扫码订阅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7319.html

第二部 角逐

以真主的名义,我将举起正义之剑,斩杀践踏人类文明和道义的败类,惩处侮辱我主之名的恶贼!

基地组织领导人乌萨玛 本.拉登


CNN(美国有线电视新闻网)5月30日在华盛顿综合报道:

自5.18本.拉登和他的基地组织对美国发动大规模电子袭击以来,已经给美国造成巨大的人身伤亡和财产损失,据联邦调查局的一份报告显示,迄今为止,死亡人数达到1700人,造成5000亿美元的经济损失,间接损失难以估计。

美联社5月30日华盛顿报道:

席卷美国的电子攻击暂时告一段落,在给美国造成巨大物质损失的同时,也造成了惨重的人员伤亡。上周在阿富汗发生的美国第82师遭到美国导弹空袭事件,使这次战争的人员伤亡超过了1700人。大面积的停电,停水,电讯中断,交通和医疗事故等造成的人身伤害还没有完整的统计数据。今天早些时候,在密苏里州发生的两列火车相撞事故,又造成了新的人员伤亡。据现场情况分析,伤亡人数在500人以上,这次事件的初步的调查结果表明,铁路调度系统的中心电脑系统曾遭到黑客的秘密入侵。并安置了计算机病毒。这种叫“希拉里”的病毒发作是导致列车相撞的直接原因。

《华盛顿邮报》5月31日文章《中央情报局受到嘲弄》

……在5、18电子袭击中,中央情报局保存机密情报的中央计算机曾被黑客秘密入侵,黑客们下载盗取了机密情报档案后修改了主页和密码,使计算机锁死而不能使用。昨天早些时候,一封署名为“黑色军团”的电子邮件向中情局告知新的密码,现在,中情局的特工们只有输入“我是凶手、,“打倒美国佬”为内容的口令才能打开计算机。而且,中情局的技术人员发现新的密码不能修改。对此,微软公司表示忧虑,这一事实表明:黑客们已经破译了视窗NT操作系统的源代码,中央情报局的技术人员正在微软公司的帮助下对密码进行修改……

《美国新闻与世界报道》增刊文章

《恐怖主义浪潮席卷全球》作者:汤姆 威尔逊

……自上周以来,在美国遭遇恐怖袭击并造成巨大损失的同时,在全球范围内也掀起一轮新的恐怖主义浪潮。上周晚些时候,柏林、慕尼黑等地发生多起汽车炸弹爆炸事件;巴基斯坦的恐怖分子用满载炸药的卡车袭击了美国驻***堡的大使馆,巴勒斯坦解放组织激进派哈马斯的武装人员用喀秋莎火箭轰击了加沙地带一个以色列军营;英国不列颠航空公司EYU1450“空中客车”客机遭到爱尔兰共和军武装人员的劫持,170多名乘客和机组人员被扣为人质;沉寂多年的意大利红色旅近日袭击了北约位于意大利境内的阿维亚诺空军基地,点燃了储有四万加仑航空煤油的油罐;北韩一艘特种潜艇在南韩内海的群山港附近被击沉;日本赤军用迫击炮轰击了马尼拉的日本大使馆,日本奥姆真理教教主麻原彰晃在狱中发表声明,要求他的教徒们拿起武器……

在国际刑警组织总部所在地的法国首都巴黎发生核讹诈事件,一个自称为“阿尔卑斯神鹰”的新纳粹组织声称,他们在巴黎市区的某个地点安装了核爆炸装置;德国柏林、波恩连续发生爆炸事件,还没有人宣布对此事负责;芝加哥发生数起汽车炸弹爆炸事件,美国一个反对种族歧视的黑人集团“黑豹党”声称对此事负责;一名手持AK-47自动步枪的青年男子在希伯伦市公共汽车站向以色列居民扫射……

美国东部标准时间 6月1日 10:00

美国 阿肯色州 小石城

几千名身披黑袍、戴黑面罩的三K党党徒聚集在市政厅广场上集会。广场中央的草坪上燃起了熊熊大火,一个金属制成的十字架被烈火然得通红,浓烟冲天,空气中充满了汽车轮胎被点燃后发出的刺鼻味道,恐怖阴森的气氛弥漫在整个广场。

