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生之大业风云 正文 第四十一章

hebinjjwy 收藏 1 52
导读:本文全文阅读地址:[URL=http://book.tiexue.net/book_17206.html][size=14]http://book.tiexue.net/book_17206.html[/size][/URL] 六月二十七,从南宁州突然传来了一条噩耗---或者对我而言并非完全是坏消息:因为濮人部落(今云南西南部)经常侵扰昆明、云南两郡,总管将军杨玄纵领兵五千渡红水河击濮人,不料中伏,杨玄纵中毒箭,伤发而亡,幸好部下善战,五千人马有七成得以退回红水河东岸。 虽然我有借刀杀人之心,但是杨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7206.html

六月二十七,从南宁州突然传来了一条噩耗---或者对我而言并非完全是坏消息:因为濮人部落(今云南西南部)经常侵扰昆明、云南两郡,总管将军杨玄纵领兵五千渡红水河击濮人,不料中伏,杨玄纵中毒箭,伤发而亡,幸好部下善战,五千人马有七成得以退回红水河东岸。

虽然我有借刀杀人之心,但是杨玄纵毕竟是为国捐躯,我也不免有几分伤感,下旨追封“定南郡公”,以国公之礼安葬,以其子荫爵,杨玄挺接任总管将军,驻守临振郡的杨万石调南宁州接替杨玄挺的空缺,又着兵部调兵械补充,伤亡将士,一体抚恤。

然后我便去看杨玄感以表示慰问。杨玄感是随驾来了嵩高山的,一方面是为了显示我对他仍然看重,一方面也是为的便于监控。

杨玄感自然表达了一番感谢皇帝看重杨家,对杨氏兄弟恩情如何深厚,杨家一门誓死效忠一类的话。我也不管他真心假意,只是大加慰勉,双方互相戴了一番高帽子。

二十九日夜,宿元荣妃处。

小佳音如今已经能够发出类似“妈妈”的声音,我逗她叫“爸爸”,却是徒劳。

荣妃坐在我身旁,我伸手抚摸她的秀发,却见她颈间,正是我当日给她的那条项链。

我将项链解下,荣妃看着我,却不知道我想做什么。

我将项链在手中把玩一阵,却又把它戴回荣妃颈间:“当日爱妃心中盼朕亲手将此物给爱妃戴上,朕却拂了爱妃的意,今日便做弥补吧。”

荣妃幸福地倚在我的肩旁。这些女人看起来荣华富贵,惹人羡慕,内心中渴求的,却不过是寻常夫妻间最平常不过的恩情而已。

我揽住她,她的确是一个可爱的女人。

嵩高山上一片平静,大原则一定,剩下的具体事务反倒是没有我什么事情了。我也终于抽的空闲,带着一班后宫眷属在嵩高山到处走走,如此很快就到了七月十五,御驾该要返回东都了。

回到东都,新任的右都御史韦云起便来见驾,我自然问起他东北局势。

“回皇上,如今高句丽已经不敢犯境,靺鞨、奚人和南契丹诸部归顺,边患已无大碍。张大人正大力开发辽河,今年必可迎来丰收,皇上开发东北之策,终于可以迎来一番大好局面。”

“以爱卿之见,东北朕便可无忧?”

“也不尽然。北契丹四部及霫人尚未归附,必会侵扰,不过有南契丹诸都督作为屏障,沈将军又勇猛善战,颇通韬略,燕郡当无大患。高句丽还会侵袭,但李密大人颇通文武,又有李大将军为后援,加之靺鞨多有夺取高句丽北部之地,辽东也当无大虞。只是渤海之势,强于其他五部,臣以为,必有吞并他部之心,却是不可不防。而真正为边地之患的,只有突厥。”

“哦,爱卿细说与朕听。”

“皇上,突厥始毕可汗,对大隋表面恭顺,内心早有不臣之心,昔日灵武之乱,突厥便已显异志。此番臣奉旨讨契丹等部,始毕又是阳奉阴违,而契丹、奚本突厥属部,此番转归大隋,突厥面上不说,心中却更是不满。突厥虽分东西两部,然东突厥之势,不仅远超契丹、靺鞨,就是高句丽也有不及,早晚必为大隋劲敌。”

我点头道:“爱卿所言,颇有见地,倒是和裴矩相似。”

“裴矩大人熟知突厥事务,岂是微臣可比。”

“不然,朕观爱卿对答,面色如常,心中必已有成竹之策,不妨讲与朕听。”

“皇上明鉴,对付突厥,还是臣去年的四个字---分而治之。只是去年臣只有个大方略,却无计划,天佑大隋,始毕自己给了我朝机会。”

“如何是始毕给了机会?”

