民国十大奇案:民国时期十个离奇事件 《田中奏折》泄露案 1.异想天开,噪蛙乱鼓欲吞象 2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7361.html


于是,有侍从打开了留声机,传出了日本国国歌《君之代》那急促汹涌的旋律。在场者个个笔挺地面向主席桌后墙壁上那面高悬的太阳旗,扯大嗓门高唱起来:


我皇御统传千代,

一直传到八千代,

直到鹅石变岩石,

直到岩石长藓苔。

……


歌声与窗外的风声、雨声、雷声交织在一起,在东京市中心的这座灰色砖木建筑的屋顶上混合成一种尖锐怪异的交响曲,直把躲藏在屋檐下的一群小鸟惊吓得“叽叽”地呻吟。

东方会议显示出与“币原外交”(币原喜重郎是第一次、第二次加藤高明内阁和1926年1月组成的第一次若 礼次郎内阁的外务大臣,其对华政策主张与英美协调、以经济侵略为主,称为币原外交)截然不同的“田中外交”的炙人气焰,惊动了在野的以滨口雄幸、若 礼次郎及床次竹二郎为首的立宪民政党和以宫内大臣兼天皇顾问牧野伸显伯爵为代表的元老派。他们认为,在没有充分准备的条件下匆忙和大张旗鼓地用武力吞并满蒙,公开与华盛顿体系决裂,必会招致英、美等列强的强烈干涉,危及天皇统治和日本帝国的长远利益。因此,当着东方会议尚未落幕之时,他们就已向天皇连连进奏,要求他出面制止“田中外交”的鲁莽行为。

田中义一于1864年出生在日本长州藩荻城的一个士族家庭。这时,他的家族已经衰败,田中不得不以买卖木炭为生。稍长,即在长州军阀山县有朋家里当茶房执役。其间,他研读了《曾文正公全集》和《大清一统志》,被称为“中国通”,深受著名的军国主义分子山县有朋的青睐,萌发了侵华的恶念。以后入日本陆军大学读书,1892年毕业后任陆军中尉,参加了1894年中日甲午战争。1904—1905年日俄战争以后,山县命田中拟定一份《帝国国防方针》(1906年),并交代其要点是“陆军的主要敌人是俄国,为了胜利,要占领北满洲”。可是田中却认为这还不够,提出应以整个中国乃至美、法、德为敌人,主张占领菲律宾、印度支那和中国。只是由于山县担心树敌过多,才最后删去了俄国以外的国家。1918年,田中出任政友会内阁的陆军大臣,随即出兵西伯利亚,支持白俄军队,武装干涉苏俄革命并企图夺取西伯利亚。1925年,田中被推为政友会总裁,1927年4月出任日本内阁总理大臣并兼任外务大臣和拓殖大臣(即殖民大臣)。是年6月27日,田中即急急召开东方会议,密谋策划武装鲸吞中国并进而征服世界。

7月25日,田中进宫晋见裕仁天皇。天皇时虽不过26岁,却摄政将近6年(1921年11月25日摄政,以“天皇的名义”行使最高权力)。他爱好海洋生物学,原本是不想当君主的,所以他禀性洒脱,不修边幅,看起来不像是大日本帝国的最高统帅。他常常穿着肥大的裤子,斜系着领带,有时连西装上衣的扣子都系错了眼。田中进来时,他正佝偻着背,无精打采地在内殿里踱来踱去,一副神情恍惚的样子。

田中恭敬地行了一个大鞠躬礼,然后从上衣口袋里掏出奏折(题为《帝国对满蒙之积极根本政策》),小心翼翼地递给天皇。天皇接过奏折,摇摇晃晃地走到御座前坐定后,便透过那瓶底般厚的高度近视眼镜去翻阅那厚厚的奏折——其实,由于牧野伸显等人的事先进言,他已经对《田中奏折》的主要观点了然于胸。他开始似乎还看得比较认真,几页以后就显得有些不耐烦了;再以后就越翻越快,像跑马似的……很快,他便抬起头来,向着侍坐于对面正惴惴不安的田中冷冷地说道:

“田中君,还记得你组阁日;于我在对华政策问题上的御训吗?”

“记得,记得,那是‘少安毋躁,特别慎重’八个字。”田中连忙作答。

“哼,你看你这奏折里讲的什么东西?你能一口吞下一头大象吗?现在国际舆论沸沸扬扬,都说我们对满蒙、对中国、对亚洲以及对世界抱有野心。你这样锋芒毕露,不正授人以柄吗?”说着,他将奏折往御案上一扔,摇头晃脑地念出一句诗来:


四海之内皆兄弟,

风浪狂暴何无情。


田中闻言,一时不知所措,但他知道这是裕仁祖父——明治天皇写的一行诗句。

“我已立下了规矩,常常来念这首诗,让我想起明治天皇是多么仁慈宽厚,多么热爱和平。田中君,不知你对此有何想法?”裕仁突然盯住田中说。

田中哭丧着脸,起身惶恐道:

“陛下的训示我将永远铭记在心。我保证以和平外交作为政府的首要对外方针,决不轻易向四邻用武。”

“其实,你只弄懂了我的一半意思。”天皇脸上泛起了笑容,“满蒙和中国以及朝鲜等,不是我们的兄弟吗?他们迟早是要同大和民族并为一体的,只是火候未到罢了。中国有句俗话,叫做‘煮熟的鸭子,不怕它飞起来’;换言之,鸭子未煮熟是可以跑掉的。所以,要有耐心,要等待,小不忍则乱大谋啊!这个奏折,就暂时放在御文库(即皇室书库)里保存起来,日后总会用得着的。”说到这里,天皇那捉摸不定的眼神里忽然闪出一种十分明显的贪欲之色。田中一颗悬吊着的心这才落定下来。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