血溅无名镇 第十四卷 浑水摸鱼 地把十七章 破寨擒贼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6805.html


87章 祁家寨里

邢武很快把木制大炮拉来。几门大炮很快架到寨子四周。战士们忙着往大炮旁边搬炮弹。祁战胜看见心惊肉跳地来到客厅见了北霸天把寨外战况说了一遍。北霸天说:“拿下他!”

祁战胜带着几个会点功夫的人又来到岗楼。

林之东问还在指挥着家丁向寨外开火。他看见了了祁占胜说:“你他娘的咋不战斗?”祁战胜看看祁占利,几个人上去把林之东摁倒在地,下了他的枪。

“哎!你们这时干啥?”林之东大声地喊道。

几个人本以为能降伏林之东;谁知道林之东在地上来个鲤鱼大翻身,生生地挣脱几个人的手从地上站了起来。祁战胜眼看降伏不了林之东就掏出枪来对准林之东的大腿开了一枪。林之东应声跪在地上。几个人上去把他捆个结实。然后对寨外大声喊道:“李乡长!我们把林之东拿下了!你们可以退兵了吧?”这时北霸天来到岗楼上他看着寨外密密麻麻的人心中叫苦不迭。他知道,自己的末日真的就要到来了。他万万没有想到李刚还有大炮。那一箱箱炮弹都送到寨子里寨子还真的要变成废墟。我的家,我的老婆孩子……,还有那些团丁都叫着不干了,他绝望地大声喊道:“李乡长!你们先把兵退回去,我们明天派人把林之东送到乡政府!至于交出武器好说,我愿意放下武器,但你必须保证我祁家寨的一切安全。”

“祁文汉你个狗日的!你不得好死!你连刘备不如。你以为把我交给共产党你就可免一死吗?你也得挨枪子!哈!哈!哈!老子先走一步,我等着你!”林之东无奈地嚎叫着。

“祁庄主!你必须在今天把林之东交给我们!你把你的人都集中在大院里,我们保证不会伤害祁家寨的任何人;也不会动祁家寨的一草一木。把武器堆放在门楼下;放下吊桥让我们进去接收。否则,我们就开炮!”李刚喊道。

北霸天想以缓兵之计来喘口气,但是李刚哪能给他?北霸天无奈只好叫人把他的兵都撤到大院里,把一些破枪堆在门楼下。好的武器命人藏了起来。

吊桥吱吱呀呀地放了下来。李刚陈东带着人走进寨子。李木骑着马绕寨子通知东西北三方同志去寨南集中。几百号人涌进祁家寨。祁战胜祁占利架着林之东来到李刚面前。林之东掂着一条断腿耷拉着脑袋等待李刚的发落。

李刚发现不见了北霸天,大手一挥,郭川小春邢武立刻带入进入寨内搜查。但是找遍寨子的里里外外不见北霸天的踪影。

“北霸天哪里去了?”李刚问祁占胜。

“李乡长,我和祁占利只顾押解林之东了我们也不知道他上哪里去了。”

这时祁明和几个民兵来到后院。

“快救我!”祁凤大声叫道。

祁明立刻砸开小屋的门锁。祁凤说:“北霸天抓住了吗?”

“没有!寨里找遍了,就是不见!”

“跟我来!”祁凤带着祁明向客厅跑去。来到大厅里,祁明往太师椅上坐下说:“这北霸天还真知到享福,妈的,椅子还用虎皮蒙上。就这么一坐祁明果然感到椅子下好象有声音。祁凤指了指北霸天的座椅示意祁明;北霸天就藏在里面。祁明摆摆手示意大家小心。他把椅子挪开发现椅子下是用一块木板盖着。几个人小心翼翼地用枪管挑开木盖。

“出来!不然我们炸开地洞!”祁明大声叫道。

“别开枪!别开枪!我投降!”北霸天从洞里钻了出来。当他看到是祁明时马上笑容可掬地说:“大侄子,放我一马吧?我给你们金条。大洋……再说,咱们是一笔写不出二字啊!”

“把手举起来!走!”祁明大声地喊道。

“凤儿!救救爹!”

