盟军受降的有趣细节:两个美军将领都挂将旗

1945年初夏,日本侵略军的命运和德国法西斯一样,战局急转直下,来自太平洋和东南亚的盟军开始大规模反攻。巴老岛、塞班岛、硫磺岛……迭次被攻占,盟军完成了进攻日本本岛的战略态势布置,冲绳之战后,日军制空、制海权完全丧失。等到八月上旬两颗原子弹相继爆炸,苏联红军进军中国东北,关东军受到灭顶之打击……


在全世界反法西斯阵营的打击之下,日本军国主义宣告可耻的失败。近现代东方世界最凶恶的魔鬼———日本法西斯,终于末日来临。这天是一九四五年的八月十五日。日本天皇发表诏书,向全世界宣告日军向盟国投降。


日军分别在中国境内的广州、北平、潮汕、长沙、杭州、武汉、上海、南京……以及越南境内的河内等地签署投降书。而在日本,远东美军总司令、五星上将麦克阿瑟宣布:“我根据德黑兰、波茨坦会议规定,率军占领日本本土,接受日军投降。”受降仪式在东京湾的密苏里号战舰上举行,其间趣事不少,还要从美军巴丹惨败说起……


丹巴溃败与麦克阿瑟的荣与辱


1942年初,日军进占美军撤退后的马尼拉。


日军威胁说,要活捉麦克阿瑟,并将其押至东京受审,最后会割下他的头,挂在帝国广场示众。美国最高当局闻之惊悸,立即严令麦帅转往澳大利亚,担任新成立的西南太平洋盟军总司令。其手下将领温赖特,由少将升为中将,代他指挥全部美菲联军。


麦克阿瑟离开时备感屈辱,他丢下一句话:“我出来了,但我必将回来”,后来成了名言,和“老兵永不死,他只是悄然凋隐”一样,被后人屡屡引用。美国战时新闻局把前一句当成格言,多次用作口号或新闻大标题。


美菲联军中、美军近2万人,菲军11万余人,撤到巴丹半岛的则共有九个师8万人,外加两万多逃难的老百姓。罗斯福亲自下达命令,要陷入绝境的美菲联军投降,温莱特无法,率七万多人束手就擒,另有二万余人,拒不执行投降命令,经艰苦抵抗,后来退入丛林、山区从事游击战争。


巴丹保卫战中、美菲联军在失却制空权的情况下,仍对来犯的日军造成重创,后因疟疾肆行,种种热带病造成的非战斗减员,比战斗减员还要多,更由于后勤线被日军切断,在日军的狂轰滥炸之下走投无路。


美菲军人被俘后,受到日军的非人待遇,转移途中被日军虐待致死、射活靶的将近两万人。温赖特被送到日军建在沈阳的战俘营中服苦役。


一年多后,麦克阿瑟实践了他的诺言,带领近三十万大军打回菲律宾。他在莱特岛登陆,船未靠岸,他就跳下来,涉着漫及大腿的海水,身着崭新将官服,戴着墨镜,趟水上岸,身边跟着一群大小幕僚,摄影师忙不迭为他拍下了诸多照片,这是一个经典的招牌镜头。麦克阿瑟这一带点做秀的做派,彻底捧红了架在他鼻梁上的那副墨镜,那就是有名的雷朋眼镜,从此成为时尚标志,到今日都是体育爱好者和户外运动迷的首选。


中途岛战役之后,日军陈兵新几内亚,企图通过打侧翼的方式侧击美军,麦克阿瑟对此早有预感,他采取巧妙甚至是卓越的越岛(跳岛)战术,避免以大量伤亡进行正面攻击,彻底切断日军补给线,使敌人自生自灭……

两种旗帜和五支签字笔


1945年8月30日麦克阿瑟从马尼拉飞抵日本厚木机场,随后在横滨成立占领军总司令部。以横滨为中心的东京湾一带地区是盟军指定的第一期占领区,日军特攻队控制的厚木机场也在两天之内就清理好交给盟军接收。


外相重光葵代表天皇及内阁,参谋总长梅津美治郎代表军方统帅部参加投降仪式。临行前,天皇召见他们,谆谆叮嘱谨慎执行这项使命。


九月二日黎明,重光葵等人从横滨码头乘美军舰艇,穿过东京湾,到达尼米兹上将的座舰密苏里号。海面上风平浪静,装有假肢的重光葵行动不便,而在他身后的梅津美治郎愁容满面,视若无睹,还是一个美军军官前来搀扶,重光葵才登上舷梯,到达甲板。将近十点钟,甲板上站满了各国观礼的人,其中有很多文字和摄影记者。曾经在新加坡投降的英军司令珀西瓦尔和菲律宾战败的温莱特将军,作为列席者参加仪式。双方隔着一条长桌站好,麦帅将在桌边发表演讲,宣布战争结束。


中国的徐永昌上将,当时任军令部长,代表中国军队前来受降,参加这次具有划时代意义的仪式。


投降书的签署仪式原定八月底举行,嗣因麦克阿瑟元帅终战后受命为联军最高司令官,包括海军也在他的管辖之内,陆海军之间不免有点隔阂,故又改为九月二日在横滨湾的“密苏里号”战舰上举行。


