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国有世界上最发达的金融体系,所以大多数国家都与设在美国的一些金融机构保持着经济联系,许多公司、组织和个人在美国各大银行开设账户,他们希望自己的资产在这里免遭风险。但有时,风险却来自美国政府,这种风险随着美国的政治需要而变化。目前,朝鲜正面临着来自美国的越来越大的风险压力。

全力追查朝鲜海外金融网

“工具箱”是美国向朝鲜施压的秘密计划的代号。2月10日,朝鲜正式宣布拥有核武器并无限期中止参加六方会谈后,美国媒体对外披露,“箱子里出现了新工具”,意思是加紧追查朝鲜海外金融网,关键时刻由美国政府出面将其冻结。这样做的目的是切断朝鲜外汇收入,迫使其核项目下马。

2月14日,美国《纽约时报》披露了这一计划。接受该报采访的一些美国官员称,情报机构发现,由于日本加大力度限制旅日朝侨向国内汇款,朝鲜加强了在其他国家的经济活动。一位高级官员说:“我们认为他们迫切希望将更多资金注入核计划,因此我们正在努力切断他们的资金来源。”目前,美国财政部特工处负责收集与朝鲜进行金融交易的银行和公司名单、搜索朝鲜公司经常使用的账户信息;一位负责军控事务、即将担任副国务卿的高级官员制定了绝密的“实施细则”;美国国家安全委员会最近几周对这项计划进行了完善。尽管白宫发言人麦克莱伦表示,美国已经采取了某些“秘密手段”,限制朝鲜从一些交易中获得经济收入,但外界普遍认为,朝鲜企业习惯于现金交易,有些资金经由第三国汇入朝鲜,美国的“查账工作”短期内很难取得进展。美国出台这一计划的真正意图在于,要求以往独立从事对朝情报工作的各部门加强合作,从各个方面控制并逐步切断朝鲜从其他国家获得外汇收入的渠道。

外国资产控制办公室制定“死亡清单”

如果美国决定对朝鲜的海外资产进行冻结,那么最终执行机构将是美国财政部下属的外国资产控制办公室。为了了解这个神秘机构是如何冻结别国资产的,记者采访了美国环球咨询广场公司的执行副总裁黄宇鸿先生。

黄先生说,美国财政部下属的外国资产控制办公室负责冻结与美国为敌的国家、组织和个人的银行账户和其他金融资产。这个办公室的前身可以追溯到1812年英国入侵美国的时候,当时美国财政部对英国在美国的资产进行控制。后来,在二战时期,它对法西斯德国和日本在美国的资产进行冻结。朝鲜战争时期,外国资产控制办公室正式成立,其目的是控制朝鲜和中国在美国的资产。50多年后的今天,这一机构在美国权力很大,美国的所有金融机构都要看它的脸色行事。

目前,美国出口企业与外国公司进行交易时有四份清单要看。第一份是美国商务部下发的《禁止交易机构清单》,它列出了禁止与美国公司交易的外国机构和企业的名称。第二份是《关注机构清单》,它列出的是国外参与武器扩散的最终企业用户。第三份是国务院下发的《曾被禁止出**易现在解禁的个人和企业清单》。第四份就是财政部外国资产控制办公室发布的《特列国外机构清单》。实际上,前三份清单与第四份清单有很大区别。如果美国企业发现交易对象在前三份清单里“榜上有名”,那么可以选择放弃交易,也可以向商务部或国务院申请许可证,只要得到许可证就能继续交易。但如果你的客户在第四份清单上,你就必须马上冻结在自己控制下的这一客户的所有资产。其法律效力适合居住在美国和世界各地的所有美国公民、在美国拥有永久居住权的外国人和美国公司的海外机构。相关措施之所以如此严厉,是因为美国认为第四份清单上出现的是那些为美国敌对国家效力的公司和个人,也有可能是恐怖组织或毒品走私集团。正因为如此,《特列国外机构清单》也被美国商界人士称为“死亡清单”。

靠举报冻结外国资产

黄宇鸿先生进一步介绍说,外国资产控制办公室的《特列国外机构清单》每周都要更新一次。每更新一次,只要是在美国的金融机构,不论是美国的还是外国的,包括银行、信用社、保险公司、证券公司甚至进出口商,都要将自己的客户名单和这份清单一一对照。一旦发现某个客户“榜上有名”,如果银行正与这个客户进行交易,那么,该银行必须马上冻结这笔钱。但为了更大限度地打击对方,法律规定,如果这个客户存款,银行不能拒收,但绝对不能允许他提款或向外转账。同时,银行还要立即冻结这个客户的账户。此后,在10个工作日内,该银行的相关负责人要将资产冻结报告送交给外国资产控制办公室,报告里要写明:是如何与清单进行对照的、采取的冻结行动、该金融机构的联系方式等等。如果哪家金融机构胆敢包庇,外国资产控制办公室有权对它处以5万到100万美元不等的罚款,以及对当事人12年监禁的刑事处罚。所以,各家金融机构不敢掉以轻心。

