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部中国足球的血泪史,就是一部中国足球黑哨的编年史。


中国足球黑哨们的故事,几乎贯穿在整个中国足球的发展历程中,更重要的是,关于黑哨们的林林总总,几乎是中国足球所有丑恶与黑暗的缩影与折射。有对足协领导的曲意逢迎,有不可告人的黑金如囊,或许黑哨们到现在都无法认识到,他们的所作所为,或许在不经意间,就毁掉了一支球队的生存契机,或者是一名球员的职业前途。


A


初期:青涩时代(专业足球时代—职业联赛前)


黑哨代表人:各种吹“关系哨”的裁判


如果一定要上溯到中国足球的“黑哨”开山之作,几乎无从可考。从解放后到职业联赛之前,中国足球圈里有各种各样的假球,但却很少有所谓的“黑哨”。


在那个年代里,从全运会到全国联赛(非职业)到各种行业比赛,裁判问题并非没有,但大多都是朋友间、同学间的一些感情交易。一位重庆足球名宿回忆道,“记得在一次在全国比赛中,一位湖北籍的裁判整场比赛都压着我们吹,让我们最后输掉了比赛。事后我们才知道,对方球队的领队和这位裁判是大学同学。但那时候,球队给裁判送点小礼物的情况都几乎没有,估计那两位老同学之间,最多也就是带点家乡的土特产之类的,或许那就是我们那个年代的所谓‘黑哨’。”


中期:黄金时代(1994年—2002年)


黑哨代表人:龚建平、陆俊


1994年,伴随着陆俊在成体中心的一声开场哨,中国足球职业联赛正式揭开大幕。而“职业”所带来的各种巨大利益,也把过去吹吹关系哨、人情哨的裁判们,被裹挟到这个巨大的利益洪流中。


职业联赛前几年,裁判问题并不突出。在那个尚不知赌球为何物的时代,裁判们在场上偶尔出格的行为,依然是最原始的“关系”和“人情”。此时的中国足协,也开始介入到各种利益中,“官哨”之说也由此滋生。一些俱乐部为了谋求裁判的照顾而赢得比赛,开始向中国足协的各级官员公关,寻求靠山。据老资格的足协官员透露,那时候的裁判都会在到达各个赛区后,得到最好的接待,回程时行李里更会增加一些当地的土特产。不过只有在一些重要场次里,某些胆大的裁判会收到数千元到一万元左右的现金。当然那个时代裁判并不具备“操纵”比赛的能力和胆量,更多是在某些比赛双方达成默契的比赛里,充当“秩序维护者”的角色。


但到1997年之后,裁判的“价格”开始慢慢增加,某些重要场次,主裁和边裁的打点费用,已经达到十万元左右。裁判在收取俱乐部的贿赂后,斗胆操纵比赛的现象开始出现。1998年,广州松日主场0:2不敌大连万达,陆俊在双方0:0战至第85分钟时,给了万达一个颇有争议的点球,导致方寸大乱的松日5分钟内连失两球。松日俱乐部官员利彪在接受广州媒体采访时,爆料陆俊收受了万达20万贿赂,结果惹来一场陆俊与媒体之间的官司。


2002年由浙江绿城老板宋卫平发起的“民间反黑风暴”,并向中国足协递交一份9名收受绿城贿赂的裁判名单,媒体的蜂拥跟进,让中国足协不得不在调查后,于2003年对有贿赂裁判行为的山东鲁能、上海申花、大连实德等6支球队处以罚款,并对相关的十余名俱乐部管理人员进行处罚。但在那场轰轰烈烈的反黑风暴中,仅有龚建平一名裁判被最终法办,因为受贿十万元而被判刑十年的龚建平,最终在狱中病死。而之后被证实同样出现在受贿裁判名单中的陆俊、周伟新和黄俊杰等人,均安然无恙。


C


鼎盛期:盘口时代(2003年—2009年)


黑哨代表人:陆俊、黄俊杰、周伟新


在本次央视公布的三场裁判操纵比赛案例,都发生在这一时期,也是这段时间内诸多“黑哨”案的缩影。而其中,中国足协官员们扮演的角色,更加明目张胆。


“某队的XX是杨一民的同学,某队和南勇的关系如何如何,难道我的脑子还不清醒吗?”黄俊杰在交代中颇有些痛苦的“感叹”,这位中国裁判中最“杰出”的官哨代言人,无数次接到来自足协领导的电话和各种授意,而他也乐于一手捞钱,一手攒人情。虽然有时候碍于领导面子没收钱,但他得到的回报是,一直是所有裁判中出勤率最高的(这意味着捞钱机会也更多),而且多次进入赛季最佳裁判的候选名单。


2003年,陆俊在上海德比战中,得到前足协裁委会主任,自己在北体大的同学张健强的授意,在比赛中偏袒上海申花。并在申花如愿取胜比赛后,与张健强每人分得35万元好处费;2004年,周伟新在北京国安与沈阳金德的比赛中,在比赛前判给金德一个莫须有的点球,导致国安罢赛,事后数个月,周伟新在百般“追讨”下,得到沈阳金德事先承诺的20万元好处费;2009年,广州医药与青岛中能的比赛中,黄俊杰得到足协裁委会主任李冬生的授意,在执法中偏袒青岛中能,并在比赛中红牌罚下广药队长徐亮,赛后青岛方面送上好处费,但黄俊杰以“卖领导面子”为由拒绝。


事实在这个阶段,俱乐部官员、球员、裁判和中国足协官员赌球,是中国足球“假赌黑”的主流,但裁判在其中扮演的绝不是配角。


首先,在诸多由赌球庄家掌控,双方球员默契参与的比赛中,裁判的作用绝不能被忽略,而不能被不明内情甚至是另有他想的裁判坏了好事,所以赌球庄家和球队方面,都会考虑收买裁判。04年北京国安客战四川大河,有传言称两队商量好在比赛中前60分钟战成2:2,赢得“大球”投注,然后剩余时间各安天命,赚钱竞赛两不误。果然在比赛中,双方很快各进一球,国安随后打进第二球,2:1领先。但意外发生,国安打进了第三球,但当值主裁、在中超赛场一直争议颇大的张雷,判罚这个进球无效,随后四川再进一球,前60分钟果然打成了传言中的2:2……也有裁判干起了“个体户”,把比赛导向自己投注的结果,“经典战例”就是由黄俊杰操控,周伟新下注,在曼联与深圳的友谊赛中,靠操纵谁先开球,赚取了22万元港币。


2003年陆俊执法上海德比,受贿35万元。


09年底掀起的反赌扫黑风暴,彻底让司法铁拳砸向中国足球的丑恶面。被捕的不仅有裁判、俱乐部官员,更囊括了包括谢亚龙、南勇、杨一民在内的多名足协高官。


也正因为大环境的变化,在2010年整个赛季的中超和中甲赛场上,对于裁判的质疑声已经少了很多,而很多教练球员和俱乐部官员,也都不约而同感受到环境的净化,裁判争议虽然仍有,但大多都是业务层面的问题,“劣哨”常有,而“黑哨”、“官哨”、“赌哨”几乎绝迹。对于这些昔日呼风唤雨的黑哨来说,靠手中的哨子敛财的“黄金时代”已经彻底结束。本版稿件/重庆晨报记者 刘苏


D


萧条期:打假时代(2009年至今)


黑哨代表人: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