“我们优秀的白种人,绝不仅仅在生物学的意义上具有先天的优秀遗传基因。”——广场上的扩音器里,一个低沉的嗓音在向党徒们发表演说,这是阿肯色州立大学的人类学教授、美国三K党领袖汉森 .斯瓦尔伯格的即席演讲:

——“而且,我们还创造了人类历史上最古老最优秀的文化,从苏格拉底到亚里士多德、从毕加索到大卫王。这种文化从古代希腊、罗马的废墟中站起,作为整个人类社会文明的主体和精华,一直走到了今天。”

——“而那些有色人种,——那些黑色的、黄色的、棕色的甚至是厚颜无耻的红色的,那种类似于近似于人类的、那种造物主创造的劣等的生物、近似于猴子的生物,——在整个历史上不断地制造战争,贫穷、灾祸、疾病、痛苦。——黄种的波斯人毁灭希腊、而匈奴则毁灭了古罗马,……他们像阿米巴虫一样拼命地繁殖,扩张地盘,蚕食着地球上的宝贵资源,制造出大量物质上的粪便和精神上的垃圾。污浊着这个美丽的星球,占据了宝贵的生存空间,他们厚颜无耻的一次次地向白人挑战,被消灭。然后再挑战,再被消灭。如今,——他们,——那些劣等的黄种人又一次发动了针对白人的进攻,他们用那卑鄙、肮脏、潮湿、散发着恶臭的爪子操纵着白种人发明的计算机,向白种人开战、向基督开战、向文明社会开战!”

“1945年,我们用原子弹让那些劣等人种举起他们肮脏的爪子,屈膝投降。而如今,我们要再次奋起反击!——今天的我们,还有比原子弹威力更大的武器!”

他说:“我们要拿起这个武器,把那些劣等人送进地狱!”

黑色的人群发出一片狂呼和呐喊……

美国东部标准时间6月1日11:00

美国 华盛顿哥伦比亚特区

宾夕法尼亚大街 白宫

上千名打着星条旗的“美国军团”成员,穿着整齐的军装,在白宫门前举行阅兵式。右翼组织“火十字团”的队伍正在集合等待。宾夕法尼亚大街上人流如潮,围观的人群举着“没有电脑,打败希特勒。”——“关上你的计算机!”——“没有深蓝,照样扔原子弹!”和“美国,别跌下!”之类的标语和横幅,而对面的一些和平团体则举着:“撤回海外军队!”“我们只管自家的事!”“退出反恐条约!”之类的标语和横幅在对峙。大批防暴警察集中在白宫门前的三角地,密切注视着人群的动向。

副总统马拉,丹尼斯的车队从后门驶入白宫。

“嗨!”走廊上,他向遇到的总统助理克劳打招呼 :“有什么新闻吗?”

“5分钟以后会议开始,”——克劳没顾上寒暄,直切正题介绍今天会议的议程:

“先由莱斯.沃斯将军汇报82空降师遭误击的情况、中情局汇报对本.拉登组织的调查进展,然后讨论下一步行动方案。”

“克劳斯来了吗?”丹尼斯没有停下脚步,自顾地问。

“他?”——克劳不屑地说:“他不过是个橡皮衬垫罢了,就这点缓冲他都做不好,只会让我们一个个关闭网站,结果是导致一个个部门瘫痪,黑客入侵他也发现了,就是找不到,让82空降师倒霉。——还是让他在五角大楼的地下室里呆着吧!”

