案中案 正文 第三章

hongdingl 收藏 1 54
导读:本文全文阅读地址:[URL=http://book.tiexue.net/book_17358.html][size=14]http://book.tiexue.net/book_17358.html[/size][/URL] 第三章 199ⅹ年前五年秋 1、 坡上的包谷搬得了,田里的谷子也该割得了。但田家湾的武大伦却一点也高兴不起来。自从包产到户后武大伦一家五口分到了7亩多的田土,但这一家五口就只有自己一个男劳力,除了自己70多岁的老母亲年老体衰不能劳动以外,老婆也是一个常年吃药的病壳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7358.html


第三章


199ⅹ年前五年秋


1、

坡上的包谷搬得了,田里的谷子也该割得了。但田家湾的武大伦却一点也高兴不起来。自从包产到户后武大伦一家五口分到了7亩多的田土,但这一家五口就只有自己一个男劳力,除了自己70多岁的老母亲年老体衰不能劳动以外,老婆也是一个常年吃药的病壳壳,只能在家里做一点家务,地里的活路是一点都帮不上。也不晓得是不是上辈子欠了她们的。而两个长得漂漂亮亮、水灵灵的女儿他又不忍心让她们干活,想想她们被日晒雨淋、肩挑背扛的样子他就心疼,只要自己还能做,他是绝不愿意让她们做地里的粗笨活路的。所以,武家地里的一切活路就都是由武大伦一人包办了。

不过,武大伦倒还是没有什么怨言,他生就是一个吃苦受穷的命,习惯了。他每天汗流浃背地从地里回到家里,再苦再累,只要一看到自己的两个如花似玉的女儿就啥子苦都忘了,就是再苦一点,只要她们两个高高兴兴的,他都愿意。本来,武大伦还是跟中国农村的其他人一样都盼望有个男孩来传宗接代,来养老送终。在中国,特别是在中国农村一家人没有男孩子是一个非常大的遗憾,是会被人瞧不起的。但是,武大伦的老婆在连生了两个女儿后不知得了什么病,不仅不能再生育了,就连她自己的生活自理都成了问题。武大伦到处给他的老婆寻医问药也不解决问题,他也就只好打消了生儿子的愿望。不过,武大伦的两个女儿倒是越长越水灵,越长越漂亮,他的这两个宝贝女儿是他的骄傲,是他的希望,这一带的人们提起武大伦来可能有人不知道,但是却没有人不知道他的这两个女儿,没有人不夸他这两个女儿的。她的这两个女儿是这一带最漂亮的美女,长得白白净净的,一点都不像种田人家的被太阳晒得漆黑女娃子,皮肤硬是比那些街上卖的挂历上的美女都还要白,她们的两只手也是白白嫩嫩、细细长长的,伸出来就像一根根嫩竹笋,硬是好看得很,水嫩得很。她们两个人的腰身就更不要说了,一个比一个好看,一个比一个细,走起路来的样子就像是在水上飘一样,两个人都是大大的丹凤眼,水汪汪的大眼睛看谁一眼就像是要把谁的魂儿给勾走一样。她们两个走到哪儿哪儿的男娃娃就会跟到后面看,街都要闸断半条!

两个女儿相差只有两岁,大女儿取名菊,二女儿取名梅,都是冬月天生的。那一年姐姐20岁,妹妹18岁。不过,菊和梅既有相同之处,也有不同的地方。她们相同之处当然就是都非常漂亮,这不用说。但姐姐菊虽然说很少参加地里的劳动,也很少管家里的事情,不过她却绣得一手好花,她每天的任务就是坐在绣床前绣花,她绣出来的绣品也是十里八乡数一数二的,外贸公司每年都要来指名点姓专门收购她的绣品。所以,她的绣品收入也是家里的主要经济来源之一。但二女儿梅就没有姐姐那样心灵手巧了,可能因为是妹妹,是家里最小的女儿的缘故,一家人从小就对她宠爱有加,爸爸宠着她,妈妈爱着她,姐姐让着她。她虽然是一个农家的女儿,却也过着衣来伸手,饭来张口的日子,不仅不用跟到父亲到地里干活,就连在绣床前坐着绣花她也坐不住,成天就是跑到离家只有两里路的场上去看录像。



