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创](短篇小说)红颜

李学白生性疏慢,年少狂放,自视甚高,嘴里时常念叨着:

我本楚狂人,凤歌笑孔丘!

父亲为他取名学白,他到真是蔑视权贵,愤世嫉俗,颇具道家的放达避世,自然无为,不过受父辈的言传身教,又兼有儒家的忠君爱国,积极入世,矛盾而复杂。当然他到底还是最喜爱李白,喜爱他的任侠尚义,豪迈奔放。他最无法忍受风云气少,儿女情多,鸳鸯蝴蝶般的绵软无力。

很偶然,他浏览了某著名网站的知名文学论坛,看到那里版主的文章,脂粉气扑面吹来,便心生不悦,贴了个帖,评道:恕不才,穷在下拙劣鄙陋之所学实难窥足下大作之全貌。窃以为,足下行文辞采靡丽轻艳,多是风花雪月。然而,“诗以言志,文以载道”,足下之大作雍容华贵之处,冗弱浮艳,尤显痹萎靡殇,且极尽铺排堆砌,穿凿词句之能事,流于暗淡消沉,绵软无力,读来实在生厌。更有甚者,竟惹得附庸风雅之徒,竞相而出,并作朋党,襟裾马牛之辈,轩轾不问,叹赏击节,翕然宗之,实乃风雅之大不幸!读书是用来解惑的,决非是用来卖弄的!倘若天下读书人都如此这般,又何劳秦始皇焚书坑儒呢!想这偌大个文学论坛真真是被你那股虚诞而寡味的纤丽之风搅得乌烟瘴气。执笔写字,莫要污了文学的名。管中所见,言辞有所不周,料想足下乃汪洋之水,海纳百川。他又写了首诗附在后面:

吟诗唯太白,赏文必昌黎。无病总呻吟,枉为操觚人!

此文一贴,顿时一片口诛笔伐,责骂之声不绝于耳。先是那版主就李学白的帖子呼吁大家讨论,随即便招来一堆维权卫道、粉饰太平的青年才俊们。平日里总也寻不见他们踪影,一时间也不知道从哪儿就蹦了出来,上窜下跳的,个个奋勇争先。真可谓是振臂一呼,应者云集。

对于每一个责骂的帖子,李学白都毫不吝惜的回了一句。

有说:“哪儿来的跳梁小丑,版主是何许人也,公认的文坛高手,岂是你等无名之辈撼动的!蚍蜉撼树,可笑!可笑!”李学白回道:“跳梁小丑,没错,我就是站在房梁上俯视你们这群小丑的大空癫狂的济公佛爷!蚍蜉,也罢!我尚且有凌云之志。我反要笑你阿谀谄媚,夤缘求进,无能鼠辈!”

有说:“你小子别唧唧歪歪的,你是看不懂版主的文章吧,真是夏虫不可言冰,蟪蛄不知春秋!我想也是,版主学无不窥,才识宏通,股肱心膂,辉耀日月,勋猷懋著,海不扬波,世之楷模,骑鲸飞去,如此弘谋硕书,旷世之才,汝等鼠辈焉能通达!不用劳烦版主出手,我就能把你收拾了!”李学白觉得这真是狗屁放了一通,只是竟没料想,这马屁拍的,把奉承死人的那套说词都搬了出来,弄得他是哭笑不得:“祭文都写完了,就让你们的楷模赶快骑鲸飞去吧,那样可就真是海不扬波了!还有,见过捧臭脚的,可是我还真没见到过捧起别人臭脚的同时把自己的臭脚也一并捧起来的!我当真是没看到你们的楷模身上那件‘皇帝的新装’!”

有说:“你是哪山的猴子,敢在这里撒野!”李学白回:“你没看错!我就是齐天大圣!降不住,你可以暗算我啊!”

有说:“你小子别在这嚼舌头,有本事咱们扒坎肩,脱裤子,摔跤练练!”李学白回:“有意思,文的不行就来武的。文学公社什么时候变成天桥跤场了,把式都来了!这位仁兄,我想您是找错人了,我不穿坎肩,而且我也不赞成用脱裤子的方式忆苦思甜。再者,我劝您别老脱裤子,雅不雅另说,夏天到是好办,若是冬天,即便是您有神功护体,不惧严寒,可毕竟是长衣长裤,您脱着也费劲啊!倘若您修炼的神功真的是有什么特殊的需要,您不妨试试开裆裤!”

有说:“坏文章虽平正肤廓却少有议论,好文章和坏文章的区别就在于好文章太扎眼,不过也有哗众取宠之嫌!况且就欣赏而言,对普通人普通生活的描写,或者是所谓的不痛不痒,也大体要强过好高骛远,甚至过于理想主义的假、大、空!”李学白回:“老兄的话很有些意思,我权当是好意听,所以只想说怎可因噎废食?对普通人普通生活的描写,也要有真、善、美的追求,即便不是为普通人的呐喊,也不应该仅是屈从命运和安于现状的无奈的呻吟!也绝不是苍白、无力、肤浅、平庸、享乐主义,甚至是退化和无聊到玩弄文字!如果这样也算是文学,那我到宁愿去追求超越世俗的理想主义!总之,倘若扎眼能够正视听,我宁愿为此战群舌!”

最后,这帮人实在没辙了,索性不再雕琢词句了,干脆一堆人撮在一块儿,你一言我一语,就如同街头巷尾,抱着孩子,嗑着瓜子,指着路人,嚼着舌头。斯文风雅顿时打翻在地,礼仪廉耻踩在了脚下。李学白回道:“这还是文学论坛吗?一群没有教养的家伙!”那些人中有一位骂了他一段,李学白看了便回道:“我看你们也就这样了,连回帖子都是二百五十个字!”李学白的较真可谓是细致入微,凡事非要争个黑白对错,善恶美丑。好个李学白,年少气盛,当真是不知天高地厚,也正如他自己所言:到哪儿都要长出刺来!

世事都不全,又到哪儿去寻个绝对呢?

这次战群舌,李学白自认大获全胜。虽然他认为网上的那帮家伙已经黔驴技穷了,可是总觉得他们并非心服口服。而对于那些批评版主的话,他也觉得有些地方说的不尽然,说道底还是读书不精,学问不够。所以,虽然他常梦想着能够像李白那样“仗剑去国,辞亲远游”,并始终也相信 “读万卷书,行万里路”的道理。不过他仍然觉得眼下最重要的还是要多读书,正是因为读书不精,才导致了他的学问不够。他以为要想以德服人,就必然诗书饱读。于是他便终日泡在了图书馆里。所读之书囊括“经、史、子、集”,他认为只有这样才够博学,才能明了他所不能尽然的道理。

(未完待续)

本文内容为我个人原创作品,申请原创加分

[ 转自铁血社区 http://bbs.tiexue.net/ ]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