丹尼斯笑了笑,显然并不完全同意他的说法,可并没有再说什么,两人一齐走进会议室。

国防部长莱斯.沃斯首先汇报:

“……根据各方面调查结果显示,国防部作战指挥系统的计算机曾被黑客秘密潜入,并且安装了一个叫做‘后门’的远程控制程序。这样,他们不仅可以完全控制我们计算机,而且,对我们的行动了如指掌。”

——“在紧急状态委员会决定用驻北卡罗莱纳州布莱格堡的82空降师的一个旅对阿富汗东北部山区目标进行突袭的时候,国防部利用这部计算机进行了参谋作业,制订了详尽的作战方案,在呈送总统批准的同时,本.拉登也得到了它。”

——“他们开始冒用国防部兵役局的命令下令一些军官退役,制作了一份份假的阵亡报告,通知军人家属,严重干扰了军心和士气。他们锁住空军运输部门的计算机,使82空降师的空运计划推迟了一个小时,他们把军需列车调往东部,把陆军按计划将销毁的一批过期弹药送到布莱格堡。——幸好这是第82空降师,有自己的储备,如果是其它部队,三天之内都无法出发。卡迈隆师长动用了基地的紧急储备,并派出有山地作战经验的528旅,提前到达坎大哈,建立了前进基地。本.拉登发现未能阻止82空降师的行动,便制定了一个阴险的计划。”

“——那个小山村里的设备不多,只是发动信息攻击的一个转发站。在某个秘密地点发射的信号,经过俄国卫星转发到这个场面站,它再转发给印度洋卫星进入骨干网,起的作用是将俄国制造的KU波段信号转换一下。总价值不超过二万美元,是他们众多转发站的一个,只有十几名塔利班士兵看守。所以,他们决定用这个转发站做诱饵,使82空降师受到重创。他们通过他们控制的海军部电脑命令洛杉矶级核攻击潜艇“狼人”号从印度洋中部火速北上,在阿拉伯海近岸水域发射了8枚对陆攻击型战斧导弹,攻击这个山村。同时,他又伪造国防部参谋长联席会议的命令,让82空降师把攻击时间提前一个小时。这样,82空降师528旅的两个空降突击营机降占领了村庄以后,潜射战斧导弹开始袭击这一地区,由于猝不及防,部队没有防空准备,除一枚导弹被海军战斗机击落以外,其余7枚均准确命中这一地区,包括旅长马丁 柯克上校在内的303名伞兵被炸死,另外还有30多人受伤,多数伤势严重。在坎大哈指挥的麦克.卡迈隆师长当即组织了抢救和搜索,没有发现有价值的目标。”

他说:“卡迈隆师长和部队留下来处理善后,伤者已转到坎大哈和英格拉姆基地的医院抢救治疗,到今天上午,又有三名伤员死亡。”

将军叹了口气:“死者遗体将在冲绳基地装殓,下周空运回国。——这可是一次惨重的损失。——除了那次在纽芬兰的坠机事故,82空降师失掉了一个整建制的旅。”

总统对助理说:“请注意安排我参加他们的葬礼,我要发表演说。”克劳点头。

丹尼斯副总统说:“这样说来,本.拉登除了那些黑客以外,还有一个优秀的参谋班子,他们计划细致、周密,而且对我们的海,空军的各种条例、命令格式、办事程序十分清楚,仅仅那些导弹的目标数据装定程序就十分复杂,这可能与我们海、空军的一些退役人员有关,可以查一下有没有这方面的人员流失。”

参联会主席格那将军不以为然:

“那些导弹的技术参数是公开的,从公开出版物或是军方的网站上很容易查到,在三维电子地图上也不难查到那个小村的位置数据。——要是在现场的话,用民用型手持设备也能测量,误差不超过500毫米。——无非精度差一点而已。数据装定是在潜艇上进行的,只要下令就行。至于命令的格式,可以参考计算机系统里储有的档案模板,直接套用就可以了。这里不会有什么油水,倒是他们能进入军队的全部电脑值得注意。——以往我们没有发现这一点,他们可以直接指挥我们的军队。”

克劳说:“他们租用卫星转发器的频道得有手续,也许可以从这里查到他们的地址。”

“那肯定是假的。”中情局长嘟哝着:“他们才不那么笨呢!”