签字问题,美军幕僚对此也是费尽心机,建议麦克阿瑟代表盟军签字,而尼米兹则代表华府签字。杜鲁门总统批准了这个皆大欢喜的提议。


选择海军的“密苏里号”作为签署仪式的场所,意在尊重付出重大牺牲的海军的感情。而“密苏里”这个名称,也正是杜鲁门总统故乡的州名。


地点、签字方式都扯平了,又冒出旗帜的问题。舰上本来悬挂的是海军尼米兹的将旗,他也是五星上将,麦克阿瑟坚持要把他的将旗也悬挂上去,尼米兹本人不置可否,却忙坏了他手下一群幕僚参谋,他们商量的结果,就是在同一根桅杆上,加挂麦帅将旗,结果两旗帜并肩飘扬。据说,这是美军历史上首次,也是唯一一次。


但在美军将领中,矛盾也是随时随地产生。日本投降,由盟军最高司令麦克阿瑟主持仪式。海军听到这个决定,马上就不高兴了,整个太平洋战争期间,海军的阵地要宽泛得多,凭啥由陆军出身的将领来风光显要呢?各有各的头目,各有各的人马,事情闹到总统那里,还有接受投降签字的地点问题、本国部队兵种旗帜问题、麦帅和同僚尼米兹的关系……都是紧急关头的一团乱麻。然而美军的智慧和胸襟确乎超人一等。他们很快找到化解矛盾、从焦点切入找到皆大欢喜的转圜办法。


美国国歌《星条旗永不落》奏毕,受降主官演说,具有深厚的文史修养和惊人敏悟的麦克阿瑟,他的讲话出口便是可圈可点的名文,在此受降仪式上,他以其深沉的嗓音,以天才的演说家口吻诵到“枪炮沉了,天空不再降临死亡,海洋只用来贸易……”“产生一个建立在信仰和谅解基础上的世界,一个奉献人类尊严、能实现人类最迫切希望的自由、容忍和正义的世界”……


仪表堂堂,威仪十足的麦帅下令签署投降书。日本方面重光葵首先签署,接着是梅津美治郎签名。美国代表尼米兹、英国代表弗立查总司令、中国代表徐永昌部长、以及苏联代表依次签署。

这个场合的签字笔,毫无疑问,具有特殊的历史和文物价值,收藏在博物馆?交与美国政府?然而,一支笔只能有一个去处,这个时候,谁也料想不到,麦帅奇崛的天赋在此表露无遗,疑难问题马上靠智慧和情感、乃至趣味来化解,他居然准备了五只派克金笔用作签字,不就是签署自己的名字吗?他用前三支笔分别写下自己的全名,道格拉斯,麦克阿瑟,后两支签署职务盟军最高统帅、以及年月日。第一支顺手送给站在他身后的温赖特,第二支送给英军司令珀西瓦尔,第三支归美国政府档案馆,第四支赠予他的母校西点军校,最后一支归他的爱妻琼妮所有。


走出战俘营的温赖特将军,九死一生,已被日本人折磨得奄奄一息,瘦得像根竹竿,站立都很困难。麦帅对他怀着深切的歉疚,当即就对温氏表示,要金钱给金钱,要部队给部队,总之满足温赖特的一切要求。签字仪式后,又将他和珀西瓦尔专机送到马尼拉,让当年俘虏他们的山下奉文向他们签字投降。不久后,马尼拉军事法庭审判山下奉文,指控他犯有报复性屠杀平民等一百余项战争罪,随即处以绞刑。次年,温赖特升上将,任美军第四集团军司令。


密苏里号周围,本来就绵延着四百多艘庞大战舰编队,签字仪式尾声,长空里两千余架美军战机,以密集队形,雷鸣般掠过,升腾起磅礴震撼的宏大气势,仿佛在隐喻,正义终将战胜邪恶,人类的和平必然到来。


战后重建


签订投降书后,美军对日本实施军事管制。关于军事管制实行行政的占领,日本方面又和麦帅进行了讨价还价。战后,麦克阿瑟负责对日军事占领和日本的重建工作,日本人视之为太上皇。据报道,他是近现代对日本正面影响最大的外国人。


二战期间,日军极度地凶残,军队的名誉扫地以尽,“给人的印象则是最残忍的无道德的民族,这是很可惜的。”这是重光葵说的,要改变这种印象,必须按照降书的内容切实实施。重光葵等人参加投降仪式后,立即返回东京,向内阁和天皇报告任务的完成。他认为:就日本而言,所有历史已告终结,“新日本的将来完全由日本民族的能力和努力来决定。若要延续过去的作风,即使战胜,前途也无希望,必须改变我们的思想态度,万事从头做起,将来才能繁荣,才有生存的价值。”(《重光葵回忆录》解放军出版社中译本,1987年版)


重光葵向天皇谈到:“《波茨坦宣言》要求的民主政治,在实际上不但与日本现状没有矛盾,而且日本的本来面目由此被发现。”如果忠实地执行投降书文件内容,日本将再起。天皇对其见解深表赞同,“夸奖说,‘的确是那样’”。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