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7317.html


在保罗的记忆中前世美国佬的火炮技术一直都不咋的,现在在这个空间里他们的火炮技术同样赶不上克虏伯公司。所以,保罗安排CC集团驻欧洲的人员去克虏伯公司挖人,争取早日实现火炮自给自足。

单就火炮制造理论来讲,现在社会上没有哪个人能够超越保罗所掌握的知识。不过,对于基本的制造技术,他可就不如那些熟练工人,毕竟人家就是依靠这个东东吃饭的,手熟地很啊。所以,眼下保罗需要这些技术人员、熟练工人把掌握的基本知识传授给自己的同胞,然后自己再指挥自己的同胞在此基础之上凝练提高,制造出远超世界水平的各式火炮。

目前保罗不用再担心钢材问题,就是后世电渣重熔的炮钢他都已经开发出来。毕竟这是他的专业,做起来手拿把掐的。

随后,在那些匠师的帮助下,保罗在实验室中制造出装有反后坐装置(水压气体式驻退复进机)的75毫米野炮。这种弹性炮架火炮发射时,因反后坐装置的缓冲,作用在炮架上的反作用力大为减小,火炮重量得以减轻,发射时火炮不致移位,发射速度得到提高。

弹性炮架的采用缓和了增大火炮威力与提高机动性的矛盾,火炮结构趋于完善,是火炮发展史上的一个重大突破。研发这种火炮的主要目的是为了适应塔克纳北部山区作战的需要,所以,保罗很无耻地把小鬼子的九二步兵炮的设计占为已有,只是把口径改造成75mm,使得这个两百来公斤重的火炮在硝石战争中大显神威。

不过,由于无烟火药供应不足,这些火炮通常还是采用黑火药作为爆炸动力源,所以,虽然口径增大了,其威力还不如小鬼子的70mm火炮来地厉害。

此外,保罗还开发出81mm口径的迫击炮,同样是以火药数量来弥补黑火药爆炸威力不足的缺陷。实际上CC集团利用本地富集的硝石和硫化物生产了大量的硫酸与硝酸,真要开发无烟火药的话也不是多大的问题。只是暂时看来好象没有多大必要,先这样将就吧。现在杜邦公司无烟火药的生产能力还是有限,价格卖地非贵,保罗也不想当那个冤大头。

其实伊基克自己都在生产无烟火药,只是由于产能不足,保罗暂时只准备把它们运用到舰船上,以提高自己没有多少战斗经验的海军的战场生存能力。陪养一个合格的海军那是需要数年的时间,可不是步兵那样随便指导两下就可以参加战斗。

与此同时,保罗还把手雷与地雷的生产技术拿了出来,制造了一大堆设计有预制破处的手雷与地雷,为同胞们在炮火无法掩护自己的时候提供相应的自保手段。这些追随的同胞都是费了老鼻子劲才从大清国迁移到此地,金贵着呢,可不能让他们都牺牲在未来的战斗中。

支援火力开发完毕之后,保罗开始在伊基克筹备M1911、M1903、马克沁机枪等枪支的生产工作。毕竟美国那里工厂的生产能力严重不足,再加上漫长的运输时间,保罗实在不想忍受这种折磨了。再说了枪械生产在未来是必须进行的项目,现在不过是因势利导把它们提前罢了。

不过,那些枪管的生产方式和传统工艺完全不可,根本不是去拉膛线,而是通过高强度芯轴模具锻制而成,这种生产方式可以大批量生产枪管。由于这些枪管在生产过程中使用了类似于紧缩的工艺,枪管的使用寿命要高于其它加工方法。当然,最关键一个因素还是这种加工方法比较快捷,最适合伊基克现在的需要。

时间很快前行到1868年,已经成为智利军队第六纵队的太平军按照智利军方的要求展开军事行动。此时,这些太平军已经按照后世PLA三三制模式全部进行了整编,以军师团营连排班的编制重新武装起来。由于此时重型火力的生产已经走上正轨,伊基克军的火炮随之部署到排一级作战单位,并且单独组建有团一级的炮兵部队。

智利军方为伊基克军队安排的作战任务就是在6月间展开了攻打塔克纳秘鲁军后方的行动。在此之前,伊基克军已经和这一地区的秘鲁军进行过多次交手。因为,在保罗的指点下,CC集团已经在阿里卡金矿区大肆开采黄金。为了争夺金矿的控制权,双方在临近地区爆发过多次战斗。只是由于秘鲁军队实在太弱,他们很快就被驱赶到塔克纳北部地区。

接到任务之后,众人开始研究未来的作战计划,“我们要想打通北部通道,那就必须攻下波内达要塞。不过,考虑到这个要塞距离玻利维亚驻军实在太近,我军必须出奇谋在不惊动波军的情况下拿下波内达要塞。”

“那些波军也没有可怕的,以前也不是没交过手,他们一半都是印第安雇佣军,连火枪也没有,根本没有什么战斗力。”谢杰说道。

“是啊,最啊,他们真地没有什么战斗力。”,众人齐声附和。

对于众人的这种心态翁德容非常担忧,“我们是在和两个国家同时开战,难道你们真地认为自己的实力强大到无视他们的地步?”

