京城十案:北京公安史上侦破秘闻 四 龙潭湖碎尸案 篇后记 死刑之前 2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7356.html


干了半夜,路子说睡会儿。


矬哥哪儿睡得着啊,左翻右翻,也不敢问多余的,又怕睡到中间路子给他一刀,那种心思就别提了。


路子可是睡得蛮香。早晨六点钟就又起来了,拉了一个旅行箱,一个旅行包过来,让矬哥把尸块拿出来塞进去。


全塞满了,还有一半的尸块儿进不去。路子皱皱眉,看看冰柜,嘟囔了一句“老丫挺的还挺沉,先扔一半吧”。叫矬哥扛着那个旅行包跟他走。


奇怪的是,出发之前,路子拿了支烟点着了没抽,倒着插在旅行包前面,看着烟烧干净了才走。


路子空着手走前头,让矬哥背着旅行包,奔了龙潭湖。


扔完这个,回来,背那个旅行皮箱,还是路子空着手走前头,让矬哥背着……


后来警察审理的时候,问路子你干嘛自己不碎尸不扛包呢?


路子说:哥,你看过当老大扛包的?我丢不起那人。”


警察……


路子是第二天被捕的,他兼着包工头,到郊区一个工地去监工,不知道矬哥被捕的事儿。事后在他住所的冰柜里起获了剩下一部分尸块。问他为何保留了这样久没有丢掉,路子说忘了,过几天再扔也坏不了……


可能大家都会发现,这一篇萨写得比较拘谨平淡……这是因为,有一个阴影一直在我的心中徘徊,写的时候总是无法摆脱。也许,这也是我下意识地将这个案子写得比较长的原因。


那就是,死者究竟是谁?


矬哥不认识死者,否则当时恐怕就不仅仅是会吐的问题了。


死者,是路子的爸爸。


路子是独子,母亲早死,是他爸爸蹬三轮车把他养大的。


为什么他要杀自己的爸爸,最后也没有一个准确的结论。第一种说法是路子图他爸爸住的一套房子,如果老头不死,他就拿不到手;第二种说法是老头后来有些半身不遂,生活难以自理,路子嫌看着他老生病烦得慌。


反正不是口角之类引发的,而是老头睡着以后,路子用被子把他爸爸的头蒙上,用一把铁锤作的案。


老宋讲到案件的结尾时,我只感到一种冷丝丝的感觉让我无法思维。


案子审完,老宋特意跟路子谈了一次,问他:“你不记得你爸爸小时候对你的好啊?”


“记得啊,我是他儿子,他不对我好对谁好啊?”


“那你还把你爸爸砸死?天理难容的事儿啊。”


“哥,你说笑话儿呢。人死如灯灭,什么天理难容啊,那不都是封建迷信么?”路子一笑,露出一个酒窝来。


老宋无言。


案发后六个月,老宋到半步桥办事儿,碰上个相熟的预审,说路子明儿个就毙了。


老宋说我去看看他。


他说,人之将死,其言也善,我不信他到死一点儿悔意没有。


老宋到路子牢房的时候,天已经黑了,他看见了自己做梦也没想到的一幕:有的死刑犯枪毙前一天大哭大闹,有的冷静不说话,有的一个一个见管教道别,有的,做出近乎疯狂的狂欢。


能不计较的,狱方都不会计较,反正无论他们做了怎样的罪过,都是快死的人了。


而路子和他们都不同。


路子在牢房一角,披着件大衣居然睡着了。那个呼吸和睡姿,让老宋知道他绝不是装睡,看这个样子,连梦也不会做。


为了怕他出事儿留在牢房里的其他几个犯人如临大敌,手足无措。


老宋说,那一刻,我真的有一点儿怕的感觉。


因为,和我打交道的,仿佛不是人类。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