核心提示:但是我们可以猜,是道士,因为他们是出家人。当然这并不是说他们没有老婆孩子——在汉代,道士是有老婆的,比如创立道教的张天师,他就有一个名叫张衡的老婆——而是说他们的社会网络和平常人不会有太大的交集。所以呢,由他们来教导孩子显然是再合适不过的了。




本文摘自:《性的历程》,作者:王威,出版社:湖北人民出版社


道士作为性的启蒙者、传播者是被公认的。


霍去病是一代名将,他一生中四次领兵正式出击匈奴,都以大胜回师,灭敌十一万,降敌四万,开疆拓土,二十二岁就当上大司马骠骑将军。然而仅仅过了两年,元狩六年(公元前117年),霍去病就因病去世了。


关于他的死,南北朝时期托名班固所著的《汉武故事》是这样说的:当将军霍去病生病的时候,汉武帝在柏梁台向一位神女祈祷,于是神女出现在霍去病将军面前,求与之合,被霍去病断然拒绝。此后,霍去病的病情益发严重,不久谢世。神女向汉武帝禀告原委,说霍去病阳气亏损,她本想以自己的阴气补其阳气,无奈遭拒。


这个故事反映出古代人的性观念里头,相信男性能够从女性性高潮时的分泌液(“女精”、“阴精”)中获得好处,小一点的好处是治病,大一点的便是长生,更进一步,连女性的唾液、乳液等也都有“补益”之效,这就是所谓的“采阴补阳”之说。因此女人可以通过与男人ML来拯救男人。


那么我们再反过来,男人是不是也可以通过与女人ML来拯救女人呢?在《史记·扁鹊仓公列传》里,就有这样一个病例--


济北王侍者韩女生病了,症状是腰背痛,全身发寒热,很多医生都治不好。汉代的名医淳于意经过诊脉认为她得病的原因竟然是“欲男子而不可得也”。


至于淳于意最后是不是叫一个男人上去和韩女嘿咻一番,书上没写,不好乱说。不过中医里头有“一滴精,十滴血”的说法。而现代科学研究证明,男性精华里所含有的胞浆素,能阻止细菌核糖核酸的合成,并能像青霉素那样杀灭葡萄球菌、链球菌等致病菌,对女性来说是防治各类妇科炎症、癌症的特效药。可见男人的精子是一味好药了。


我们知道中国古人总是喜欢把理论建立在神神道道的基础上,也就是建立在抽象的看不见的地方上,像“气”就是这样的一个东东。这气在男人身上是阳气,在女人身上则是阴气。ML呢,则是“合气”了。马王堆汉墓出土简书《十问》是这么说的:


待彼合气,而微动其形。能动其形,以致五声,乃入其精--虚者可使充盈,壮者可使久荣,老者可使长生。……玉闭坚精,必使玉泉毋倾,则百疾弗婴,故能长生。


可见,关于男女ML对彼此双方的身体健康是有益的这一点,古人是很早就认识到的。从马王堆出土的性学书籍早已经证明了这一点。汉代是中国房中术比较流行的朝代,一是因为西汉初期尊奉黄老之术,所谓的黄老,指的是黄帝和老子,也就说道家的地位还是比较高的。虽然此后有汉武帝独尊儒术的做法,但是道家总体来讲,还是一直比较受人民群众信赖,这种信赖在很大程度上是因为道士们身兼养生专家、性学顾问两个职位。


《汉书·艺文志》关于房中术的著作共有八家、一百八十六卷之多,分别是:《容成阴道》二十六卷;《务成子阴道》三十六卷;《尧舜阴道》二十三卷;《汤盘庚阴道》二十卷;《天老杂子阴道》二十五卷;《天一阴道》二十四卷;《黄帝三王养阳方》二十卷;《三家内房有子方》十七卷。单单从书名我们就可以看出这些书基本上是道士写的。


为什么道士会成为性学专家呢?我们就得说说汉代班固写的《白虎通义》,这本书是东汉章帝在建初四年(79年)于洛阳白虎观召集诸儒,讲论五经同异的会议记录,最后由班固整理出来。全书分十卷,主要是强调纲纪伦常,其理论依据是天人感应、阴阳五行,以作为当时官方对经学的标准答案。在这本书中,经学大师们对性问题非常重视,甚至讨论了老年人的性交问题:


男子六十闭房何?所以辅衰也,故重性命也。又曰:父子不同礻施,为乱长幼之序也。《礼·内则》曰:妾虽老未满五十,必预五日之御。满五十不御,俱为助衰也。至七十大衰,食非肉不饱,寝非人不暖;七十复开房也。“


即强调上了年纪的男人需要通过性交以获取女人阴气,补充自己衰退的阳气。连老年人都不忘记提醒一把,可见汉代人对性教育的重视,认为这是人生最重要的一件大事。


既然重视性教育,就要有人传授,《白虎通义》对此特别指出:“父所以不自教子何?为渫渎也。又授之道当极说明阴阳夫妇变化之事,不可父子相教也。”父亲不能教自己的儿子,那母亲就更不能,那该由谁来教呢?《白虎通义》上没有说。


但是我们可以猜,是道士,因为他们是出家人。当然这并不是说他们没有老婆孩子——在汉代,道士是有老婆的,比如创立道教的张天师,他就有一个名叫张衡的老婆——而是说他们的社会网络和平常人不会有太大的交集。所以呢,由他们来教导孩子显然是再合适不过的了。我们这里还是先引《汉武故事》吧:


上(武帝)造神君请术,行之有效,大抵不异容成也。神君以道授宛若,亦晓其术,年百余岁,貌有少容。卫太子未败一年,神君亡去。自柏台烧后,神稍衰。东方朔娶宛若为小妻,生三子,与朔同日死,时人疑化去未死也。自后贵人公主慕其术,专为淫乱,大者抵罪或夭死,无复验云。


再看《神仙传》,里头记载了张天师向其徒众传授房中术作为修炼之法:“故陵语诸人曰:‘尔辈多俗态未除,不能弃世,正可得吾行气导引房中之事,或可得服食草木数百岁之方耳。’”


总之,道士作为性的启蒙者、传播者是被公认的。这一点,我们可以在很多明清小说中看到。即便在正史中,只要稍微留心,也有不少。像汉代就有甘始、东郭延年、封君达、冷寿光等人,《后汉书》上就说冷寿光“年可百五六十岁,行容成公御妇人法,常屈颈鹬息,须发尽白而色理如三四十时”。魏晋时代,东晋的葛洪,南朝梁的陶弘景,也都是房中术的大理论家之一。宋朝的茅山第二十五代宗师刘混康也是一位房中术专家,宋徽宗赵佶就曾向他求“广嗣之法”。明朝开创武当派的张三丰据说也是。


除了道士之外,房中术的专家就非医生莫属了。因为中国古代的性科学从来就不单纯局限于性的常识、性技巧、性功能障碍治疗与受孕等方面,它如果不是和道家的长生概念联系在一起,就是和医家的保健概念联系在一起。可以说,中国历代的医学家,没有不研究房中术的。像隋唐时的孙思邈就是一位房中术大师,所著《千金要方》中就有不少房中术的重要理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