民国十大奇案:民国时期十个离奇事件 永和金号官劫案 3.心狠手辣,傅德明火中取票 2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7361.html


第二天上午,傅德明又将专署内一个平时不常露面的特务派到永和金号,让他假扮成外地慕名而来的顾客去向杨振华打探店里有多少存金,说起码要买500两金子。杨振华不知有诈,老实地回答:

“店子平时并无这么多金子存放,但我们与长沙、衡阳的金店是联号,顾主需要多少,即可去电调运多少,就是1000两黄金,在一两天内也是可以兑现的。”

特务见状,又改口说要购黄金1000两,并给杨振华留下了一个在邵阳旅店的假住处,声称两天后即携巨款来取。特务回到专署,马上向傅德明一一作了汇报。

5月3日下午,傅德明派出去日夜监视永和金号的暗探又紧急报告说:金号经理杨振华已于昨日下午匆匆赶回衡阳,刚才从衡阳抵达邵阳的一辆由武装镖师押运的湘省金店联号专车,已在永和金号卸下大批黄金。傅德明一听不禁喜上眉梢,以为杨振华上了假主顾的当,果真去衡阳调来1000两金子。他大腿一拍,立刻喊来王雪非、白鸿钧等同伙,窃窃私语一番后,决定事不宜迟,当晚即对永和金号实施抢劫行动。

其实,傅德明的情况并未摸准。原来他派出的那位假顾客在杨振华面前已露出了许多破绽,被杨振华一眼看穿。只是杨振华并不介意,以为是些地痞无赖出来打诓混玩——以前这类事也时有发生。至于杨振华在假主顾来后即赶去衡阳,这纯属巧合。而5月3日下午联号专车卸下的,则并非什么1000两黄金,而仅是一批价格相去甚远的现银而已。这批银子,是联号托永和金号转毗邻的隆回县收购沙金使用的。又碰巧傍晚有隆回县的同行来到永和金号,这批现银随即交他们带走了。所以,傅德明在5月4日凌晨用暴力打开永和金号的保险柜后,才会那么失望、沮丧、叫苦不迭!

5月3日晚11时,喧闹了一天的资水与资水边的小城邵阳,已渐渐安静下来,准备进入梦乡。突然,城西永和金号紧闭着的大门上的一副铜质门环,传来细微而清晰的叩响。

“哪位呀?这么晚了有何贵干?”刚躺下还未入睡的中年店员鄢子和从前店柜下的一张值班床铺上发出懒懒的询问。

“我,专署机要秘书,请开门,有桩紧急公事要处理。”伫立在门外的原来是傅德明。

“来了!来了!”鄢子和一听,哪敢怠慢,一骨碌就翻身下床,“吱呀”一声打开了店门。傅德明依然是往日打扮,笔挺的蓝柳条毛哔叽西装,斜纹红花领带,锃亮的黑皮鞋,抹得亮亮的大背头;只是那支粉粉的右手有意无意地搭在腰间盒子枪的把柄上,似乎在给人以提醒。

傅德明进了店,努一努嘴,示意鄢子和把大门关上,然后一改叩门时的轻柔,向鄢子和厉声道:

“你是共产党吗?”

“不是,不是!我这样子哪里像共产党?”鄢子和连连辩解说。

“哼,陈汉章那把年纪了也还参加共产党,你们更难说了。”傅德明呵斥道,接着又命令鄢子和:

“去,给我把店员全部集中起来,我有话讲!”

几分钟后,驻店的全体人员都在客堂里一字排开,个个心里七上八下,不知道傅秘书葫芦里要卖什么药。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