“走!”祁凤从民兵手里夺过枪对着北霸天大声叫道。

北霸天举着手,祁明几个人押着他来到大院里。

“报告李乡长!我们抓住了北霸天!”

“把他捆起来!”李刚大声地喊道。李刚握着祁凤的手接着说:“祁凤同志,你立了大功啊!”

祁凤憨厚地笑啦。

“祁文汉!咋样?你狗日的和我一样都成了他们的阶下囚了吧?哈!哈!哈!”林之东幸灾乐祸地笑话北霸天。

“李乡长?你可是许诺的不伤害祁家寨的任何人的?林之东是我擒住的。”北霸天在央求李刚。

“北霸天!早知今日何必当初?我们几次向你讲明我们的政策,可你呢?屡屡与政府对抗。你杀了多少无辜的群众?你做了多少伤天害理的事?你和林之东吴灵各一样罪行累累罄竹难书。押回乡政府!”李刚大声叫道。接着又对站在院里的团丁说:“你们都回去吧!今后不要再做危害乡亲们的事了。”

团丁们纷纷向寨外跑去。战士们把武器装在车上押着北霸天和南霸天走出祁家寨。走到木炮旁时李刚笑着说:“二位,你想知道这大炮是什么做成的吗?”李刚用刺刀在炮身上一削露出木头的面目。只气得北霸天和南霸天两眼喷出火来。战士们个个笑的两眼泪。

“李刚!俺算是服了你了!”邢武伸出大拇指。

“哎!同志们?你们说这次战斗是谁的功劳啊!”邢武又大声说。

“李乡长!”

“那我们把他抬回去咋样?”.

“好!!!”十几个战士把李刚扛在肩上,嚷着向小镇走去。

黑衣木炮架四方,真假难辨敌心慌。

流血牺牲擒贼首,小镇人民赞李刚。

息县城里,灯火辉煌。县委大院里于书记正在召开县委干部会议。会议上于书他先讲了息县目前对敌斗争形势和今后的斗争任务。接着又同志们宣读了周恩来主席的报告。他说:“我们把目光转向前防。自国民党内战开始。第一年战争主要在解放区里面进行,我们没能大量消灭敌人。第二年打出去了,主要在外面打,里面也打,所以消灭的敌人就多了,达到一百五十二万。我们以第二年作标准,第三年、第四年、第五年每年平均都消灭一百五十二万,加起来就是四百五十六万。三年消灭敌人这样大的一个数目,是不是估计过高了呢?没有。拿第三年前三个月的战况来看,七月份各战场共歼敌三十万;八月份大多数部队进行休整,小部分还在作战,歼敌四万五千;九月份歼敌十万多,三个月共计达四十五万。如果以这个季度作标准,一年四个季度可歼敌一百八十万,超过了第二年歼敌数。因此,我的估计是有根据的。当然,如果到第四年敌人在前线作战的部队没有这么多了,补充不起来了,这倒不是坏事,说明他们已经呜呼哀哉了。现在我们已经具有大量消灭敌人的能力,即使敌人不断有补充,也会被消灭掉。假设敌人今后每年补充一百万,三年共三百万,也超不过我们消灭的数目。敌人现在有兵力的总数加上假设补充的三百万,减去被消灭的四百五十六万,仅剩下二百零九万,其中还包括非作战人数和二线兵力一百三十一万。这就是说,根据对我们歼敌人数作一般的估计和对敌人补充能力作充分的估计,战争进行到第五年末尾,敌人能够用于前线作战的兵力只有七十多万。这点兵力能起什么作用?守一个济南府用了十万人,七十多万人能守几座城市?只能守南京、上海、武汉等七八座大城市。、所以说,把敌人打得只剩下二百万左右时,敌人从根本上就算垮了。”

于书记高兴地接着说:“同志们,我们已经提前完成了五年打垮蒋介石的计划。蒋家王朝已经灭亡了。一个崭新地人民政权就要诞生了。”突然一声巨响,全县的电停了。接着一个警卫员急匆匆走来。

“报告!城东电厂被敌人炸毁!”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