被冻结资产有三个去向

黄宇鸿介绍说,被冻结的资产有管理成本,相关费用从这笔资金中扣除。剩下的钱一般会有三个去向:

一是被挪作他用。美国法律规定,政府不得动用被冻结资产,但如果司法机构有相关判决,政府要执行。海湾战争前,美国冻结了伊拉克的大量资金。2002年,海湾战争期间17名曾被伊军俘虏的美国老兵上诉成功,美国法院判决动用被美方冻结的伊拉克资产赔偿他们9亿多美元。同样的事发生过很多次。比如,2001年6月,美国从冻结的古巴资产中拨出9670万美元,给1996年遭古巴战机击落而丧生的三名驾驶员的遗孀。前不久,美国又拿出800万美元给了一名1961年参与进攻古巴的前雇佣军士兵的遗孀。

二是解冻后有条件地还给事主。

2004年9月,美国总统布什宣布解除对利比亚的贸易禁运。之后不久,又宣布解冻被美国政府冻结了20年的10亿美元利比亚资产。取得这样的待遇是由于2003年利比亚宣布放弃大规模杀伤性武器计划,并答应支付27亿美元,对1988年的洛克比空难进行赔偿。美国政府对此感到满意,于是把10亿美元物归原主。外国资产控制办公室的另一项职责是冻结恐怖嫌疑分子在美国的资产。其中著名的一起案例是冻结沙特商人伊德里斯在美国的2400万美元。伊德里斯在苏丹的制药厂被指协助拉登制造化学武器,几年前已被美国13枚巡航导弹夷为平地。但是,18个月后,伊德里斯成功告倒外国资产控制办公室,他的资金获得解冻。这也表明,美国政府已经解除了对伊德里斯的恐怖指控。

三是继续封存。还有些国家、政府和个人被冻结的资产会在美国财政部的腰包里一直揣着,因为美国政府觉得它们不太“乖”。比如美国冻结的古巴政府的资产已经在美国政府存了几十年,经过了九位美国总统的手。直到如今,美国政府对古巴政权的颠覆目标还没有实现,这笔钱的解冻还遥遥无期。

“冻结牌”效果有限

2001年“9·11”事件发生前,美国外国资产控制办公室的黑名单上主要是古巴、伊朗、朝鲜、缅甸、叙利亚、利比亚、巴拿马等国。冻结行动虽然使这些国家在经济上蒙受了一定损失,但美国并没有达到破坏对方对外经济活动的目的。如伊朗、利比亚等国在与外国进行石油贸易时,无论是选择合作伙伴还是选择金融机构都找那些与美国毫无关系的,这样既可以防止资产被冻结,又可以不让美国公司得利。此外,像古巴这样的国家则通过在美国的大量侨民向国内汇款来避免资产被冻结。另外,欧盟和多数美洲国家对美国的反古政策表示不满,古巴仍可通过这些国家获得大量外汇。缅甸则因所谓的“民主”和“毒品”问题被美国盯了几十年,该国根据自身是农业国的特点,注重与周边国家发展边贸和农产品贸易,这样一来,美国的冻结计划更是鞭长莫及了。

“9·11”事件发生后,美国政府的头号敌人变成了恐怖主义,于是,在外国资产控制办公室的黑名单上,与恐怖主义有关的国家、组织和个人成了“主角”。从2001年到2003年两年间,美国政府一共冻结了305个“专门从事国际恐怖活动团体和个人”的资产,总计1.4亿美元。尽管取得了一定效果,但对恐怖主义的“冻结之路”也不好走。目前,恐怖组织中有不少金融学家。开放的金融体系可以使他们的钱从一个地方转移到另一个地方,只要敲几下电脑键盘就行了。据悉,拉登将自己的钱分散在全球50个国家的几百家银行、公司以及慈善机构的户头中。为逃避追踪以及防止资产被西方国家冻结,拉登还一直利用活跃于中亚一带的地下钱庄。“9·11”事件后,为在经济上切断拉登的补给线,美国联邦调查局一直在追查拉登资金的流通渠道,并调查他在境外的秘密账户。但不少专家相信,拉登已将资金分散在证券或基金市场,因此只追查他的秘密账户可能并没有太大意义。因此,从技术层面讲,美国政府冻结恐怖组织资产这一招也许并不像他们想像的那么奏效。

资产冻结成了美国威胁其他国家,强迫他国实行“民主化”进程的工具。然而美国的这一做法不利于美国的国际形象,因为它暴露了美国一方面强行推销它的“自由民主”观,另一方面又在推行强权政治。图片:

一家在美国的穆斯林基金会被怀疑资助恐怖组织,美国外国资产控制办公室官员在其办公地点张贴通告,以表明该组织资产已被冻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