民国十大奇案:民国时期十个离奇事件 《田中奏折》泄露案 2有胆有识,烈男义女闯龙潭 3

李炳清 收藏 0 0
导读:本文全文阅读地址:[URL=http://book.tiexue.net/book_17361.html][size=14]http://book.tiexue.net/book_17361.html[/size][/URL] “噼啦啦——”一道闪电过后,窗外突然响起了一阵惊天动地的炸雷,余音雄荡,像千万辆战车隆隆远去。紧接着大雨以更加凶猛凌厉的气势从天上倾倒下来,直打得脚下的大地簌簌发抖。本已醉意阑珊的牧野似乎完全清醒过来。他无力地倚靠着美惠侧旁的梳妆台,吃力地说: “你讲吧!你对我是真心的吗?”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7361.html


“噼啦啦——”一道闪电过后,窗外突然响起了一阵惊天动地的炸雷,余音雄荡,像千万辆战车隆隆远去。紧接着大雨以更加凶猛凌厉的气势从天上倾倒下来,直打得脚下的大地簌簌发抖。本已醉意阑珊的牧野似乎完全清醒过来。他无力地倚靠着美惠侧旁的梳妆台,吃力地说:

“你讲吧!你对我是真心的吗?”

“不!”

“那你又何苦要送上门来呢?”

“我为了我的祖国,也为了蔡伯伯的祖国而作出牺牲!”

牧野一听,分明话中有话,不禁一把将美惠从毯子下拖了出来,狂吼道:

“八格牙鲁!竟捉弄到老子头上来……”

他愤怒地推晃着美惠;美惠没有言语,却闭了眼睛,从那长长的眼睫毛下涌出了滚滚泪珠。

牧野这才感觉到自己的过分。再一打量,见眼前的这位少女只穿了一件薄如蝉翼的淡黄内衣,几乎透明;丰腴的酥胸紧贴着它剧烈地上下起伏,樱桃般剔红的乳头也在不住颤抖……

“对不起!”牧野终于放下美惠,头也不回地退出卧室,把门轻轻拉上,继而在外冷峻地说:

“你穿上衣服出来吧,把事情一五一十地告诉我,再严重也不要怕!但是,倘有半句谎话,我则是不能依的!”

事情到了这般地步,美惠也就豁出去了。她从从容容地穿好衣裳,出来同牧野坐在一处,又从从容容地将蔡智堪与她欲同取《田中奏折》的底情一股脑儿地和盘托出口。

牧野一声不响地听着眼前这位年龄不大的弱女子镇定自若地侃侃而谈,全然没有畏惧之色,于是,起初的满腔怒气便渐渐化为乌有。

美惠讲罢,牧野沉吟片刻,霍地起身面对窗外风雨交加的黑夜朗声道:

“田中武力吞并满蒙,我们元老派同民政党一样,都是坚决反对的。这种荒唐鲁莽之举,不仅会招来英美干涉,而且还会引发军人革命,危及天皇万世一系。现在,田中又第二次出兵山东,制造‘济南事变’(即1928年5月‘济南惨案’),使日本成为国际舆论的众矢之的。这条疯狗,倘再不给以制止,还不知道会给天皇陛下惹出多少乱子?!不过——”牧野猛地转身,对着渐露欣喜之色的美惠郑重地说:

“您必须要蔡先生作出保证,敢于将《田中奏折》通过中国政府公诸国际,以此动员国际舆论重重压迫田中内阁,方能促成其尽快倒台。蔡先生倘能承诺这一点,我便允许他进入御文库抄阅《田中奏折》。为此即使搭上我这条老命,也是值得的!”

美惠闻言,对牧野的敬意油然而生,当即也爽快地代蔡智堪作了庄严保证。至此,室内原有的紧张气氛已荡然无存。牧野不觉间换了一种亲切的口吻继续说道:

“中国政府对《田中奏折》应当给予的重视,倒是毋庸担心的。我此刻考虑的却是蔡先生如何进入御文库?你回去同蔡先生商议一下,待他将去御文库的时间约定后,我便签发‘通行牌’;而且,这事恐怕还须要内弟山下勇协助才行。我们就这么一言为定吧!”说着,他友好地拍了拍美惠圆润的肩头。

雨还在滴答滴答地下着,窗外不时划过几道蓝色的闪电……牧野见状不觉皱了皱眉,转而对美惠真诚地说:

“今晚就在我这里休息吧!我不会打扰你的。我们也算结了一个忘年交呀!这也叫做‘不打不相识’啊!”他又进而感慨起来:

“你真是我们日本国有胆有识的奇女子啦!倘国中男儿个个像你,我大日本帝国还有着田中等鼠目寸光之辈的市场吗?……”

这一席发自肺腑的话使美惠深为感动。她不禁放心地倚靠在牧野那宽阔的胸膛前……

稍后蔡智堪夜闯御文库的事,他自己曾有过亲笔回忆(1953年8月29日,蔡智堪在香港《自由人》上发表回忆录,题为《我怎样取得田中奏章》):


民国十七年六月某日的一个夜间,十一点五十分,我携带皇室书库专用的黄色册皮大小型三四十张、绿色绣线数团、银锥三支、大小针一包,扮作一个补册工人,携带牧野伯爵交来的金盾圆形的“皇居临时通行牌”(牌号72号),由山下勇领路,到达皇城。……由红叶山下御门入门后,距皇室书库约走五六分钟。我进入书库的时间是零点五十分。

田中奏章系用日本内阁奏章专用的“西内纸”精缮而成,共六七十张,奏签“田中首相奏章”。我将碳酸纸装铺原件上,用铅笔描出。所用的碳酸纸系民政党总裁专用的薄质原纸。……费时两夜。


蔡智堪完成任务后,又在原先铅笔偷描的基础上用毛笔细填了一遍;然后将抄件分成十余叠精心伪装包裹起来,自1928年10月初起,采用每间隔两周一次的形式,从东京连续寄发祖国。收件人是他的秘密联络人、时任东北保安司令长官公署的外交秘书主任王家桢。


0
回复主贴

相关文章

更多 >>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0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广告 国产军事战争模拟 新增南极洲地图 核武参战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