民国十大奇案:民国时期十个离奇事件 永和金号官劫案 5.负隅顽抗,孙佐齐欲盖弥彰

李炳清 收藏 0 148
导读:本文全文阅读地址:[URL=http://book.tiexue.net/book_17361.html][size=14]http://book.tiexue.net/book_17361.html[/size][/URL] 傅德明被逮捕后,孙佐齐表面镇静,实则惶恐万端,寝食不安。当邵阳及湘省舆论都将声讨的锋芒对准孙佐齐及第六区专员公署时,他已预感到事情的不妙,但不甘心认输而负隅顽抗,企图蒙混过关。 第一,孙佐齐以确保司法独立,不受外界干扰的名义,命令专署特务加强邵阳与外地的邮电通讯检查,并禁止邵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7361.html


傅德明被逮捕后,孙佐齐表面镇静,实则惶恐万端,寝食不安。当邵阳及湘省舆论都将声讨的锋芒对准孙佐齐及第六区专员公署时,他已预感到事情的不妙,但不甘心认输而负隅顽抗,企图蒙混过关。

第一,孙佐齐以确保司法独立,不受外界干扰的名义,命令专署特务加强邵阳与外地的邮电通讯检查,并禁止邵市报纸揭露案情,实行新闻封锁。

第二,孙佐齐窜到邵阳省立第六中学,亲自传讯过去曾被专署定为“奸党”而登报自首的学生,要他们供认永和金号案系共产党所为,试图混淆视听。

第三,孙佐齐命庶务孙忠瑞,以“特派驻邵精忠会肃奸组”的名义制造恐怖气氛,向刚成立的邵阳各界声援惨案委员会成员秘寄恐吓信,词云:


事不关己何太劳,侬时知体真英豪。

忠言不听防后悔,手枪炸弹助吾曹。


尤为无耻的是,孙佐齐还派出便衣特务上门行凶,以遏制正义之声。5月7日,赵恒老先生在声援会上只不过说了几句公道话,当晚即有持枪人破门寻衅,幸好赵恒未归,才免遭毒手。

机关算尽太聪明,反误了卿卿性命。孙佐齐的倒行逆施,每一件、每一桩都被群众记录下来,被新闻记者采访了去。那些日子,长沙报纸几乎天天都有关于孙佐齐及其专员公署干涉办案的丑闻曝光。如5月16日的《中央日报》即登有署名“我闻”的记者于13日发自邵阳的消息:


惨案发生后的第二天,邵市某药房有人向店主说:你不能对任何人说安眠药片是从你这买的,否则你药铺开不成,生命也活不下去。现在药价每粒若干,买了多少粒,都有了证据,但未至公布时期。买者确是傅德明。

惨案发生第二天,律师廖奇受理此案,有人持枪到他家,找寻各个房间,声言找姓唐的朋友。廖律师幸未在家,当时,廖家赶忙派人嘱廖勿回,廖即向县府请求保护,徐县长当派手枪排到廖家防卫,以免再酿惨祸。

……

地方法院看守所呈缴专员公署会计某所交来法币二十万元,嘱为犒赏全体监犯;并说明此为该署在押之傅德明所备送。院方以此项犒赏费与监狱规则不合,当将原款如数具函送还专署。

孙专员日前曾具文保释傅德明,上有“兹有本署秘书傅德明,保证随传随到”字样。傅犯在狱曾一度绝食。


傅德明有孙佐齐作后台,当然腰板挺硬,每次提审时,总是一口咬定永和金号案系共产党地下组织干的,他则是由于“肃奸”太卖力而遭陷害报复。同时,傅德明还在邵阳《民报》、《铁报》上连登启事,云:


本人从事铲除奸匪工作,遂为奸匪所积怨,永和金店惨案,实其暗算成果。现自赴法院请求侦查,同时设法破案,为被害人雪恨。誓与奸匪奋斗到底。


傅德明的启事,显然也是与孙佐齐串通好了的。孙佐齐还在狱外指使手下不断为傅德明通风报信。5月12日,王雪非借专署送饭之机,在饭盒中为傅德明传送了一张纸条,大意有如下内容:

(1)环境不利此案侦讯,决定请求移转管辖,解长沙办。

(2)替你做了反诉书,控告六人(即指中毒的六人)为被告,以便传讯。

(3)你要为天地父母朋友妻子奋斗到底,丧身是不忠不孝不仁不义,你忍心辜负我吗?(傅德明可能想自杀)

(4)情形日益好转,案情不难大白,老伯要来才好,别人疑惑你身家不清白,结婚是假。(傅德明想以结婚为名,请求假释)

(5)分呈各有关文告,已日夜赶办,明天发出,对你绝对有益,底稿明天设法给你看。

(6)我代表你家属,出赏100万元破案,有十数人为此奔走,颇有收获(按:此指冤诬喻让贤事),你要静心忍耐。

(7)我与济清(视察郭璋的别号)拼死为你奋斗,讨米叫化都不惜,神明实鉴此心。保外实太难。佐公为此事日夜忧思,神魂颠倒,他是爱你至切,一切为案子打算,谁存心牺牲你,谁遭天杀。我们痛苦比你更甚,所不同的一在小牢,一在大牢而已。

(8)你解长沙,我绝对辞职同你去,以便照拂。所有字条要焚毁,免人口实。

孙佐齐、王雪非最毒辣的一招是诬陷被害人喻让贤。福升元金号老板喻纯,虽是邵阳金店行业理事长,又与喻让贤同姓、同乡,可是却是三青团骨干分子。当孙佐齐派专署军法官马图传讯喻纯时,喻纯在马图的暗示下多次绘声绘色地描述,称喻让贤是在惨案发生之夜,天还未亮,衣着整齐地跑到他店子里来的。孙佐齐的意图是想把放毒抢劫、杀人放火的全部责任都统统栽到喻让贤头上去。喻让贤被打得体无完肤,后来煎熬不住,终屈打成招;直至5月19日湘省高级法院首席检察官莅邵亲自讯问,才含泪推翻原供。

专署的这种卑劣伎俩,引起了邵阳各界民众的极大愤慨。最觉痛苦的是受害人,他们感到时日迁延,凶犯却未受惩处,自己含冤莫白,只好乞灵于神,把邵阳地方历来怪诞离奇传说的“郑公千岁”迎到店里,斋戒沐浴,朝夕祈祷,以求大显威灵,彻底破案。

0
回复主贴

相关文章

更多 >>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0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广告 大型核武军事模拟 坦克 装甲 战机 航母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