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7289.html


10、特务头子学马列

当然,陈诚十分晓得,蒋介石一旦关注的事情,你必需全力以赴,来不得半点马虎,为此,他将省保安司令一职让给了彭孟缉中将,让他专司绿岛集中营筹备事务。

炮兵出身的彭孟缉,原本就是个冲锋陷阵的军人,官至炮兵指挥部司令,1947年2月28日,台北、高雄等地市民起义,彭孟缉凶狠出手,越权击毙了作为谈判代表的高雄市参议会议长的彭清靠,使得起义方群龙无首,从而为警备部队镇压起义创造了条件,彭孟缉因此受到上层赏识。但是,彭孟缉入道保安系统短暂,对国民党犬牙交错的情报体系只知其然,而不知其所以然,这样,他在筹备绿岛集中营事务中,难免就会机械照搬,一厢情愿。

彭孟缉在整训一个大队宪兵的同时,又从军队抽调了五十余名政工人员,集中到台北圆山进行集中营政治指导员训练。所谓指导员,不过是管制绿岛政治犯的中间和骨干。指导员训练班开课之初,彭孟缉从法务部请来刑讯和心理专家担任教官,但时过不久,一个高个的上校军官走进了他的办公室,他一看递上的公文禁不住吃了一惊:来人是保密局侦防组组长谷正文,他奉命担任训练班教导主任。

彭孟缉觉得奇怪,因为他从来没有向上司请求委派什么教导主任。他的咨询电话打给了陈诚,对方先是支吾了一气,又让他咨询“政治行动委员会”。作为保安司令,彭孟缉从来没听说过这个委员会,但是既然陈诚让他咨询,可见其背景非同一般。给彭孟缉作出解释的是“政治行动委员会”召集人唐纵,这就更让彭孟缉犯糊涂了,警政署长唐纵,跟自己军衔一样,职务相当,他有什么权利向指导员训练班下达派遣令呢?

尽管带着许多疑问,彭孟缉还是接受了谷正文。但谷正文接下来的举动则让他不安起来:谷正文带来的八个教官,竟是清一色的共产党的叛徒,尤其那个叫布克的瘦高个,曾是台湾国民党通缉的要犯。彭孟缉本想找谷正文谈谈,可是一打听谷正文的底细,他有点害怕了。北大毕业的谷正文,曾当过林彪115师的侦察大队队长,被捕叛变后成为军统的一名冷面杀手,深得戴笠、毛人凤的赏识,与蒋经国私交甚密。

彭孟缉没有难为谷正文,却有学员给谷正文出了道难题。中共台湾地下党区委宣传委员布克,早年留学苏联中山大学,跟蒋经国是校友。他在讲授马克主义基本原理时遭到了学员杜刚当庭抗议,闹的教学被迫停止,倔强而又傲慢的布克,利用考试整治杜刚等闹事学员,使得杜刚等四名学员考绩落伍,激化了师生之间的关系。布克在一次外出中,忽遭众人袭击,袭击者先用麻袋套在他头上,然后勒紧他,让他无法反抗,再用胶皮管猛力抽他脚背,一下抽去,他一声凄叫,这种惩罚人的手法是很专业的,既让被惩罚者痛苦不已,又不会留下外伤的痕迹。

事件发生后,谷正文没有请示彭孟缉,便将指导员训练班的学员统统召集到操场上,查出了袭击教官的四名学员,然后一人发一根胶皮管,让四名学员相对而立,狠狠抽打对方的脚背。操场上的鬼哭狼嚎,引来了彭孟缉中将,但碍于谷正文的面子,彭孟缉并没有当场阻止谷正文的行动,而是急急转身离去,向陈诚报告情况,不料陈诚却说:“这事你就不要管了,由他去吧。”

就在谷正文惩罚学员的第三天,布克接到了一张请柬,那四名闹事的学员说是要请客谢罪。布克带着一种畏惧而又侥幸的心理,走进了圆山脚下的一家酒馆,在一个雅间里,他看到了那四名学员,他们毕恭毕敬地挺立在那里,在他们中间坐着一个中年,灰大褂、四方脸,明亮的眼睛里带有几份憨相。布克觉得这人面熟,却又想不起在哪里见过。那个陌生人见到了布克,主动起身,伸出了一只手,谦和地对布克说:“我们应该算是老同学了,在莫斯科中山大学,不过我是民国三十六年去的,早你三年,所以我们只知其人而未谋其面哪。”

他的这番话,猛地刺激了布克的敏感神经;这,这不就是呼风唤雨、鼎鼎大名的蒋经国吗!

布克一时激动的说不出话来。

蒋经国先安抚布克坐下,然后对他说:“听说你的马列课讲授的不错,可惜我没有时间聆听啊。马列主义学说,尽管不符合中国国情,但逻辑关系还是很严密的。”然后他亲自给布克端过一杯水去,抚慰道:“布克同志,为了党国的事业,让你受委屈了。”

布克觉得心里热乎乎的,差点流出了泪来。他怎么也不会想到,堂堂的蒋公子如此平民化。

蒋经国重又坐下,对左右两侧的四名学员说:“刚才我们已经谈了很多了,当今世界上有两个强大的帝国,一个是物质的美国,一个是精神的苏俄,党国复兴大业,物质上要靠美国,精神上要学苏俄,当然,所谓的学苏俄,则要辩证的学、批判的学。改造激进分子和共产党人,应当学习苏俄驯化异己的一些方法,知彼于精髓,驾役于得心,也只有在知识上比激进派更激进,比左派更左派,我们才能完成治病救人的使命啊!”

说到这里,蒋经国也激动地站了起来,说道:“同志们,酒菜还没摆上,我以茶水聊表心愿吧。祝愿你们在绿岛、祝愿你们在未来,精诚团结,克勤克俭,创造人生和事业的辉煌!”

他在端起茶杯的同时,又做出承诺:“等你们绿岛的事业有了进展,我一定到绿岛去看望你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