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7361.html


一阵闷雷过去,接着又是一阵呼呼作响的大风,带着强烈的海腥味,像是从毗邻的东京湾洋面吹过来的。再接着就是大点大点的雨,击打在一望无际的木板屋上,像炒豆般噼啪作响。随后,雷声、风声、雨声大作,与撕裂长空的蓝色闪电一起,猛烈地摇撼着东京城。大街上原来熙熙攘攘的人流如同掐了头的苍蝇,东奔西突,乱作一团,很快就消失得无影无踪。空荡荡的街头不一会儿就汇成一片白花花的汪洋,上面飘浮摇晃着一些从商店门窗上吹扯下来的五颜六色的门帘和灯笼。

1927年7月7日下午,日本首都东京,在离都港区青山皇宫不远的霞之崎外务省官邸内的第三号会议室内,却是灯火通明,烟雾弥漫——由新上任的第27届内阁总理、政友会总裁田中义一召集的秘密会议已接近尾声。与会者个个倨傲、自得,狂喜中流溢出一种森悚阴冷的杀气。

会议从6月27日上午开始,一共持续了11天。参加会议的除首相兼外相的田中义一与外务省政务次官森恪、事务次官出渊胜次外,还有陆军、海军、大藏省的代表以及刚上任的驻中国东北的关东军司令官武藤信义中将、关东军高级参谋河本大作大佐、关东厅长官儿玉秀雄、朝鲜总督府警务局长浅利三郎、驻中国公使芳泽谦吉、驻奉天总领事吉田茂、驻汉口总领事高尾亨、驻上海总领事矢田七太郎等。

此次会议之所以被田中义一定名为“东方会议”,是因为会议的中心议题是“开发中国东北”,即讨论对中国实行扩大侵略的“满蒙积极政策”。这次会议,田中提出了他的《对华政策纲要》,规划所谓“对满蒙怎样着手,经济怎样独占”云云。其中第5、6、7、8等四项内容直接涉及中国东北的主权。如第5项的主要内容为:“乘中国政情之不安,往往有不逞分子,出而扰乱治安,难免有惹起国际事件之虞。压迫此种不逞分子,维持秩序,日本政府希望中国政府严加防范及国民自学而切实行。但日本帝国在中国之权利及侨民之生命财产,如有受不法的侵害时,则不得已断乎取一种自衡的手段,相与措置而拥护之。”会议根据田中的《对华政策纲要》,又规定了三条具体的实施方案:“一、解决商租权,以达其内地杂居目的,获得土地的所有权。二、扩充满铁权限,促成满蒙各铁路计划的实现。三、完成吉会铁路之铺设。”会议还特别申明说:“关于满蒙,特别是东三省地方,因其在国防上和国民之生存上具有重大利害关系,故我国需有特殊之考察。”

下午5时,会议在经过一阵激烈的讨价还价之后,终于通过了田中的《对华政策纲要》,并最终确定了向天皇汇报此次会议的奏章的核心内容。第一,将日本大陆政策予以条理化、统一化。即如《田中奏折》所言,“……东三省是亚洲的一个政治上不完整的地方……我日本帝国如欲保护自己的安全,并进而保护他国居民的安全,必须使用铁血。这样才能突破当前的困难局面”。“如欲征服中国,必先征服满蒙;如欲征服世界,必先征服中国。如果我们征服了中国,其他一切亚洲国家和南洋各国将会惧怕我们而投降。那时,世界将会理解东亚是我们的,并且不敢侵犯我们的权利。”而掌握“满蒙”权利和掠夺中国资源是实现这一目标的关键。第二,提出分离“满蒙”政策的具体方案:日本须以“二十一条”为基础,取得“满蒙”的土地商租权、林权、矿权、金融权等;保护移民;设立日本在“满蒙”地区的顾问、教官;派遣军人潜入蒙古控制蒙古王公。第三,以美、苏等国为假想敌,加速战略准备。

东方会议明确提出将“满蒙”作为日本的势力范围,公然撕毁了华盛顿会议(192l—1922年)所谓“尊重中国之主权与独立及领土与行政之完整”的“九国公约”,也彻底否定了曾一度占据主导地位的币原喜重郎的“不干涉内政”的对华政策。田中多年的梦想终于成真。至此,田中那光秃秃的脑门上开始泛出了兴奋的红光,细小的双眼乐得眯成了一条线;阔大的嘴角开裂着,露出一口金晃晃的镶牙。他徐徐起身,扯了扯宽胖的却依旧不能包裹住腆肚的大礼服,拖着已显嘶哑的嗓音宣布:

“我宣布,东方会议圆满结束。这次会议的主要精神,我将如实地进奏于天皇陛下。现在——”他略微停顿了一下,目光变得庄重起来,“唱国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