水煮大汉朝 第一部 从流氓到皇帝 第二十二章 项梁在定陶挂了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7267.html


正当项梁带着手下队伍全力以赴,倾巢出动围攻那个大城市定陶快要打下来的时候,后面有人报上来了:章邯带着大队秦军攻击我们楚军的大本营了。

项梁一听自己的老窝被章邯端了,急眼了,急忙问指挥部里的其他几位领导怎么办?这时由楚怀王熊心派来监督项梁作战指挥的政委宋义提出了下面这样一个作战方案:

不管后面章邯这么折腾,先把快要到手的定陶给拿下了,占据定陶城后,凭借着城墙的地理优势固守待援,向其他各路诸侯和项羽,沛公发出紧急求援信息,争取在章邯攻破这个定陶城之前联合各路造反起义军聚歼章邯秦军于定陶城下。

本来这个宋义的作战方案是相当靠谱和实际的,这样虽然是被章邯追得有点狼狈,形象不太好,但损失不会太大,最起码项梁手下的这么多军队可以躲在定陶城里喘口气,至于后来能不能召集各路各自打着自己的小算盘的造反队伍来围攻章邯,那是另外一回事了,所以宋义这套方案的中心思想就是先保本,再割肉,留得青山在不愁没柴烧,等老子喘过气来,再跟你这个章邯较量。

而项梁不知道是对自己部队的战斗力特有信心还是其他什么不明原因,竟然不听这个宋义的话,执意要回头同那个章邯在定陶城下来一次野战。

或许是先前他的侄儿项羽的神勇深深的鼓舞了项梁的斗志,使得他决定必须要在这个定陶城下与这个灭掉了造反起义军总头头的陈胜王的秦军悍将一决高低,胜则一战定天下,看以后还有谁敢在我项梁面前唧唧歪歪。

可是这次项梁在决战前对敌情的判断出现了严重的不可逆的错误,套用现代某人在朝鲜战争结束后说的一句话:这是一场在错误的时间,错误的地点发动的一场错误的战争。

换到项梁的身上,就变成了:这是一次在错误的时间,错误的地点同秦军章邯打的一次错误的战役。

以前他的侄儿项羽之所以能够在濮阳城下打得章邯节节败退,并不是这个项羽有多神勇无比,你作为一个军事指挥官,具备的首要条件不是看你有如何的神力和战斗技巧,当然这一点要是具备了,那自然也是好事,起码可以在阵前鼓舞军心,提高士气的作用,但这些都不是主要的决定性因素,而决定一个优秀军事指挥官的决定性因素则是在瞬息万变的战场变化中能够精确抓住有利于自己的战机,毫不犹豫的快速出击,一招制敌于死地,同时在充分了解自己部队情况下,尽可能的多了解敌人的情况,这样才能知己知彼百战百胜,这样才能稳操胜券,这样才能立于不败之地。

毕竟大规模战役打得都是双方军队的战斗力和士气,并不能靠一个或者几个有本事的将领单挑独斗所能决定的,这个章邯现在得到了秦朝政府的增援后,其部队士兵的组成力量已经发生了重大的变化,先前的那批在骊山干苦工的老百姓已经渐渐的被秦朝政府的政府军代替了,再加上了王离的那一支经常跟北方的匈奴干架的边防军,现在章邯手下士兵的战斗力已经不能与那些在戏水之战时的骊山劳工们(这里绝对没有歧视劳动群众的意思)可比了,完全不是一个量级了,而对于章邯部队的这些变化,项梁一无所知,还沉浸在项羽濮阳城大胜章邯的迷梦中不能自拔。从项梁的这个情况表现来看,他也是被这个万恶的经验主义给毒害的,以为上次能打败章邯,这一次也能够打败他。


现在的项梁以上的几个胜战的必要条件一个都不具备,他还以为只要靠自己和自己的手下将士一往无前不怕死的冲锋就能把那个被他侄儿项羽打怕了的秦将章邯给收拾了,但这次项羽真的错了,错得连挽回补救的时间和机会都没了。

大战开始,项梁终于为他的轻敌和自满付出了鲜血和生命的巨大代价,不管他手下的大将英布(脸上有疤的大猛人,打仗冲锋总是在最前面的猛人,他的故事以后还会讲到),龙且(相貌超帅,武功特高的青春偶像实力派典范,外加一个雅号:“万人敌”)如何护卫着项梁左冲右突,拼命冲杀,还是保护不了项梁的性命,最后项梁在同秦军的战斗中光荣牺牲,血洒疆场,为反抗暴秦献出了自己宝贵的生命,虽然他有那么一点骄傲自满,不喜欢听人家良言的毛病,但总体来讲,这个项梁还是很有战略眼光和军事素养的,正是由于他的振臂一呼,在江南杀掉秦朝太守,带领八千江东子弟兵响应陈胜吴广起义,并且同他的侄儿项羽一起同暴秦的军队奋勇作战,在濮阳城下打破了秦将章邯不可战胜的神话,为以后的反秦大业和楚国的复兴作出了不可磨灭的贡献。

项羽一听他二叔项梁在定陶挂了,急忙通知沛公刘邦先生说:“我二叔项梁被章邯围攻,在定陶大战中阵亡了,现在我们必须停止西征,赶紧回去找那个杀我二叔的章邯报仇。”

刘邦这个时候正在西征的路上大收人心,一路下来,刘邦收到了沿路不少老百姓和士绅的一致好评,大家都交口称赞:“沛公的队伍纪律好,是一支仁义之师,俺们都愿意跟从他,拥护他。”

刘邦收到了项羽要他带队东归的命令后,急忙叫来张良和萧何他们,让他们给分析分析,这次项梁的牺牲和楚军在定陶大败会对楚国和我们自己队伍造成什么样的影响。

形势分析会上,张良和萧何,曹参意见一致的认为,我们应该赶紧回楚国首都盱眙去,当前楚国的实际领导人死了,各方势力都想在以后楚国政府架构中取得有利位置,包括那个名义上是楚国最高领袖的楚怀王熊心,他何尝不想利用这个难得的机会削弱项家在楚军中的地位,为自己真正掌握楚国的大权增加筹码,而沛公我们的队伍也是属于楚国领导的,所以楚王要削弱项家的权力必须依仗其他不同于项家的势力,那么这次东归对于我们这支队伍来说,还是利大于弊的,是值得的。

我们要是继续西征,眼前的实际利益虽然捞到了,但这个看不见摸不着的政治利益却捞不着,是很不划算的,这对我们将来的发展有很大损害的,所以大家一致同意暂停西征,马上以最快的速度东归,到得越早越好,越对我们的队伍有利。

在这个关系到队伍今后发展方向的问题上,刘邦的头脑还是相当清醒的,他当即拍板决定队伍立刻停止西征,全军就地后转,连夜急行军向楚国首都盱眙进发。

为了避免引起刘邦部队解放区老百姓的恐慌,以及为了尽量不刺激旁边的项羽帅哥的情绪,刘邦部队还是打出了“为项梁将军报仇,回师楚国首都,保卫起义胜利果实”的响亮口号,一路急行军不分昼夜的赶往盱眙。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