2、

也不知道是从什么时候开始,好像是一夜间中国到处都开起了大大小小的录像厅,就连最小的乡场上都可能找得到一、两家录像厅。由于那个时候许多普通中国家庭还买不起录像机,而看电影又太贵,并且电影片子也太少,满足不了中国人日益增长的精神需求,所以,花个块把钱到录像厅去看录像成了中国人,特别是低收入的中国人业余消遣的主要方式之一。

刚开始,录像厅是用老式的录像磁带来放录像,后来就用LD、V**,最后就是DVD来放了。

遍布城市和乡村的录像厅,特别是那些乡村里的录像厅基本上都是一间30多平方米的房间,遮上窗户,摆上若干沙发,条件差的甚至就是几根条凳,再加上一台投影机或者是一台大一点的电视机再加上一台V**或者DVD机就开张了。录像厅的老板把当天要放的录像名字写在室外的黑板上,然后十分夸张地宣传录像的内容,诱惑人们进来看录像。

这些录像厅放的录像内容一多半都是一些打打杀杀的武侠恩怨或者是一些流氓争斗黑社会打架,甚至是淫秽下流的黄色A级片,一到晚上有些录像厅还会放一些国外的禁放的三级片,更有甚者,有些录像厅在放这些三级片的同时还大搞淫秽活动,一些人边看下流录像,一边和一些陪看的三陪女学着录像上的动作大搞淫乱活动。

武家二女儿就是她还在读初中的时候迷上看录像的。武梅读书的中学就是乡场上的一所初级中学,在学校的旁边就开了好几家录像厅,录像厅的宣传喇叭声有时候甚至还会传到教室里来,搞的学生们安不下心来上课。那时到录像厅看录像就像现在到网吧上网打游戏一样,学生们当然经不住看录像的诱惑,许多学生一下课就往录像厅跑,还有些学生甚至还逃学去看录像,每天这些录像厅都坐满了未成年的学生。学生们从录像里学到了不少书本上、课堂上学不到的东西,他们每天谈论的不是某某的武功比某某的武功高强,就是某某派结怨于某某派,成天嘴里呼呼哈哈地学着录像里的人物打来斗去。还有一些未成年的学生更是从录像中学到了他们成人后才应该学到的东西。有一些专家呼吁要在我们的课堂上讲授“性知识”,殊不知好多未成年人早已经在录像厅或者通过其他渠道学到并且实践了比你讲授的要多得多的“性知识”,当然这是一种扭曲的,不全面的和下流的“性知识”。

武梅在初中一年级时第一次看了录像,那时他们家里都还没有电视机,以前看过的不过是几部数都数得清的电影。看着那屏幕上的花花绿绿的世界,打打闹闹、哭哭笑笑、恩恩怨怨、爱爱恨恨的胡编乱造的人物,她的心被完全吸引过去了,成了一个录像迷。她成天不是为这个剧里的人物悲伤、哭泣,就是为那部剧里的人物惊喜、欢乐,她就是这样从一个情窦初开的少女迅速走向“成熟”。

武梅第一次看录像就是本村队长的儿子,比她要高两个年级的任强请她看的,从这以后她就一发而不可收拾地迷上了看录像。经常和任强两人逃学去看录像,当然出钱买票就都是任强的任务了。一开始,他们还只是看一些武打片,后来就慢慢的看一下所谓的“言情片”。最后有一天任强悄悄告诉武梅录像厅最近在放一部“海外生活片”,听说好看的很,他还请武梅那天晚上和他一起去看这部录像片子。

那天武梅一个下午都心不在焉,老师在课堂上讲了些什么完全没有听进去,坐在课堂上就等着下课的铃响,就等着晚上好同任强一起去看那部好看的“海外生活片”。

那天晚上,武梅和任强两人坐在录像厅后排的两个人坐的所谓“情侣座”上,看着屏幕上大胆的、赤裸裸的“海外生活”,看着那一丝不挂的男男女女抱在一起翻滚。一开始武梅不禁用手蒙住了自己的眼睛不敢看,但又禁不住好奇从指缝里偷偷观看,看得她是面红耳赤,心跳加速,混身燥热,好像有一股什么力量要从她的体内冲出来发泄。录像厅里的人们早已经是躁动不安,有的人跟着屏幕上的人一起大呼小叫,隔壁“情侣座”上的人还抱在了一起学起了屏幕上的动作。这时,任强的手开始不老实地抱住了武梅,刚开始武梅还本能的推开了一下任强的手,但随着任强的手更坚决地伸过来,武梅不再避让了,反而主动靠近了任强。这时,任强一下子把武梅抱在了自己的腿上,嘴也贴了上来,武梅闭上眼睛把嘴迎了上去,两个人的嘴和舌头互相搅在了一起,任强乘机把他的手伸进了呼吸急促的武梅的衣服,使劲地揉捏着武梅的刚发育不久的乳房,任强还把武梅的手拉进自己的裤子……,两人就这样发泄着直到片子放完。

