抗日谍中谍之暗刺 第一卷 四面楚歌 第十一章 神秘组织

毅炫 收藏 7 14
导读:本文全文阅读地址:[URL=http://book.tiexue.net/book_17316.html][size=14]http://book.tiexue.net/book_17316.html[/size][/URL] 杨剑锋跟随在山西二鬼身后,三个人之间只有五米的距离。此时的杨剑锋形象再一次发生了改变,变成了一个江湖豪客,浓眉大眼身子外面披着一个大氅,腰间别着两把盒子枪。 山西二鬼早就发现了杨剑锋的存在,只不过两个人都没有回头。没有回头并不等于不能说话。 “阴风鬼”对“暗风鬼”说道:“老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7316.html


杨剑锋跟随在山西二鬼身后,三个人之间只有五米的距离。此时的杨剑锋形象再一次发生了改变,变成了一个江湖豪客,浓眉大眼身子外面披着一个大氅,腰间别着两把盒子枪。

山西二鬼早就发现了杨剑锋的存在,只不过两个人都没有回头。没有回头并不等于不能说话。

“阴风鬼”对“暗风鬼”说道:“老二,看来有人要去见见世面。就像三年前咱们两个人一样。”

“暗风鬼”点点头回答着:“赌博,确实是一件很有意思的事情。大凡真男儿都喜欢这个事情,就像是喜欢美女一样。一旦着迷就无法控制,要么赢光其他所有人,要么输成穷光蛋,穷的连命都不是自己的。”

山西二鬼口中说这话,脚下的速度却一点都不慢。

杨剑锋一直跟在两人身后,听到“暗风鬼”说完之后继续说道:“既然赌,自然要找好手赌,只有好手才能赌的起,也只有好手才能输的起。”

“哈哈哈哈,对对,就是这样。我们就是好手,虽然输到命都不是自己的,但是我们却认赌服输,从来没有想过赖账。”阴风鬼大笑着回答着。

杨剑锋的话显然获得了他们二人的赞同。三个一人一边走一边说着话,路程在不知不觉中消失。

杨剑锋第一次与抗战时期的江湖客聊天,他感觉到这些人虽然恶名昭著,不过倒也是性情中人,丝毫不介意在别人面前承认自己是一个小人。

一个多小时之后,杨剑锋跟着山西二鬼进入了一个院落。院落中没有人,只有一个香炉,香炉下放着二十多个药包。

山西二鬼看着药包摇了摇头,然后用手指插入药包轻轻转了一下,然后把手指放在鼻子旁边,紧接着两个人就软软的倒在地上。

“阴风鬼”口中说道:“又他妈的这样?虽然我承认这样很有神秘感,但是一次也就够了。”

“暗风鬼”对杨剑锋说道:“老客,想进去就自己闻迷药,不想进去就转身回去。别耽误我们兄弟二人的时间。”

在恍惚之间,山西二鬼看到杨剑锋和他们一样,闻了闻迷药,然后跌倒在地。

杨剑锋醒来的时候,他发现自己在一个房间内,这个房间很大,也很气派。房间内有四十多个人,这些人之间就有山西二鬼。

山西二鬼也没想到眼前竟然有这么多不认识的面孔,而且这些人之中竟然还有大夫,正经的中医大夫,这些人身上都带着淡淡中药的味道。

而在房间内有一张床,床上躺着一个人。只能看清楚他是一个男人,其他的什么都看不出来。因为这个人似乎已经病入膏肓,正盖着被子在床上养病。

杨剑锋静静地站着,他在等待着有人说话。

二十几个医生凑在一起小声的商量着什么,但似乎并没有得到能够让他们满意的结果,最后所有人都回到了自己的座位。

突然房间中响起一阵脚步声,所有人都循声看去。在杨剑锋的视线中出现了一个孩子,一个大孩子,十八九岁。

这个孩子穿着一身光鲜华丽的衣服,寸长的头发一根根站立着,两只眼睛看着房间内的医生。

看到这个孩子走进房间,所有的医生都站起身迎了上去。

这个大孩子目光扫视着医生,口中冷冷地问道:“情况怎么样?”