“分而治之,正应在始毕派来助战的弟弟阿史那叱吉身。臣以为,皇上可以以助战有功,封阿史那叱吉做可汗。”

“阿史那叱吉不过三千老弱病残,如何能够抗衡始毕?”

“突厥贵胄,各有部众,阿史那叱吉不难号召一班力量,我大隋再做奥援,必可成事。”

“大业九年,裴矩便有此议,曾经派人试探阿史那叱吉,阿史那叱吉胆怯,却是已经拒绝了。”

“皇上,正所谓此一时彼一时,去年阿史那叱吉担心以自己一部之力,难以抗衡始毕,而今始毕自己犯错,派了一干与自己不睦的突厥贵族,由阿史那叱吉统带,反倒增加了阿史那叱吉的实力。”

“既是如此,朕便叫裴矩去办,爱卿而今,却是要做好新政之事。你如今执掌御史台,天下官吏德才,全要靠你来监管。”

“蒙皇上垂顾,臣敢不效命。”

八月初一,诏命赏阿史那叱吉助战之功,封处罗可汗,赐军械若干,驼马千匹,予以郡王之礼遇。阿史那叱吉此次领了命,却不敢北上,就在奚人之地以北,霫人之地以西的克鲁伦河以南(今内蒙古兴安盟西部和锡林郭勒盟东部以及蒙古国东南部)建立牙帐,突厥各部来投者,到了十月也有近二十万众,“控弓之士”两万余,虽然不比始毕,却也有了一定实力。十一月,沈光招降霫人各部,我依裴矩的建议,将其地一分为二,东部约五分之三的土地连同人口,划为三个都督府,西部的土地人口,都交给处罗可汗管辖。其地在东突厥西南,故称南突厥。

除了阿史那叱吉,始毕可汗还有弟弟阿史那咄苾,裴矩也暗中遣使鼓动其称可汗。阿史那咄苾见阿史那叱吉称汗,也不免心动,可是他实力较小,不敢如阿史那叱吉那般分庭抗礼,只好向始毕可汗请封。始毕可汗因为处罗可汗闹独立,也不想背后树敌,大业十年底,封阿史那咄苾为小可汗---听命于大可汗的二等可汗,称颉利可汗。

东突厥之外,又有西突厥,两部本为一体,开皇年间,阿史那大逻便自立为可汗,东西突厥分裂。以后传到处罗可汗(此处罗非彼处罗)阿史那达漫,也对大隋称藩,杨广传旨召见,处罗可汗却不见,让杨广很没有面子。大业六年(六一零年),裴矩挑动小可汗射匮可汗攻击处罗可汗,迫使阿史那达漫逃归隋朝。杨广对失败者向来可以表现出大度,封他曷萨那可汗,待遇优厚,并且还要把信义公主嫁给他。不过这婚事原本该是今年正月的事情,而今皇帝其实已经换人,这婚事自然根本无从提起。阿史那达漫之弟阙达设阿史那达度随阿史那达漫归隋,当时随阿史那达漫内附的西突厥人有近万户,大半由阿史那达度统领在会宁(今甘肃永登附近)放牧,一部分随特勒阿史那大奈---已经授金紫光禄大夫,算是大隋官吏,在楼烦(今山西静乐)居住。

大业十年九月,正式册封射匮可汗为西突厥大可汗,射匮可汗建庭于龟兹北三弥山(今新疆库车以北的哈尔克山)。我却又封阿史那达度为阙达可汗,给予国公礼遇,使其归旧地,暗中却是想削弱西突厥。阿史那达度建帐于时罗曼山西麓的可汗浮图城(今新疆吉木萨尔),大体控制了阿尔泰山以南、古尔班通古特沙漠以东的一片地区,很快也拥有十万部众。不过阿史那达度知道自己实力弱小,很聪明地向射匮可汗表示了表面上的“臣服”。 射匮可汗有了面子,也知道阙达可汗背后有大隋撑腰,顺水推舟也封阿史那达度为小可汗。

至于阿史那大奈,我知道他是一员猛将---《说唐》中的史大奈便是此公,打算收归己用。阿史那达漫仍然挂个曷萨那可汗的空衔,以郡王之礼,在东都赐第居住。

0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1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广告 这才叫游戏:仅13天风靡全球场面堪比战争大片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