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创]药有几分毒

用这个题目,本不是我性格,希望药姓朋友们谅解。幸喜今天是4月1日,给了我一个斗胆的理由。


阳春三月,草长莺飞,本是舒心怡神的大好月份,怎奈神州大地忽然一片药引,导出心中万千感慨。


八刀琴手药家鑫,执一把三十厘米长水果刀,激情间强迫性挥洒,杀人于无意,逃逸中再撞,玩交警股掌,若干时后泰然曰自首。所幸目前尚未有倾向普交的言论,是为不幸中之万幸也。


国人犹如迷途羔羊,既善良又无风向感,诚如偶尔上网翻墙的我仍视cctv为导向明灯。李刚忏悔的眼泪让我明白了普交的一定,钱云会视频无须鉴别让我明白了普交的一定,激情杀人的倾情演绎居然却不是为了普交的鉴定,nnd,它也与时俱进了,倒让一心跟定的我大呼失落。


管它网络闹个球,屏了它还不实际说明一切。玩太多手法,倒怕落下更多话题,让屁民壮些嚷嚷胆量。


药儿好不好喝,这我倒真的没有考究,但药一煮开,芳香四溢,这却是不用张眼,狂嗅一通当即豁然开朗。


李大女挟最高收视发震耳高论,竟然不能让欲致药渣的人心胆俱裂,不能不说是抗争的又一看点。嗔怪这孩子没有敢于担当的责任与勇气,这一次的激情分析激起了千层浪,激得自己不得不一次又一次来圆话。


再看那个几百人的学子陪审团,什么时候这些苍白的孩子能萌起创司法制度的先河?念同窗昔日的优秀,发为社会留下美妙音乐的大白日梦?我只想顺便感激法官,是你,顶住了全社会的压力;是你,引进了司法的第一人情乐章;是你,以一己之力表现了社会矛盾中隐藏着的分化应该怎样不失公允地体现。我相信你的努力没有白费,最起码,药童鞋也许已在心中,舞动兰花硕指,尝试又敲命运交响曲。


社会从来都不缺法律,缺的是宣读法律的法官;社会也不缺民众,缺的是不装打酱油的民众。


曾在刚哥那事中惊叹,几万学子集体噤声,所以不想几个月后又来自我矛盾,几百学子集体扬声。一惊一乍,只能彰显对现教育下高等学子太失关注。


昨天晚上电视还在高调播出励志传销团在一个中学搞活动,我想请高考压力下的学子,把这滚烫的场景,珍贵地记录下来,五年之后,你再看一看,十年之后,你再看一看,只怕到时,你流不出跟我一样伤心的泪水。这样的新闻,本该放到今晚,还不失为一个娱乐节目。


四月,是追思的季节。思念了先人,思考了自己,都已没了太多的忧伤。些少的私念,便是过几天给老钱来个百日祭。牵挂绵绵无尽期,只是当中多惘然。经历的过程,也是释然的过程。我本以为这件事没有一个内心宽慰的答案,我或许不会再写帖,或许不会再关心。


幸亏,我又写了。或许是看淡,或许会改变,总之,我跨过了一小步。


本文内容于 2011/4/2 0:10:13 被古城东边编辑

[ 转自铁血社区 http://bbs.tiexue.net/ ]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