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非骚乱原因!

首先,民生凋敝、百姓贫穷是动乱的起因。从突尼斯到埃及,再到也门、阿尔及利亚、苏丹、约旦和摩洛哥等资源相对匮乏的国家,似乎早已被近年来的经济全球化所抛弃。2008年发端的国际金融危机和粮食危机,更是推波助澜,使这些多靠旅游、加工制造和外来投资的国家经济雪上加霜。仅以埃及为例,笔者曾在开罗常驻8年,与埃及各界人士和普通百姓都有接触,几乎没有感觉到埃及人生活水平的逐年提高。相反,因物价不断上涨而抱怨“今不如昔”的人越来越多。有报道说,40%的埃及人每天生活费不足2美元。民众生活困苦,看不到前途,自然会“穷则思变”。动乱发生后,埃及政府首先采取的措施,就是提高工资和退休金15%。

其次,分配不公、贫富悬殊,更使百姓心存不满。还以埃及为例,据统计,占埃及总人口20%的富裕阶层,占有社会财富的55%,他们或从政,或经商,过着花天酒地的生活;另外占人口20%的中产阶层,占有27%的社会财富;余下的占人口60%的低收入和贫困阶层,只拥有社会财富的18%。社会财富分配的严重失衡,势必让绝大多数处于下层的公民不满。

第三,失业率攀升,是年轻人不满乃至上街示威的重要原因。上面提到的那些中东、北非国家,失业率一般都在30%—40%,甚至超过50%。虽然,埃及和突尼斯教育程度较高,许多年轻人都能享受大学教育,但往往是毕业即失业,自 焚而不治身亡的突尼斯小贩就是这种情况。

第四,官员贪腐严重, 是引起社会不满的又一主因。在埃及,贪污受贿、收回扣、要小费是司空见惯的事情。普通埃及人的工资很低,一般官员的正当工资也不是很高。然而,作为中高级公务员的一些官员,月收入却比较可观,常常有能力盖楼。这些人的钱从哪里来,不言自明。政府官员贪腐,自然也是引起民众不满的一个重要因素。据报道,突尼斯的贪污腐败也相当严重,总统本·阿里的家族都有巨贪之嫌。

第五,体制僵化、改革滞后,严重影响经济发展、社会进步。中东、北非国家的领导人,大多执政多年。83岁的穆巴拉克在位近30年,本·阿里也当了23年总统,萨利赫也已在也门掌权33年,利比亚的卡扎菲更是1969年上台至今。“老人政治”容易造成体制僵化。另外,“世袭制”在中东、北非国家普遍存在。不要说王权国家,就是共和制国家的总统,也总是想把自己的宝座传给儿子。中东、北非国家老百姓对此颇有微词。

第六,互联网推波助澜。互联网的作用不可小觑,突尼斯、埃及等国家的动乱,动员令都是通过互联网和微博网站发布和传播的。推特、脸谱等微博网站,对于挑动中东、北非国家动乱,“功不可没”。互联网在中东、北非国家缺乏必要的监管。2009年伊朗大选风波,同样是在互联网和微博网站的鼓动和促进下发生的。

以上诸点,相辅相成,共同促成了中东、北非国家的动乱发生。当然,也应该看到,在此次剧变中,内因虽是决定因素,但外因还是起了推波助澜的作用。以埃及动乱为例,美国和西方进行了干预,只是显得有些左右摇摆,首尾不顾。尤其在穆巴拉克离职问题上,美国先是呼吁“和平过渡”,正常卸任;后又屈从民意,改变初衷,与埃及军方一道,“安排”穆巴拉克立即离职。致使穆巴拉克一天两易自己的决定,从绝不辞职到立即下台。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