一直没有开口的国家安全事务助理赫斯提出一个实质性的问题:

“从5.18至今天,本.拉登的黑客横扫我们一切要害部门。但是,他们是怎样得到账号和密码的呢?——要知道,那是几百个账号和密码口令啊。——而且,依据规定还要定期更换。在目前受电子攻击的情况下。更是更换频频,他们又是怎样得到这么多账号和密码的呢?”

总统和他的助理对视了一下,在场的人都有些兴奋,无疑,这是关键,问题的症节就在这里,众人七嘴八舌纷纷议论着。

“看来,我们找到了关键点。”总统语调低沉:“我们还是听听前线士兵的意见吧。”他随手拿起内部电话:“看一看下面的机房是谁在值班,让他进来一下。”——他作了个鬼脸,突然换了一种调皮的语气:

“玛丽娅大娘,请给我们送些雪利酒。”他用征询的目光看了看在座的人们:“也许有人要威士忌?”见人们都含笑望着他,没有异议,“还是雪利酒吧!”

马克.波菲站在会议室中间的地毯上,有些手足无措,但他很快被轻松的气象感染,总统带头脱下外衣、松开了领带。丹尼斯副总统和赫斯吸着雪茄,只有穿军装的参联会主席和国防部长还是正襟危坐,每个人面前都有一杯泛着泡沫的雪利酒,性情古板的白宫内务总管玛丽娅小姐板着脸给众人发着冰块。克劳助理过来,招呼他坐下,一杯雪利酒放在了他的面前。

马克的紧张感消失了,比较从容地应付着提问,丹尼斯副总统提出他的问题后,他想了想,认真地说:

“在白宫的计算机网站遭到入侵以后,我就打电话汇报了,同时立即更换了密码,大约15分钟以后,黑客们就破译了新的口令,我只好重新更换。”

中情局长问:“你是根据密码集编制的密码口令吗?”

马克说:“一开始是的,——你知道,我们的密码集是密封的,一次只能打开一页,每一页上只有一套口令,按规定每48小时更换一次,现在每小时要换三次以上,他们只用15分钟左右就解开。”

“那是密码泄密了”?中情局长问:“有人得到了密码集?”

“不可能!”国家安全事务助理赫斯反对说:“密码集是政府统一编制的,一个系统只有一本,独一无二。——本.拉登入侵几百部电脑,到哪里搞这几百本密码集?”

“密码集是在哪里印刷的?“总统严肃地问。

赫斯负责这方面的工作,他解释道:“密码集是联邦保密局在内华达州沙漠里的一个秘室印刷所印制的,是由电脑取得的随机性字母、数字组合,在封闭的情况下,全自动打印并密封,无法对其进行人工干预,印刷人员也无从得知其内容。印刷储存运输过程又戒备森严,人员要进行安全审查和每周一次的测谎试验,使用又分布那么广,根本不可能泄密。”

他想了想,又补充说,“这个印刷所与外界严格隔离,没有互联网接入,工作人员甚至不准携带通讯工具,印刷的随机数并不保存,世界上独一无二。”

“我同意赫斯先生意见。”马克.波菲说:“在接连几次更换密码,仍被黑客破译以后,我也怀疑是密码集有问题,就编写了一套自己的密码。”他歉意地笑笑:“我知道这是违反规定的,但我想试一试。”

“对!”国防部长兴致勃勃:“就应当这样做,反正不能束手就擒,像我在越南那一次,M-16步枪老是瞎火,我就把它扔了,抄起自己买的史密斯.韦森左轮……”他还想说下去,发现总统正瞪着他,他才意识到自己把话题扯远了,就止住话。人们并没有在意国防部长讲的战斗故事,而且专心地看着马克把一串复杂的数字、字母、符号写在一张纸上,赫斯把它放到幻灯机上投影给大家看。

“结果怎么样?”——有人迫不急待地问。

“仍然是不到15分钟,就被破译了”!马克沮丧地说。

总统扫视了一下众人:“看来,我们得听一听专家们的意见了!”

发表评论
发表评论

网友评论仅供其表达个人看法,并不表明铁血立场。

全部评论
加载更多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