“保罗曾经说过一句话,那就是在战略上藐视敌人,在战术上重视敌人,你们现在的心态真地有点不对头哦。”

对于陈永碌大家都是非常佩服,且不说商场上的手段和取得的成绩,关键他现在是众同胞的大头领,智利何塞总统亲封的伊基克自治区的首领。所以,众人很快静下心来,仔细协商进攻要塞的办法。

“我们和那些印第安人一个模样,完全可以派一部分人直接混进去,然后里应外合一举拿下波内达要塞。”

最终还是陈永碌一锺定音,选择了这个最安全的进攻方法。随后,500名太平军打扮成当地的印第安人携带M1911混入波内达要塞,一举俘获了300名秘鲁军人和要塞司令。

可以说这个要塞根本是没费吹灰之力就拿了下来,那些坚守要塞的秘鲁军人根本没有想到太平军会奇袭波内达要塞。营门外的枪声直接引起了他们的混乱,根本没有能力组织人员进行反击,最后乖乖地做了俘虏。

波内达要塞的枪声惊动了东侧的玻利维亚军队,随后以陈永碌为首担任阻击任务的太平军就和闻讯赶来的玻利维亚军队展开激战。作战计划早已下达到各个作战单位,太平军前锋派出部分兵力引诱玻利维亚骑兵部队进入预设的伏击圈,然后一声“打!”,随即枪声大作,前突的这批玻利维亚军人立刻人仰马翻,死伤惨重。

看到前锋营被太平军包了饺子,后面的玻利维亚军队开始加快了脚步,准备解救自己的骑兵部队。只是他们没想到前进的道路上埋伏了两个团的太平军,正等着他们自投罗网。结果,在机枪、火炮的轰鸣声中,四千多玻军乱成了一团,山石边,草丛里,大树后面到处躲满了玻军。

这些玻军根本没有经历过如此庞大火力构建的火网,何况这批4000多人的玻军中,竟然有2000多印第安雇佣兵,他们的武器只是十字弩,根本敌不过太平军的火枪火炮。接着约有1000名太平军头戴黄色和红色头巾,身穿褐色服装,操着各种武器冲入玻利维亚军队中大肆砍杀,吓地玻军纷纷溃退,遗尸无数。不过,太平军的任务是全歼这批已经落入包围圈里的玻利维亚军队,他们的退路已经全部被封锁。结果,这四千多玻军在死伤过半的情况下只好举手投降,又一次为伊基克各矿区增加了众多的壮劳力。

驻扎在波内达要塞边上的玻利维亚军队足有上万人,虽然损失了四千多人,但是他们并没有伤筋动骨。所以,余下的那些玻军在司令阿尔达的命令倾巢出动,准备一举歼灭在前方和玻军纠缠的太平军。只是他们并不清楚自己的四千多人马已经损失殆尽,眼下这七千多人也将成为陈永碌他们的囊中之物。

在接到搜索队的报警之后,太平军又一次潜藏到路边的树林里,就等着这批玻军再一次落入自己的罗网中。

此时,前面伪装还在战斗的太平军不时地发出骇人的惨叫,“快,快,快!敌人就在前方!”阿尔达司令督促自己的部队加快行军速度,准备围歼被玻军拖住的太平军。

想法是相当美好的,只是他并没有想到自己在一步步走入地狱。结果,迎接阿尔法就是炽热的枪弹和咆哮的炮火。这批不幸的玻军就这样因为阿尔法的梦想倒在了这片土地上,残余下来的人员不到两千人。出现这种结局主要还是因为他们的人太多了,陈永碌根本不让自己的同胞前去冒险,只是拚命地倾泻炮弹和疯狂地射击。

一战时期,德军使用机枪曾经在一天时间里消灭了英法联军十多万人,阿尔法的这七千多士兵哪里能撑多久。结果也就一个小时不到的时间城,五千多玻军肥沃了这片土地。

在整个1868年间,倒在太平军枪炮下的入秘鲁军和玻利维亚军队超过十万人,极大地削弱了智利军队所面临的压力。到后来,无论是秘鲁军队,还是玻利维亚军队,听到太平军声音就会两股战战几欲先走。

对于CC军事集团来讲,后来的主要任务就是抓俘虏。当然这些所谓的俘虏是广义的说法,其实很多人就是秘鲁和玻利维亚两国境内的民壮。他们中除了一部分人被投入伊基克周围的矿区之外,大部分人员被送往寒冷的阿拉斯加和马更些工业区,为帝国的崛起做贡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