卡扎菲窃国42年,人人得而诛之,又何止北约!

1969年,时年27岁,狂妄的通讯排长卡扎菲纠集几个歹人发动了一场政变,推翻了伊德里斯王朝。从此,这个邪恶之徒便窃夺了这个国家的最高权力达四十二年之久。

他劫整个国家为自己的私产,当诛!

仅美国一国就冻结了卡扎菲及其家人300亿美元的投资,加拿大冻结的款项达24亿美元,奥地利、英国冻结的款项也分别达17亿美元和10亿美元。根据国际货币基金组织最新数据,由卡扎菲控制的利比亚央行拥有143.8吨黄金,价值超过65亿美元。这些资产看起来可能只是卡扎菲及其家人财富的冰山一角,因为没有人确切地知道卡扎菲家族在全世界到底拥有多少财富。

他用私家军队和密探统治国家,剥夺人民的自由,当诛!

在42年的统治中,卡扎菲经常清洗那些他认为是腐败的、不听话的官员。

在利比亚,民众被普遍监视。1969年,担任陆军上尉的卡扎菲通过政变掌权,自封“革命领袖”,集大权于一身,严格监控异己与媒体。几十年以来,利比亚居民一直人人自危,极度害怕受到监视或清除。

在利比亚,军队被改制为私人武装,而真正的正规军却不被信任,并被不断削弱。卡扎菲实施极权统治,他的三个儿子都拥有私人武装,这些私人武装驻扎在的黎波里附近的营地中,装备精良,待遇丰厚,极度忠诚于各自武装的领导人,而不是这个国家。民众游行爆发以来,卡扎菲的三个儿子还大肆招募非洲雇佣兵用来镇压民众,只要曾经在军队受过特种作战训练的游兵散勇,一律高薪招入,卡扎菲一名儿子以每日 2000美元的偿酬招聘雇佣兵,要他们负责镇压示威者。这些僱佣兵杀人不眨眼,令人闻风丧胆。

他一贯支持国际邪恶势力,支持邪恶政权镇压人民,当诛!

卡扎菲与一切国际邪恶势力为伍,他的最好的朋友包括穆加贝、查韦斯、金正日这样被国际社会公认的恶棍领导人。1977年开始,他向乍得反政府武装提供武器,鼓励别国内战,甚至直接出兵入侵。卡扎菲是臭名昭著的乌干达阿明政权的最坚定的支持者,这个政权屠杀了10——50万无辜的人民。

他支持恐怖组织杀害各国平民,当诛!

卡扎菲一贯支持恐怖组织,从北爱尔兰的IRA到巴勒斯坦的Abu Nidal,甚至还有西班牙的ETA。他甚至还亲自参与策划了维也纳和罗马的机场(1985)爆炸案,以及La Belle Berlin(1986)的爆炸案。1988年,他指示了洛克比空难,270人遇难。1989年他又参与了法国UTA航空公司航班的袭击,该袭击于1989年造成171人死亡。

他偏狭怪诞,淫乐妇女,当诛!

有人说卡扎菲生活简朴,有如圣人,但如果知道了卡扎菲建立的“处女保镖团”就知道他与大多数独裁者一样腐化淫逸。他建立的“处女保镖团”,成员全部毕业于的黎波里的女子军事学院。女保镖必须满足三个条件。一必须是处女,并且必须对卡扎菲“以身相许”。二必须是女子军事学院毕业,精通武术和枪械。三必须由卡扎菲亲自从军事学院中选拔出来,堪称“百里挑一”。

他利用军队残杀本国要求自由的平民,当诛!

他利用搜刮来的大量金钱武装自己的私家军队,组织雇佣军,用于屠杀本国的人民。利比亚反抗军在向阿杰达比亚前进的路上,发现死去的人遭刻意排列摆放,许多尸体遭断肢、解体,死状恐怖,意在恐吓示威人群。反抗军指出:狂人卡扎菲以每天一千美金的高额代价雇用的非洲佣兵擅以长刀断肢。利比亚已是遍地尸骸,在禁飞区设立之前,利比亚独裁狂人卡达菲的疯狂到达极点,连续两天派战机狂轰滥炸自己国家的首都的黎波里,每二十分钟轰炸一次;忠于卡扎菲的安全部队则冷血得见人就杀,会移动的就开枪,连救护车也扫射,街上死尸处处,有人更被炸至身首异处,令爆发反政府示威以来的死亡数字不断飙升,被屠杀的人之中,也包括了大批不愿意执行镇压命令的军警人员。

他狂妄骄横,势比真主,当诛!

他不住房屋住帐篷,他用怪诞作秀的作风吸引媒体的关注。他不遵守一切既有的规则,联合国大会,每个国家元首至多只能讲15分钟,他却把持讲台达两个多小时。世界大小国家两百余个,没有比卡扎菲更怪诞,更狂傲的。长期的专制统治已经把他惯坏了,国际社会对他四十多年的纵容,使他不知道天高地厚。他虚假地信奉***教,不过是想再现默罕默德当年统一阿拉伯人的伟大业绩。他不知道当年的穆罕穆德是伟大,而今天卡扎菲就是破坏国际关系的人类公敌。他的骄横,他的狂傲,都表明,他的眼里没有真主,他自以为比真主更伟大!如此不知天高地厚的独裁者,天必诛之!

在漫长的人类历史中,对于那些凭借欺骗和暴力劫夺了国家最高政治权力的统治者毫无办法。“胜者王侯,败者贼”的丛林规则使那些取得胜利的恶棍和人类渣滓反而享受了至高的尊荣和人民的崇拜。人类的公正和正义遭受着无可奈何的践踏。是时候了!今天,人类文明已经推进到了这样一个地步:那些窃夺国家最高权力的恶棍能够至少部分地受到正义的惩罚。希特勒在正义的强大压力下自杀了;齐奥赛斯库被简单审判后乱枪打死了;米洛舍维奇被关进监狱并在绝望中死去了。全面彻底地实现正义尚需时日。斯大林仍然在人民的崇拜中消逝;金正日还在牛B地摆布着朝鲜可怜和战栗着的人民。正义还没有完全实现,正义需要一步一步地实现,别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