外国政要只会越来越少。中国社会舆论不可能因为达赖“退休”而放松对他分裂主义言行的揭露和批判,中国政府也不可能对他的国际窜访稍加宽贷。



达赖退得掉吗



事实上,达赖此番关于“退休”的多次表态已经表明,他根本就不想从政治操控者的位置上退出。去年12月14日,达赖在印度噶伦堡新闻发布会说:“我所谈到的退休是指行政事务上的退休,平时在召开会议或休会,以及账目等行政事宜上,作为达赖喇嘛,像是一个国家的总统,需要签名,这已成为规矩。现在需要改变,这些事务将全部来由流亡政府机构来承担。我谈到的退休仅此而已。” 此次他给伪议会的信中,只是笼统提出要对“流亡藏人宪章”进行修正,而完全回避其中有关政教合一体制、有关达赖地位和政教权力的任何关键性条款,相反却表示“我将永不舍弃政教公众事务”,遇到重大困难不会“坐视不管”。这实际上是命令手下在修改后的“宪章”中给自己预留足够的操控空间。



客观地说,达赖的进退还真不是他可以随意而为的。他撒手不管了,跟着他靠搞“西藏独立”为生的那些人怎么办?去年底达赖表示将在“六个月内完全退休”后,12月10日,“流亡政府”就声明,“恳求达赖喇嘛继续担任西藏政治和宗教领袖,请勿考虑和发表有关退休和半退休的讲话”;同日伪议长也声明,“达赖喇嘛有关退休的讲话令全体西藏人民食不香、夜不眠,感到很担忧,请达赖喇嘛勿考虑退休”。此番达赖递交“辞职信”后,3月15日桑东立即要求伪议会认真讨论一系列问题,包括“西藏问题在国际上影响力是否会下降”、“境内外藏人是否将把流亡藏人社会继续视为合法代表”、“藏中和谈是否会继续”、“各国政府的援助是否会受到影响”等等。总之,没有了达赖,这个集团恐怕连有没有饭吃都会成为问题。



综合达赖本人的心态和这个集团依赖达赖的状态,可以说,无论达赖“退”与“不退”,达赖集团的政教合一的分裂主义政治本质都不会改变,达赖在这个集团中的实际地位都不会改变,达赖集团衰败没落的前景也不会改变。如果“退休”能够对这个集团发生起死回生的作用,那么达赖十几年前就“退休”了,何至于捱到今天?因此,对达赖“退休”问题,大可不必看得很认真。



最近达赖又散布,“40年前我算过命说可以活到113岁。100年前的一本藏文书里写到,当今世界上有一个人能活到113岁,这个人应该就是我”。看来“印度之子”达赖还打算继续表演一个时期,而人们当下感兴趣的,则是达赖今年这场“退休”闹剧如何收场。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热门评论

2008年4月13日,达赖在西雅图对记者说,“如果媒体发现我们有错,我们愿接受任何处罚。”达赖真的会愿意接受任何处罚吗?

达赖在回答记者提问时说,“我并不认为藏人的抗议是暴力的,他们既没带刀也没有带枪,都是赤手空拳的,他们就是和平的抗议。”


(记者的问题是:拉萨暴力行为同你倡导的“温和路线”是相违背的,你认为不认为这是一种暴力行为?)



拉萨打砸抢烧暴力事件致死无辜者18人、受伤382人、重伤58人,焚烧砸毁学校7处、医护设施5处、银行网点10处、商户908个、民房120件、纵火300余处,20多处建筑烧成废墟。


手持砍刀、参与“3.14”暴力事件的32岁的贡秋顿珠对用刀砍人的事实供认不讳;涉嫌在以纯服装店纵火烧死数人的其美拉宗、边吉、丹增、洛桑坚才等对纵火供认不讳。


假话连天!!!

 以下是引用浪漫情人诗 在第4楼的发言:
如果不懂得退让,不以和平谈判方式获得承认,达赖集团在后达赖时代逐渐演变为一个恐怖组织是基本可以确定的事实,而更重要的是,如果美国明目张胆地支持,对我国将是一个重大考验,极有可能演变得像车臣那样混乱,很严重。

不是退让的问题,是必须按照中央政府的条件执行。

西藏是中国的固有国土,可以自治,但决不能独立,可以有宗教信仰,但决不能政教合一。

恶人就是长寿啊,李灯灰也是长寿!妈了个吧子的,这几个祸国秧民的老家伙怎么不死啊!

达赖集团的所作所为,严重违背“诸恶莫作,诸善奉行”的佛教基本教义和戒律,破坏了藏传佛教的正常秩序,严重败坏了佛教的声誉。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