民国十大奇案:民国时期十个离奇事件 临城劫车绑票案 4.两情依依,患难之交终须别 3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7361.html


听了方嫂的讲述,方剑林才恍悟到郭琪才何以31日要放解氏姊妹一同下山,而刚才又见解氏姊妹一同返山则甚为惊异的道理。原来郭琪才早已做出释放“女票”的决定,因而对解氏姊妹是有意纵放。只是解氏姊妹尚未解其中玄机,同方剑林一样恐牵连无辜(也恐牵连方剑林)而凛然放弃了一次可早些脱身的机会。想到这里,方剑林对郭琪才便多了一份理解和宽容,对解氏姊妹则多了一份敬重和爱慕。

6月1日下午至6月2日上午,救护队巡视了“华票”、“洋票”的各拘留点,向华人蒙难者送了上海总商会及全国各界捐送的慰问品,也向外籍被掳者转送了各国在沪人员托捎的日用品,还向土匪们赠送了包括钢笔、衣物在内的各项礼物;同时也及时地诊治了一些伤病“肉票”,替他们向土匪方面提出改善伙食、居住与其他生活条件的要求。对此,孙美瑶等一再表示谢意与歉意,愿意予以充分合作,以求危机能尽早解决。

平心而论,事情闹到这步田地,是孙美瑶等始料未及的。他们当初作出劫车绑票之举,首先是为使当局在社会、在世界面前丢人现眼,以释多年来对官府的心头之恨;其次是为了获得一大笔赎金以解决财源枯竭之急。可是执政当局却对议和只作表面文章,议而不决,拖而不行,使得300来号原来是奇货可居的“肉票”竟成了抱犊崮一个颇为沉重和棘手的包袱。

6月2日下午4时,救护队带着“肉票”中的数十名中外老弱妇孺病人下山赴枣,解氏姊妹自然也在其中。最初,解氏姊妹要坚持留下来同方剑林一齐走,被方剑林断然拒绝。加之大学功课已荒废日久,再不返回,恐怕连期末考试也难赶上,解氏姊妹只好咬咬牙,跟着救护队出发了。从原居住的破庙到抱犊崮下关隘口的一二十里路程,自然有方剑林陪送。他们三人落在大队伍尾上,一路绵绵絮语,倾吐心曲。这时,解鸿英才知道方剑林在上海早已安家,妻子即是《申报》的一名副刊编辑,两人还有一位活泼可爱的小千金,6月1日正好满5岁呢!解鸿英心里也不禁长叹了一声。待他们走到关隘口,大队伍已分乘在6部四轮三驾大车上开始陆续上路了。只有冯少山、孙筹成等几人乘坐的一辆马车很有耐性地在等着解氏姊妹。只是那驾车的三匹枣红大马已按捺不住,在那儿尥蹶甩尾,嘶声长鸣!解鸿芬赶忙拉着妹妹,向着方剑林匆匆道了一声“Goodbye!”就急急地跳上了大车。可是车把式正待扬鞭策马,解鸿英却将新换的银灰色旗袍下摆一提,像一只灵巧的小飞燕般飘下大车,向着伫立在路旁的方剑林直直奔来。方剑林尚未从困惑中回过神来,她已扑倒在方剑林怀中,双手紧抱住他的头部,在众人的注目之下,毫无顾忌地在他的左右面颊上闪电般地各来了一次重重的热吻。

很快,她又绯红着脸蛋,转身跳上马车,那高凸的胸脯激烈地起伏着,两只黑油晶亮的眸子上涌出大滴大滴的泪珠。

“驾——!”车把式一声吆喝,甩出一记清脆的响鞭,三匹早已急不可耐的高头大马就奋蹄起步了。

这时大约晚饭时分。初夏的原野呈现出一种凄迷的斑驳色,残阳像一个巨大的没有光泽的红球,正缓缓地没入远方地平线下。风儿起了,远远地看见解氏姊妹那飘拂的长发。方剑林长久地伫立着,似乎生怕扰动解鸿英刚才留在双颊上的那一阵动人的温馨和芳香。望着那慢慢远去的车队摇曳轻晃的背影,听着那渐渐细微的马蹄声和车铃声,方剑林的喉咙口泛升起一种难以名状的悲情,眼睛也不禁湿润起来。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