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神枪”大将王树声:60岁仍能一枪打断梨把儿

陈继承 收藏 1 1491
导读: 王树声,湖北麻城人,1926年入党,参与领导了黄麻起义。1928年后,历任红军团长,师长,红四方面军副总指挥等职务。抗战爆发后,王树声任晋冀豫军区代司令员,太行军区副司令员,率领太行军民开展敌后游击战争,后任河南军区司令员,建立起了拥有300多万人口的豫西抗日根据地。与新四军一起打通了华北与华中的联系。   近日,记者采访了解放军出版社副总编辑、中国传记文学学会副会长董保存。他为大家揭开了新中国36位军事家之一的王树声大将的传奇故事。   解放战争时期,历任中原军区副司令员,兼第一纵队司令员,

王树声,湖北麻城人,1926年入党,参与领导了黄麻起义。1928年后,历任红军团长,师长,红四方面军副总指挥等职务。抗战爆发后,王树声任晋冀豫军区代司令员,太行军区副司令员,率领太行军民开展敌后游击战争,后任河南军区司令员,建立起了拥有300多万人口的豫西抗日根据地。与新四军一起打通了华北与华中的联系。


近日,记者采访了解放军出版社副总编辑、中国传记文学学会副会长董保存。他为大家揭开了新中国36位军事家之一的王树声大将的传奇故事。


解放战争时期,历任中原军区副司令员,兼第一纵队司令员,鄂西北军区司令员兼政委等职。新中国成立后,他任国防部副部长,中国人民解放军总军械部部长等职,为加强人民军队现代化、正规化建设——特别是武器装备建设和军事科研事业做出了巨大的贡献。1955年,被授予大将军衔。1974年1月7号,在北京病逝。那么在王树声大将的身上,都有哪些传奇经历呢?


董保存:


王树声大将是湖北麻城人,在红四方面军他就有“神射手”之称,1927年黄麻起义,王树声率领农民自卫军守麻城,当时“红枪会”有大约一万人来攻城,王树声将军当年很年轻,他登上北城门,见敌人往上涌,为首的是一些穿红衣服的“红枪会”师爷,这时王树声取来一支步枪,一枪下去,领头的“红枪会”师爷就倒在地下,周围的人顿时一哄而散。


对于王树声将军的善射,曾经有一个老同志讲过:在红军时期,他为红军战士讲述短枪射击的要领,将军举起一支驳壳枪,指着一个屋顶说,我要打下房顶上右下脚翘起的第三片瓦,这个话音刚落,“邦邦邦”三枪上去,三片瓦全被打得粉碎,这人真是枪法不错。他还为他儿子表演过,用气枪打树上的梨子,一枪一个梨子。而且不是把梨子打烂,而是把梨把儿打断,梨掉掉下来完好无损——这个时候,王树声已年逾花甲。


王树声大将,一生身经百战,在解放军的战史上,留下了一幕幕精彩的篇章。在抗击日寇和解放中国的战斗中,人民军队依靠的主要是小米加步枪,虽然取得了胜利,却付出了巨大的代价。新中国成立后,中央军委决定,成立总军械部,彭德怀元帅亲自点将,王树声任职中国人民解放军首任总军械部部长。

董保存:


中华人民共和国成立后,王树声在湖北省接到中央一纸调令,调职到北京,成立中国人民解放军总军械部。当时是主持中央军委工作的彭德怀元帅提名王树声来做军械部部长,据说在研究谁来做军械部部长的时候,彭德怀曾经说过这样的话:“王树声对武器很有研究,是武器专家,应该请他来干”。


说王树声是武器专家不是空穴来风,早在红军时期刚刚开始闹革命时——虽然那个时期武器还不怎么先进,但王树声就对装备有着很浓厚的兴趣。比如当时缴获了一支驳壳枪,他认真地研究此驳壳枪,为什么这个型号的枪会有那么好的射击性能。当时他还专门找过一些专业人员甚至俘虏,了解武器装备的知识。


后来他领导红军战士造了不少土枪土炮,甚至还有土坦克。他做了红军领导人后,作为指挥员,他经常检查下属的武器装备,他常挂在嘴边的一句话是:“一定要爱护枪支,你不爱它,它就不爱你,甚至它要了你的命”。


所以彭德怀选王树声来做总军械部部长,和这些有着直接的关系。

在首任总军械部部长的职位上,走马上任的王树声,一开始就要面临着难题。新中国自己的军械装备、研发、制造、实验的基础都非常地薄弱。虽然有苏联的帮助,但是我们自己的军械装备发展到底该走哪一条道路?是大树底下好乘凉,还是边学边干,借着拐杖走自己的路?王树声大将顶住压力,走出了装备建设、借助苏联和自力更生,两条腿走路的新路子。


董保存:


刚刚组建的军械部有很多问题,面临着很多困难,首先就是向苏联学习的问题。


一部分同志认为,苏联专家水平高,中国应该全盘地按照苏联的套路去搞,但是王树声同志对中国军队武器装备所面临的情况有着比较详细的研究,他认为不能迷信苏联专家。


有一次,总军械部决定修建一个靶场,当时的苏联专家看好华北某地,军械部有不少同志也赞成苏联专家的意见,这时王树声说,不应该在华北建立靶场。


当他提出意见时,被很多人质疑:难道你比苏联专家还更高明?但是王树声说,如果这个靶场建在华北有几个问题,第一从射程上看,那个地方不过八、九公里,太近;第二从安全上看,那个地方周围村镇拥挤,安全隐患大;第三从交通上说,当地地方水网密布,有很多交叉的水网,限制了靶场。


当然也有人说,苏联专家有这个建议,从中苏友谊的角度说,从大家现在已经做了不少准备的角度说,在那里应该合适。而王树声却始终坚持说,这个地方不好。他指着地图上东北一个地方说,如果靶场建在那里,有以下的条件:一是当地人员少,再一个因为有草原,修铁路、公路都比较方便,再一个就是射程可以很远。


王树声坚持要去当地看一看,散会以后,王树声立即跑到彭德怀那里,就说要从实际出发,应该去看一看,他们两个人同时坐一架飞机,飞到华北和东北上空,认真勘察了一番,最后确定这个靶场还是建在东北,这就是后来我军的武器实验基地。

再举个例子,中央军委当时要求军械部组织生产一型火炮,这种火炮要求每分钟能打两百发炮弹,生产这种火炮的炮管材料两种,一种是从苏联进口,一种是中国自己生产的。


当时绝大多数人赞成用苏联的材料——苏联专家更不要说了,他就认为中国生产的材料不能用作这么快射速的火炮,炮管承受不了这么高的能量。当时王树声经过反复地论证认为,苏联制成材料的炮管,虽然威力很大,但是它的缺点也很明显——打的时间不长,炮管就发红、发烫了,就需要换炮管,一旦我们大量地使用苏联材料,那么经济负担势必相当大,最后王树声表示,不妨比比武,试一试。


当时把中国和苏联进口的炮放在一起,装上不同的炮管进行试射,打到一万发时,进口的炮管不行了,已经发红了,但是国产的炮管一直打到两万发才发红,当时就决定,用中国自己的材料,彭德怀非常高兴,说就是要用我们自己的力量,建设一支强大的军械队伍。


2
回复主贴

相关文章

更多 >>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1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广告 大型核武军事模拟 坦克 装甲 战机 航母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