“不行!”二十几个医生同时回答着。

“没有法子?”

“没有。”

大男孩的脸色沉了下来,速度极快的伸出手臂,抓住其中一个人的衣襟将他提到自己的面前说道:“你就是高复生?”

这个人年纪最大,气派不小,手中拿着一个鼻烟壶,看他珍视的程度估计价钱已经不下千金。

但就是这么一个人被大孩子提在手中,就像是被猫捉住的老鼠一样。

“是,正是老朽。”老人回答着。

“你就是被人称为‘起死复生’的高御医?”

“都是别人吹嘘,老夫愧不敢当。”说道自己的绰号,高复生还是感觉到一阵骄傲,毕竟一个人的名声得来不易,而一个医生的名声则更是难上加难。

高复生用了整整六十年的时间苦心经营自己的名声,所以他对自己的名声看的很重。

“啪”一声脆响。

高复生手中的鼻烟壶被大男孩打落在地上,瞬间就被摔的粉碎。

大男孩对高复生说道:“你既然自称名医,却连这么一点小伤都治不了,你他妈的到底算是什么东西。”

正在这是高复生的身边有一个华服青年站了出来,对大男孩说道:“这位先生的伤并不是一点点轻伤,伤势之重,学生从未见过。”

这个青年人说话的时候不卑不抗,虽然不敢直视对方的目光,但是却有一股迎难而上的架势。

“你是什么东西?”

“学生不是东西,是人,名叫高传医。”青年人回答着。

“你是高复生的儿子?既然你叫高传医,想必已经传承了高复生的医术。”大男孩继续问道。

“是,学生虽然才疏学浅,有关刀圭金创这方面的医理,倒也还知道一点。后面的叔叔伯伯也都是个中老手,我们治不好的伤,别人也治不好。”高传医看了一眼身后的众人继续说道。

大男孩怒道:“你怎么知道别人也治不好?”

高传医说道:“那位先生身上的伤,一共有五处,两处是旧创,三处是这两天才被人用利剑刺伤的,虽然不在要害上,可是每一道伤口都刺得很深,已伤及关节处的筋骨。病人受了伤之后,若是立刻求医疗养,也许还有救,可惜他受伤后又劳动过度,而且还喝了酒,喝的又太多,伤口已经开始在溃烂。”

他说的话确实句句都切中要处,小弟也只有在旁听着。

高传医看了看床上的病人口中继续说道:“可是严重的,还是那两处旧创,就算我们能把新伤治好,他也只能再活七天。”

“七天?”山西二鬼倒吸一口冷气。七天的时间意味着他们将没有翻本的机会。如果床上的人死去,他们就会失去最后一次赌命的机会。有赌不算输!可是到了连赌都没得赌的时候,那就必输无疑了。

“是,七天。最多七天!”高传医继续说道。

“最多七天,最少几天。”床上的人突然出声向高传医问道。

“最少,最少三天。”高传医说完之后无力的坐在了椅子上,他的声音中充满了无可奈何,高传医从父亲高复生身上传下来的不仅仅有医术还有医德。每一个他无法救治的人面临死亡的时候他都会感觉到愧疚。

一个人忽然发现自己的生命只剩下短短的三天时,会有什么样的反应?

原本躺在病人的反应很奇特。他笑了。

死,并不是件可笑的事,他为什么要笑?是因为对生命的轻蔑和讥笑?还是因为那种已看破一切的洒脱?

躺在床上的人坐了起来,对大男孩说道:“虎子,我想你一定不知道为什么我这个快死的人还在笑?为什么在面对赌盟将要瓦解的情况还能开心的笑!”


0
回复主贴

相关文章

更多 >>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7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广告 这才叫游戏:仅13天风靡全球场面堪比战争大片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