民国十大奇案:民国时期十个离奇事件 《田中奏折》泄露案 2有胆有识,烈男义女闯龙潭 2

李炳清 收藏 0 23
导读:本文全文阅读地址:[URL=http://book.tiexue.net/book_17361.html][size=14]http://book.tiexue.net/book_17361.html[/size][/URL] 5月底,床次告诉蔡智堪:《田中奏折》现深藏于御文库内,但那御文库乃高墙环峙,重兵扼守,有如龙潭虎穴,一般人擅入是有去无回。不过,也不是没有办法。那御文库就属政友会的反对派、宫内大臣牧野伸显的掌管范围;再者,御文库总管又是牧野的妻弟,因此探取《田中奏折》的关键是牧野。当然牧野同政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7361.html


5月底,床次告诉蔡智堪:《田中奏折》现深藏于御文库内,但那御文库乃高墙环峙,重兵扼守,有如龙潭虎穴,一般人擅入是有去无回。不过,也不是没有办法。那御文库就属政友会的反对派、宫内大臣牧野伸显的掌管范围;再者,御文库总管又是牧野的妻弟,因此探取《田中奏折》的关键是牧野。当然牧野同政友会虽是政敌,但要贸然从他那里取走《田中奏折》,料也会碰钉子。只有寻隙而入,相机行事才是。牧野的“隙”在哪里呢?据说牧野丧妻经年,现正急于续弦,只是无甚中意者。如果能在这方面动动脑筋,兴许可打开牧野这把锁哩!

“可是,有谁能使牧野中意呢?”蔡智堪不禁犯难道。凭他过去与牧野的交往经历,知道牧野的择偶标准极严,不仅看重门第、相貌,而且也讲求品性与才气,一般世俗女子是令他看不上眼的。

“有了!”床次突然高兴起来,“远在天边,近在眼前呀!”

“这、这、这……”蔡智堪一下明白过来,床次指的是广田美惠。可是,这却更使他为难起来。原来广田美惠是蔡智堪亡友广田让吉的女儿。广田让吉乃贵族出身,曾在外务省任过职,五年前因妻子病逝,伤心过度,也随她去了。广田膝下尚遗13岁的女儿美惠,便被蔡智堪收为义女,寄养在家中,如今已出落成一位水灵灵、如花似玉,且善诗文、有见地的聪慧女子。她跟亡亲一样也是一个基督徒,时吐一些惊人之论。有一次,在蔡智堪宴请牧野等显贵的酒宴上,牧野笑着对美惠道:

“对你们来说,天皇和上帝谁更重要些呢?我想不论宗教信仰如何,日本的年轻人都是愿为天皇殉身的了。”

“不!我们基督徒心中只有一个全能的上帝!”美惠断然说,“我们尊敬天皇为我们国家的至高君主,但他仍然是一个人!”此语一出,满座愕然,弄得蔡智堪十分狼狈。他正要大声呵斥,那牧野却宽厚地摆摆手,说:

“基督和神道,各有自己的偶像。我就喜欢像美惠这样的德性:想什么就说什么,不假掩饰。可惜是个女子,不然会是帝国很好的一根栋梁啊!”说完,他竟亲切地盯着美惠足有一两分钟,整个美惠羞得直往蔡伯伯身后躲。

那次宴会以后,牧野每次同蔡智堪见面,总要关心地问起美惠,看来他对美惠是很有好感的。但是,牧野已经是一位年届花甲的老人,他的孙女差不多同美惠一样大,美惠能同意嫁过去吗?蔡智堪日日想着这事,不时长吁短叹。美惠很快就察觉到蔡伯伯碰到一件十分棘手的要事了。

6月初的一天,蔡智堪妻儿皆外出访友去了,家中只剩美惠与蔡智堪做伴。这美惠便趁机纠缠不休地来套蔡伯伯的心事。在万般无奈下,蔡智堪便将前因后果老老实实地向美惠一齐吐出,不过对美惠过嫁牧野一事,并未抱有希望。不料美惠思忖片刻,竟爽快地说:

“蔡伯伯,这事我认下来了。您养育我这么些年,教我知识,教我做人,我一直无以报答。现在正是您的国家有难之时,我便将您的恩情并做一块报了罢!”

蔡智堪顿觉一惊:

“牧野同您相差那么大的年龄,您要仔细考虑啊!再说,此事关系重大,弄不好是会掉脑袋的呀!”

“我考虑好了,同时我相信自己应付得了。”美惠将秀丽的长发往脑后一甩,坚毅地说。“况且,我也将这事看做是拯救我的国家的一件大事。作为一名女子,也就只能这么去做了!”

蔡智堪听罢,不禁一把揽过美惠,耳鬓相磨,欷歔不已……

翌日午后,天空云追风急,像要下暴雨的样子。蔡智堪也顾不了这么多,叫上床次竹二郎一同驱车将美惠送往位于吹上区的牧野府上。牧野本是一位豪爽老人,见自己心仪已久的女子竟肯下嫁自己,不觉大喜,也不去问个究竟,当即吩咐家人置办酒宴,款待蔡智堪一行。席间蔡智堪和美惠相对无言,听牧野和床次谈笑风生,室外大雨倾盆,内心更是分外酸苦……

待宴席结束,天色已晚,蔡智堪与床次遂起身告辞。那牧野已是醉意朦胧,竟一手搂拥着美惠,一手摇晃着向蔡智堪、床次告别,嘴里哼哼着说:

“美惠今天不回去了,就留在我这里吧!赶明早我就派人过来下聘,择个吉日再举行婚礼吧!”

蔡智堪心里叫苦不迭,又无法推托,只得同美惠怅然告别,同床次登车冒雨归去(见035页图)。

牧野微睁着惺忪的睡眼,看蔡智堪已走出门去,便指指卧室,不由分说地对美惠下令道:

“你先去准备一下吧,我待一会儿就来!”

美惠愣了愣,不由得气往上冲,正待发作,猛然想到自己的使命,只得乖乖地按着他的吩咐去了卧室。不过,她进门后不由自主地猛一甩门,倒着实使牧野惊吓了一下。

过了一会儿,牧野便前去叩门,捺着性子道:

“你准备好了吗?我可要进来了!”

“随你的便!”美惠在里面生硬地回答。

牧野虽则已有了一点清醒,但一闻此言,热血又蓦地往头顶一冲,“咣啷”一声拉门而进,借着通亮的壁灯,但见美惠已躺在地席上,云鬓蓬散,身旁堆放着刚脱下的蓝花白底和服。她将毯子一直拉到下颏上,上下牙帮明显地在“嗑嗑”咬响,却将那一双黑白分明的眼睛瞪得滚圆,古怪而又不无惊恐地看着渐渐近身的牧野……,牧野一时也张皇起来,进退两难,不知怎么办才好。


0
回复主贴

相关文章

更多 >>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0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广告 这才叫游戏:仅13天风靡全球场面堪比战争大片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