看完录像后,任强就把武梅带到自己的家中学着录像上的样子占有了她,这天晚上武梅早早地走完了从一个情窦初开的不省人事的少女到一个妇人的过程。

武梅就这样读完了她的初中,什么东西也没有学到,只是学到了男女之事。后来,武梅的第一个“男人”任强不久就到县里上高中去了,他们之间短暂的“爱情”就此烟消云散。不过,武梅很快就有了第二个,第三个“男人”,她成了本地的浪荡子们争相猎取的对象,也成了她父亲头疼的一块心病。


3、

初中“毕业”没有考起高中的武梅已经在在家里耍了3年多了,这3年里武梅是什么也不做,什么也不愿意做,成天就是往乡场上跑,去与她的那些狐朋狗友鬼混,看录像。她的父母亲怎么劝她都不起作用,姐姐武菊劝她跟到自己学习绣花,她也只是热新鲜了几天就坐不住了,还说,一天到黑坐得腰酸背痛的,比学校上课还要恼火。从此以后,武梅仍然我行我素,谁也管不到了。

终于有一天,武梅回家后向大家宣布,她要进城去打工了。并说是跟到队上的几个姐妹一起去,还说,为首的周林花已经是第三年出去打工了,她现在在省城的一家制衣厂里,她都已经做到中层管理干部了,这次就是她来招工的。她还说到省城打工每个月至少也可以挣500-600块钱,人家工厂中午还要免费提供一顿午餐。说到这里,武梅已经开始憧憬起到省城打工的幸福生活来了。

一开始,武梅的父母亲对武梅突然想到省城去打工是一点思想准备都没有,不过他们也对武梅成天在家里无所事事和外面对武梅的风言风语感到十分恼火,正愁没有办法管教她。前几天已经托王媒婆给武梅物色一个婆家,哪晓得武梅知道后是坚决不干,心气很高的武梅说什么她才不愿意在乡坝头找对象,才不愿意给农民当老婆,一天就只晓得围到锅台、猪圈转,要找也至少要找一个县城里的人,找一个吃商品粮,拿工资的人。为此,她还与父母大闹了一场,绝了几天食,当然绝食的那几天姐姐武菊还是偷偷给她送了不少好吃的。最后,武梅的父母亲终于还是没有坳过从小就任性、霸道的小女儿,答应不给她在乡下找婆家。不过父亲还是撂下一句狠话:“我们可以不管你以后在那里找,但是从今以后你不能再像现在这样成天鬼混,要么你跟到你姐姐,学一门手艺,要么你就3年内给我找一家人嫁出去。”

就在武梅的父亲撂下那句狠话后不久武梅就向大家宣布她要到省城去打工了。

一方面武梅的父亲为小女儿终于省事了而感到高兴,另一方面又为从来也没有出过远门的小女儿一下子就要到那么远,那么大的城市里去感到担忧,这是一种莫名的担忧,好像是女儿一去就再也不会回来了一样,好像女儿是到什么龙潭虎穴里去一样。不过,他也说不上来到底担忧什么,是担忧女儿吃不惯城里的伙食?是担忧女儿住不惯城里工厂的集体宿舍?是担忧女儿万一有个什么头疼脑热没有人照顾?还是担忧女儿会遇到什么坏人?女儿成天在家里无所事事他担忧,女儿一旦决定要出去打工挣钱了,他也担忧。可能这就是父母亲对子女的爱吧。

武梅向家人宣布自己要去省城打工后不到一个星期她就和同村的五六个伙伴出发了。她这一去是祸还是福呢?谁也不知道。


0
回复主贴

相关文章

更多 >>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1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广告 大型核武军事模拟 坦克 装甲 战机 航母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