民国十大奇案:民国时期十个离奇事件 永和金号官劫案 4.明察暗访,徐君虎主动出击 1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7361.html


徐君虎当然不会放过任何可以破案的蛛丝马迹。5月4日,他同孙佐齐通了电话后,孙佐齐反咬一口的蛮横态度,路上遇见喻让贤喊冤,火灾现场的实地踏勘,他将所见所闻串联在一起加以分析。他很快就悟到,傅德明、孙佐齐与这起特大案件有着一种因果关系。他马上把正在乡下的县民防武装调回城来,同县警察局一道维持治安,以防不测。与此同时,即紧锣密鼓地搜集人证物证,决心同专署比试高低。新中国成立后,徐君虎在《湖南文史资料》第四辑里追记这次办案情况时,对于他的动机作了如是坦承:


邵阳地方一向存在着派系斗争,主要是三青团与国民党之争,其次是中统与军统之争。他们为了争权夺利,从县级机关到乡镇,从行政、警察、司法、教育、田赋、税收以至财产保管,遇缺即争,无孔不入。各派都有自己的一批爪牙、有自己的宣传工具——报纸。自从孙佐齐当上了专员兼保安司令,团方气焰日益嚣张,大小喽啰横行城乡,无恶不作。永和惨案的发生,可说是团方恶贯满盈的表现,也给党方提供了一个“克敌制胜”的良好机会……我自己既不属党,也不属团,与双方都有矛盾;一向的作法是:有时利用团打击党,有时利用党打击团。由于我同孙佐齐的矛盾更直接、更尖锐,因此在这个案件中,自然也想抓住机会,狠狠地打他一下。


徐君虎的这段叙述,说得比较客气。他将自己与傅德明、孙佐齐斗争的性质,并未看得怎么了不得,这正是作为国民党统治时代县长徐君虎的又一难得之处。

5月5日下午,徐君虎带着警察局局长段一诚、记录刘配熙,并邀请县参议会议长谢煜焘同赴普爱医院录取受害人鄢子和、杨玉清、杨留权等人的证词。他们各就所见,如实地将傅德明于永和金号案中以及前后所犯罪行一一予以了揭露;还辨认出5月4日晨徐君虎在永和金号内所拾的“真言丸”包装盒,确系傅德明作案时所扔。至于傅德明让7名店员所服的“真言丸”,经徐君虎交普爱医院鉴定,乃是美国生产的安眠药(即巴比特鲁)。傅德明将它们原封不动地接受过来,只是在包装盒上写上“真言丸”三字,再进行一番技术处理,从外表看来跟印刷的一样。这种安眠药,据说吃两片可安一宿,吃五六片不死也会大病一场,倘吃八九片以上,如不及时抢救,三四个小时以后,则定死无疑了。

那么,傅德明的安眠药来自何处呢?傅德明前几年曾在南京美军驻华总部配给科工作过,不过,从包装盒上的生产日期看,这美制安眠药系去年(指1946年)8月份的产品,那时傅德明来邵阳已半年多了,不可能是从南京带来的。至于本地唯一的一家西医院——普爱医院,对于这类药品控制很严。经查验,亦无傅德明在这里购买的记载。徐君虎觉得,唯一的来源很可能就在本地那五六家西药房里。想到这里,徐君虎当机立断,迅速带上县府秘书及普爱医院的一名药剂师,赶到各药房去一一查对进出货账簿。待查至第四家药房——史弟药房时,徐君虎发现该药房竟有整整一盒计100片安眠药于5月初突然在账面上消失,没有交待去处。店主解释说,这是5月2日晚间中德药房老板拿走的,说是替专署要的,公务活动所需。徐君虎又匆匆赶到中德药房,其店主陈子庄不在店,其妻孙云英则对徐君虎询问拒不承认。后来,徐君虎再三开导,向她指出利害关系,称安眠药片问题系永和金号案的关键,倘不能解,则死难者沉冤难申,作案者则可能逍遥法外,继续为非作歹。又指出只要据实检举,不但无罪而且有功,国家也能确保其身家安全。否则,则有同案犯之嫌,而且凶手还很有可能来个釜底抽薪,杀人灭口呢!……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