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畜生》后妈虐打3岁女童 将其打致脑出血扔在便池内


《畜生》后妈虐打3岁女童 将其打致脑出血扔在便池内


《畜生》后妈虐打3岁女童 将其打致脑出血扔在便池内

小娟脸上的掌痕清晰可见。


事发南海罗村水部村


只因“不听话”被打致脑出血扔在便池内


核心提示


3个月大时,她被亲生母亲抛弃;之后的3年多里,母女再未见面,父亲很少回家,80多岁的曾祖母一把鼻涕一把眼泪拉扯大苦命的孩子。


就像电视作品中的惯用套路一样,这样的孩子身世总是坎坷不幸,她的生活也未能逃出这样的套路。3岁的她再遭变数:因被指“不听话”,她被继母打得不省人事。


看着遍体鳞伤的女儿,想起狠心的现任妻子,小娟的父亲泪如雨下。这次,这个老实巴交的男人作了一个果断的决定——回去之后就和妻子离婚,独立照顾女儿长大**。


记者目击:


脸上清晰淤血手印


昨日上午,佛山市第一人民医院神经科病房,3岁女童小娟躺在床上呼吸急促,偶尔发出与娇小身形不相称的巨大咳嗽声。父亲蓝先生蹑手蹑脚走进洗手间,打温水、作热敷,本已昏昏睡去的小娟顿时惊醒,嗷嗷喊痛。


原本活泼可爱的孩子嘴唇肿高,脸上布满清晰的血色掌印。拉开被子,触目惊心的场面让父亲忍不住背过身去:整个背部、两臂都是大片淤痕。


主治医生向家属介绍情况时表示,小娟轻度颅骨骨折、脑出血,此外皮肤组织大面积挫伤。是否还有其他病症,需住院观察治疗。


“太狠了,女人迟早要做妈的,即使不是自己亲生,也不该这么狠心啊。”同病房的几个阿姨坐在旁边,不停地摇头叹息。护士姐姐也不时过来细细地为小娟检查身体。


父亲讲述:


女儿昏迷于便池内


被打时,小娟来到父亲和继母身边才刚刚一周时间。之前,她一直在信宜老家,由80多岁的曾祖母照看。


邓某是小娟父亲的第二任妻子。今年正月初八,两人在信宜乡下老家完婚,后来到佛山打工。一周前,小娟来到父亲身边。父亲在罗村一五金厂打工,平时工作繁忙,留下小娟在家,由妻子邓某照顾。


蓝先生说,前天下午1时多,他在家吃完午饭上工,当时小娟好端端待在家里。当晚11时许他返回家中,妻子躺在床上,满屋找不到孩子。再三询问之下,妻子赌气地一指洗手间,“在里面,她调皮,被我打了。”


蓝先生拉开洗手间房门,大惊:“孩子被扔在便池里低头昏睡,里面还有她的衣服、污物。要是我再晚回一会,估计孩子小命都丢了。”顾不上跟妻子发火,蓝先生抱着遍体鳞伤的小娟出门。


小娟姑父李先生回忆送其赴医时的情景,“当时孩子昏迷、浑身淤黑,满身没一块好地方,我惊得开车时都两手发抖。”先送罗村医院、中医院,昨日凌晨1时许,辗转三次后送到市一医院,医生当即要求住院治疗。


邻居回忆:


孩子大哭近1小时


罗村街道联星水部村新街6巷,小娟和父亲、继母就住在这狭窄的小巷。家门口还晾着小娟的小衣服,一双黄色小凉鞋丢在门口。


大门敞开,女主人邓某就坐在床上。当记者问及为何暴打继女时,邓某如同受了刺激一样,猛然将记者推出门外。


据一不愿具名的女邻居回忆,前晚8、9时左右,蓝家传来女孩哭声,“哭声很大,持续将近1个小时。”这个时间,正是蓝先生在便池内发现女儿的前两个小时。


有此一说:


闪婚后妻有抑郁症?


“前后两个妻子都不省心,一个跑了,一个打孩子。”蓝先生说,小娟生母是自己的前妻,二人同村。在生下小娟3个月后,前妻嫌家贫弃他而去,此后再未露面。


今年年初,蓝先生经媒人介绍与邓某相识,相识仅1个月,两人便完婚。蓝先生回忆,婚前他曾如实告诉邓某,自己离异有小孩,邓某当时并未表现出反感。“结婚十几天后,岳父才告诉我,邓某有抑郁症。”


律师出招:可追后妈刑责


出于家丑不外扬的考虑,蓝先生并未报案。看着遍体鳞伤的女儿,再想起狠心的妻子,小娟父亲泪如雨下。这次,这个老实巴交的男人作了一个果断的决定——回去之后就和邓某离婚,独立照顾女儿长大**。


广东昊法律师事务所李进律师认为,女童被继母打伤,当地妇联、居委会、少年保护机构可介入调查处理。律师认为,家人最好报警,由公共安全专家机关对伤者作法医鉴定,如构成轻微伤,由公共安全专家机关作行政处罚;如构成轻伤或重伤,则继母涉嫌故意伤害罪,公共安全专家机关可追究其刑事责任。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